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凯坐到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道:“你怎么这么早来了?”

  “还不是李晓,他没有动静,我心里更是没底。”

  “估计这小子又憋着什么坏水呢。”薛凯淡淡的说道。

  我从桌上取了一只香烟,与其吸着这货的二手烟,还不如自己抽着。

  “你说咋办?昨天去找林刚,他那事情也不少,我的事情都还没说。”

  “想要制住着李晓,只能一次性的解决!”薛凯冷冷说完这话,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

  “卧槽,别别别,杀人放火的事情能办啊?我们又不是混的。”我赶紧劝了起来。

  “你妹,可能吗?为了这点小事蹲一辈子的大墙,你以为我傻啊。”薛凯解释道。

  看N正。版章+/节上6酷j‘匠1网

  “那你说一次性解决?你以为是无痛人流吗?让他闭眼睡个五分钟,下茅坑的事情就忘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要一次下的把他吓唬住。让这小子没有狗胆子再惹我们。”

  “咋办你说?”我追问道。

  “等这李晓来学校,肯定我们是九死一生,我们得先下手为强。最好明天就去找他。”

  “你知道他在哪?”

  “问啊,李晓的朋友不就那几个,找人套套话,我们把他绑来。”

  我一惊,妈的,怎么事情有种越闹越大的感觉,赶紧开口说:“别别别,绑架什么的,跟杀人放火也差不多了多少,这事做不得。”

  “擦,我说的绑来,又不是绑架,我们明天找到他,弄到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的吓唬一下不就行了。”

  “那你说个毛的绑,吓我一跳。”

  “你妹,难道我说请?”

  我赶忙岔开话题说道:“可这李晓,上次我们那样都没吓住,你有办法?”

  “我不正想着呢?”薛凯说完又猛的吸了一口香烟。

  “我知道城东的开发区,有不少的废弃屋子,把他带到那里估计没人能看见。”

  薛凯点了点头说道:“关键是要把他吓唬住,不然就算打他一顿,这没完没了的报复,我们也吃不住啊。”

  “要不就装作我们铁了心要搞死他的样子?”

  薛凯赶忙摆了摆手说道:“得了吧,他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德行,你觉得他会信吗?”

  “卧槽,那咋弄,要不我买上两罐老干妈,给他裤裆里倒进去,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怎么样?”

  “屁,这能行?”薛凯大骂道。

  “这怎么不行,也就是辣的他难受,也不会真的让他受伤。”我赶紧解释道。

  “屁,我的意思是,这李晓要是万一不低头,他裤裆里的辣椒,是你帮着洗,还是我帮着洗?”

  “卧槽,这我倒是没想到,那你说咋办。”

  薛凯脸上突然诡异的一笑,说道:“我们就把他绑在椅子上,逼着他说出,以后不再找我们麻烦,让他认怂!”

  “用啥?也不能真的去伤他,上次林刚的手下划了他一刀,我心里还一直过意不去。”

  薛凯突然转脸过来,一本正经的说道:“用水就行!”

  “水?”我脑海中突然浮现了,电影中那严刑拷打的画面,往那李晓的嘴上铺上毛巾,然后就是往死里浇水,听说能够给人溺水的恐怖感觉。

  薛凯点了点头说道:“你要是蒙住他的眼睛,水的感觉就会变得非常的奇特,他可能认为是自己血,甚至认为是火焰在烧他。”

  “有这么神?”

  “这还不够,我有个办法,绝对吓尿他。”

  我看着薛凯那一脸得意的神色,赶忙催促道:“那你倒是赶紧说啊。”

  “把他绑在椅子上,上面放上水,让水一直滴在他的脑袋上。”

  我听到这话,大骂道:“这能吓尿?他还以为我俩是傻逼,陪着他玩呢。”

  薛凯皱着眉头,说道:“你别打断啊,你听我说完。”

  我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闭口不言。

  “让水滴持续不断地滴在他的头顶上。刚开始的时候,,李晓肯定有些莫名其妙,咱们也别动他,就坐在前面看着,还得像是孙子一样的伺候他,给他喝水,帮他坐着上厕所,身体不能淋湿,身上也给他弄的暖暖活活的。”

  听薛凯这么说,我深深了叹了口气说道:“卧槽,你是想给他来个滴水石穿啊,那我俩不得伺候他个一年半载,你不都说了,不是真的绑架他,就是一天的时间!”

  薛凯把手指往嘴上一比,接着说道:“我们就让他这么弄上一天,一直被水滴击打,他头顶可能会有麻木的感觉,你也不用过去跟他说话,是不是过去,丢一下句,头皮已经泡软了,你想他心里肯定会默默的加重这样的感觉,真的以为自己头皮泡软了。”

  “你是让我跟你,在他的面前演戏啊?”

  薛凯点了点头,又抽出一支香烟,开口道:“到时候我们去的时候,我到理发店再弄些地上的头发,可以假装成,水都把他头发都冲掉了,他心里紧张恐惧,肯定会信以为真,你说他能不尿?那个高中生想年纪轻轻的就秃顶,你说他会不怂?”

  我心中暗道,卧槽,这个计划也太他妈的毒辣了,可是嘴上却说:“万一这李晓就是这么叼,就是宁肯加入少林寺,也绝不认怂呢?”

  薛凯听完这么说,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们可以找个小塑料片,偷偷的放在她的头上,你就装作时不时的过来看看,嘴上就说,水已经把他的头发冲光了,露出晶莹润泽的头盖骨了,我这时候再搭腔一下,说用不了多久,这水滴滴落的地方就会越来越透明,不用多久就能隐约看到下面粉红色的脑组织。”

  “卧槽,你这说的优点可怕啊?滴一天不会真这样吧?”

  薛凯白了我一眼说道:“可能么,最后他也就是头发湿了,大不了放他走的时候,我拿梳子给他梳梳,指不定这小子还变更帅了。”

  “这计划靠谱吗?李晓要是打定主意自己没事,那我们不是变成傻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