我小声提醒道:“姐,别在找太暴露的啊,我……腿毛比较茂盛。”

  郭荣笑了起来,那女人拿出一条黑色的裤子的说道:“这个可以,裤管是宽大的,而且你脚背没毛吧!到时候我再给你脚背刷点粉,弄双黑色高跟鞋,绝对像女人。”

  我无言以对,只得接过那条裤子。

  女子看着我尴尬的模样,突然说道:“哈哈,我都忘了,我们这就出去,你快换上。”

  郭荣倒是不想走,好在被这女人推了出去。穿好了那黑色的裤子,你还别说,我穿上还刚刚好合适。

  “好了!”我无奈的喊了一声。

  她俩似乎就守在门外,女人进来后抬了抬手,我从椅子上站起对着她们。

  “不错吧?”女子笑着瞧了一眼郭荣。

  郭荣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说道:“梅梅姐你最棒了,这太像了,绝对是夜场女子。”

  我心中暗骂,你干脆说我站街的好了。

  “也就是我,不然你去找别人,她们哪有这么合适的衣服,我最近刚接下一些外国模特的造型工作。”

  女人说着钻入旁边的衣架下面,搜罗了一会,递出来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更√6新最&快^上-c酷匠,a网k

  我瞧了一眼,这跟也一点不矮了,赶紧说道:“姐,我不能穿个平底的吗?”

  女人起身努着嘴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你是男生脚本来就大,平底的跟这松垮的裤子不搭,有跟的才显得你脚小。特别是从正面看。”

  听到她这么专业的说法,我也是无言以对,只好退下脚上的篮球鞋,脱掉袜子,赤脚塞了进去,这黑色高跟稍微有点小,但也可能是我的错觉,毕竟从来没有穿过种东西。

  女人从化妆台拿一件化妆品,就往我脚上抹,三两下搞定之后,我低头一看,自己都不确定这还是不是自己的脚了。

  我对着镜子一照,虽然别扭,可也得承认,除了身材比较高大之外,真是一个浓妆艳抹的骚气女子。

  郭荣看了看手机,大声说道:“已经十点多了,姐,我们不能再说了,下次我好好谢谢你啊,说着便拉着我向门外冲去。

  “卧槽,你慢点行不行,我这能走?”

  这高跟鞋当真是难以驾驭,被郭荣这么拽着,我险些跌个狗吃屎。

  “没时间了,我们还得找那个水电厂呢。”郭荣见我连路都不会走了,紧紧的抓住我的手臂。

  上了电梯,郭荣依旧不曾放手,我心底生怕现在进来一个路人,就算是随便瞧上我一眼,估计我都得撞墙而死。

  “看你妹啊,看!”我见郭荣瞧着我出神。

  “你还别说,你打扮打扮,还挺美的,而且这一身这么骚气,要是去了酒吧,估计那些搭讪的大叔可不少。”

  “去你的!”

  电梯门打开,我拿过郭荣手上的手机一瞧,已经是已经十一点整了。再不抓紧的话,不知道的赶不赶得上。

  我和郭荣刚走到车的跟前,路边一个小伙就打起了口哨,“美女去哪玩啊。”

  “去你大爷!”郭荣回了一声,钻如了驾驶室,我也赶紧坐进副驾驶,催促她开车,生怕那小伙找来,再出了冲突,那就不太好了。

  “你知道不知道那新好水电厂?”郭荣问道。

  我白了她一眼说道:“你傻啊,用手机地图找一下不就知道了,这水电厂如果是废弃的,那现在手机地图上一定还有。”

  郭荣把手机递了过来,手机背景是一个女孩,也是浓妆艳抹,一看不是小姐,就是公主,可现在哪里有功夫管这些,果不其然,手机图上上明明白白的显示出了这新好水电厂。

  我把这地方设定为了目的地,手机放在中间,让它自己语音指导郭荣。

  车开了快一个半小时,离那新好水电厂也越来越近了,我的心却更是紧张万分了起来,何况现在自己还装扮成了女人的模样。

  这西区水电厂的一带,到了晚上灯光都不见几处,路上别说行人了,车辆也非常的少,眼看快到地方了,我赶紧提醒郭荣道:“别太近了,我们稍微停远一点走过去。

  郭荣点了点头,把车停在那路边,关了车灯,这西区果然是黑的一塌糊涂,就算是坏人,平时自己也不会多来这样的地方吧。

  “你把手枪拿上,一会就照着计划办,知道没?”

  郭荣此刻也不像平时那样疯疯癫癫的了,拿好手枪,踹在上衣口袋中,我俩就这么慢慢接近那新好水电厂。

  高跟鞋走在路上发出了清脆的塔塔声,眼见前面那黑色的栋建筑就是手机上显示的新好水电厂,我赶紧停下,小声对郭荣说道:“一会我先进去,你找找后门的什么的,实在没有别的路,一会就从我进来的地方溜进来。”

  “恩,知道了。”郭荣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这废弃的水电厂,虽然破败但也是十分的巨大,废弃的厂房大门下的小门已经开着了,在灰色的大门中露出一个四四方方的黑洞,我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可见到这样恐怖的场景,心中还是不尽的一紧。

  郭荣到了近处,就躲在离我只有十几米远的地方,我却听不到一点声音,偶回头一看,才发现郭荣的黑影窜动,心中悬着的心,才稍微安稳了一些。

  我走到了那小黑门前,一矮身便钻了进去。空旷巨大的厂房内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只是零散的摆放着一些破旧的东西,再深的地方,却因为太过黑暗而什么都看不见,我只得一点点的小心往前走。

  奇怪的是,这厂房内竟然没有一点点的声音,我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突然咣当一声响动,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传来,在这空旷的厂房内回荡,我心怦怦直跳,现在知道了这房子内是有人的,而且可能正在暗处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正当我身处在一团漆黑当中,突然咔咔咔的几声响,巨大的几条光束已经把这刚才还伸手不见五指的厂房,照的如同白昼一般。我那金色假刘海倒是蛮长,眼睛没被这光芒刺瞎,但我也不敢抬头,还是要装作自己是郭荣,不被发现的静观其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