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见我大义凛然的样子,一下子也动摇了起来,沉默了好一会,才幽幽的问道:“真没有?”

  我点头如捣蒜一般。

  “你看,你把孩子都打成什么样了,我给你说了,孩子怎么可能碰这些,他就是学了你,自己抽了烟。”老妈埋怨了起来,赶忙过来看我头上的伤势。

  我突然觉得好累,这几天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没想到回到家里,还给我来了这么一出,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世事艰难啊。

  老妈拿过毛巾,把我把头上的血迹摸了个赶紧,老爹见我并不如他所想的是吸毒份子,此刻也是尴尬了起来,沉着脸坐回沙发,大声说道:“什么时候,这么不经打了。”

  我听到这话,险些乐了。合着我在他心里,除了学习差、闯祸、竟然还有经打这个特点。

  我把老妈的毛巾抓了过来,也没说话,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过了一会,老妈幽幽的进来,瞧见我头上没有再流血,才放下心来。

  “你别怪你爸,你爸是以为你吸毒了,一时气的昏了头,你也是,不早跟他解释清楚。”

  “我能解释?他跟恶狗一样,冲过来就咬。好在我一直护着头,不然恐怕现在头都要被他揪掉了!”

  老妈笑了笑说道:“怎么说话的,他是恶狗,你那不正好是狗崽子了,就因为这生气呢?”

  其实我心头倒并不怎么生老爹气,虽然他这个没搞清楚事情,冲上来就打是我很讨厌的,但是毕竟也是为了我好。

  看到老妈慈祥的脸,我突然想到自己的手机刚好坏了,何不趁此良机。

  “不是,我敢生他的气吗,今天我手机丢了。”

  “手机丢了?怎么这么不小心的!”老妈嘴上虽如此说,但脸上却没有半点埋怨的神色。

  “我今天在路上找了好久,直到天黑,都没有找到。”

  “哎,丢了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好找,还弄这么晚回来,手机可以再买,人别出事就行。”

  我一听这话有戏,赶忙乘热打铁的说道:“可是没个手机,确实很不方便啊。”

  “明天周六了,妈陪你一起重新买个。”

  “我爸能同意?他又得教训我,再说他一直说,手机就是打电话的,要是给我配个老年机,我不如不要。”

  “哼,你这孩子,妈给你买个好的,肯定不是老年机。”

  “好嘞,妈,我睡了,咱明天早点去。”

  翌日一大早,我就起来了,趁着老爹出去溜达的时候,赶忙把老妈拽了去手机广场。

  十点多的百货公司,虽是周六,可人倒是极少,我忙问:“妈,你怎么突然这么大方了。”

  老妈四下环顾着说道:“我哪里大方了?”

  “那你主动说要给我弄个手机!这不象你啊。”

  老妈却不说话,眼神四下寻找着什么。

  “妈,你找啥,小米的柜台的在二楼。”我说着便要拉她上去,免得夜长梦多。

  “林尊!妈!”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一转头,只见老哥西装笔挺的站在身后,赶忙打招呼道:“哥?你?”

  “我还到处找你呢!”老妈笑着说道。

  卧槽,怪不得老妈突然一反常态的大方了起来,原来是背地里偷偷的联系大哥。

  “怎么?手机丢了?”老哥脸上没有一点笑意。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酷匠J"网)z唯一C$正_L版&“,(V其WY他(E都!是盗版

  “下次注意点,老爸说你学会抽烟了,这东西你还小,别碰。”老哥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如同是命令的口气一样。

  “恩,同学们抽着玩。”我小声嘀咕道。

  “你看看,给他挑个什么手机,我也不懂。”老妈说着朝我使了个眼色。

  我心想,早知道你联系的是他,那我宁可用老年机呢。

  老哥点了点头,向周围扫了一眼,径直走向了一家苹果专卖店。

  我心中倒抽一口凉气,不是吧,难道……。

  没用五分钟,老哥就拿着一盒苹果手机走了过来,看着上面的6字,我对这冷酷老哥,突然涌现出了好多的崇敬之情。

  “拿着,放学就早早回家,别在外面乱跑!”老哥说着把盒子往我手上一塞。

  虽然收到苹果手机,我简直要飞上天去,可是心中依旧忍不住的想要反驳,他自己高中毕业后,就再没有住在家里,而且也很少回家,还好意思说我。

  “一起回家吃饭吧?”老妈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老哥一掷千金的豪迈。

  老哥摇了摇头说道:“还有事呢,过段时间我就回去。”

  说罢,头也不回的快步出了百货商店。

  “你看他,一天忙的跟什么一样,还让我早早回家呢。”

  话音刚落,老妈拍了一下我的脑袋说道:“你哥工作忙,你以为容易啊。”

  我撇着嘴说道:“反正我跟他一年也见不了几次,不熟!”

  老妈的神情突然黯然下来,我瞧见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有些过了,赶忙接口道:“妈,你不是要去直接找老爸吗,我刚好去找同学,中午就别等我吃饭了。”

  老妈点了点头说道:“记得早点回来。”

  我赶紧拿着手机跑回那苹果专卖店里,直接弄了张新卡,看着这崭新的土豪金的苹果6,顿时有种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

  出了门,打了车就往薛凯家里赶,倒不是想第一时间赶到薛凯的面前装逼,李晓的事情没有解决,我得跟他好好的商量一下,孟胖子就先不用管了,他负责的基本只有吃喝睡。

  到了薛凯家,我轻轻的敲了敲门,见薛凯穿着秋衣秋裤,嘴上叼着烟来开门,我一颗心放了下来,看来薛凯的家里没人,我也不用装成只会学习的好同学了。

  “你咋来了?”薛凯嘟囔道。

  我看着他满眼的血丝,说道:“你这回家,也是通宵的节奏,身体吃不吃得住!”

  薛凯笑了一下说道:“年轻,揍是这么耐造。”

  我跟这薛凯进了书房,书房内烟味极大,简直犹如仙境,再看桌上那一烟灰缸的烟头,果然是薛凯的作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