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你,你叫什么?”金发小妞头看也不看的冷冷问道。

  “林尊。”

  “你是林刚的手下。”

  我撇了她一眼,笑了笑说:“不是手下,是兄弟。你呢?”

  “郭荣。”

  我小声哦了一声,便转身下车,心中暗想,这女疯子不知道到底是在想什么,我可不能在她面前跌份。

  走出去好远,耳边听甲壳虫重新发动,正当我寻思这小妮子会不会来找我,没想到风一般的钻如了金色家园。

  操他哥,现在这些姑娘脑子都在想什么我都不知道,记得以前从今追求过一个姑娘,天天送零食,夜夜写情书,姑娘楞是连手都没有让我牵过,这可白富美倒厉害,差点就上了我。

  女人心,海底针。这金色家园的附近出租车极少,基本上住在这地方的自己家里也都有车,今天钱也花了,事情却一点都没办,想到李晓的嘴脸,心中不禁一寒。

  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上去,没用多久便到家了,一进门见父母都坐在沙发,电视的声音开的极小,我一看就知道,这他妈的一定是在等我。

  “你又跑哪去了?是不是网吧?”

  老爹还没等我换好拖鞋,已经默默的发问了。

  “噢,今天刚跟我同学一起吃了个饭,再不久就是艺术周了,我们商量一下弄个什么节目。”

  “屁!就你,你有艺术细胞?你就是算数都得不了100,还搞艺术,肯定是在网吧里玩了吧!”

  我站在客厅,父亲一脸的怒容,如果平时母亲肯定会帮忙劝说的,可是此刻母亲却只是皱着眉头,闭口不言。

  我身上的鸡皮疙瘩一下子冒了出来,难道我那招狸猫换太子东窗事发了?可是老爹自己也不会抽那么好的香烟,他怎么会发现中华是假的呢。

  “林尊,你先坐下。”老父亲低沉的说道。

  卧槽,我突然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父亲的脾气非常的诡异,有时候我用筷子,手上拿法不对,父亲都能跳着脚的骂我,此刻这种平静如水的诡异气氛,肯定是有大事发生。

  “爸,我今天是稍微晚了点,我下次一定早早回来。”我立马软了下来,老爹现在就是一包炸药,但凡一点的火星,那后果不堪设想。

  “林尊,你最近在学校怎么样?”母亲突然开口问道。

  “还……还不错啊,都挺好的。”

  “好,好个屁,兔崽子,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学会抽烟了?”

  我整个人一瞬之间就像是被石化了一样,父亲竟然一下子就发现了中华的事情,可是怎么会?这事没一个人知道,我轻轻的摇了摇头,心中苦思冥想却完全没有一点的头绪。

  父亲见我否认,那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狰狞了起来,刚才我还想着他变成了名侦探柯南,可是转眼间就要成为暴怒的老爹了。

  “真没,爸,我怎么会抽烟呢,我不是还老劝你少抽一点吗?”我赶忙解释道。

  “屁,兔崽子,你还敢忽悠我,那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什么?”

  父亲说罢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色耳朵东西丢在桌上,我细细看了一会,没搞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巧克力的锡纸?这是什么意思?

  我一脸疑惑的说道:“爸,这是?”

  “你还好意思问我,这是我从你房间的垃圾桶里发现的。”

  “啊?”

  我看老爹双手不住的在大腿的摩挲,眼见就要对我发起狂风暴雨的攻势,赶忙用求助的眼神看向老妈。

  可那平时站在我这边的老妈,却淡淡的将脸转了过去。

  “啊个屁,你老实告诉我,你要敢撒谎,老子今晚就弄死你。”

  我心中又是震惊,又不是不解,老爹怎么会说出李晓该说的话的,从前我闯的祸也不少,老爹还没有说过要致我于死地这种话。

  我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只得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老爹的语气缓慢且冰冷。

  “爸!我说,我是抽过,但抽的不多,都是学校大家好奇所以才抽着玩了。”

  “你妈的!”老爹如弹簧一般从杀伤弹起,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老爹的铁拳头就砸了过来。

  母亲竟然还坐在那里,连起身阻拦的意思都没有,我不就是抽了几次,用的着这样么,我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老爹不知道为什么,简直像是失去理智,拳头虽然不轻,可幸亏我挨打的经验不少,此刻只能蜷缩在沙发上。

  猛的一下,老爹的拳头又再次落在了我的头上,那晚上刚挨了的一棍的地方,伤口再次裂开,一下子涌出鲜血下来。

  老爹又打了几下,这时才发现,我已经是满脸的血了。虽然气的如同一头公牛一样,索性还是停了手。站在那里气喘如牛。

  我不知道老爹竟然会对我抽烟的事情,如此的气愤,可是毕竟这是事实,我也只得无言以对的瞧着他。

  “你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吸毒!”老爹咬牙说道,一双沾满鲜血的拳头再次攥紧。

  “吸毒?”我脑中一乱,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跟什么。

  老爹轻轻摇晃的脑袋,幸好我此刻满脸血泪,他不好发作,我赶紧问道:“谁吸毒了?”

  “那这是什么?”老爹指了指桌上那银色的锡纸。

  “锡纸啊!”

  “兔崽子,你还敢狡辩,我发现的时候,它是卷着的,而且被人用火烤过!你还想撒谎。”

  +&酷、匠%+网首》发|R

  我脑中一闪,想到了一个月前,薛凯来我家,用这锡纸抽过烟,没想到这孙子竟然随手丢在我的垃圾桶里,想起他如醉如梦的抽着烤过的烟,说是什么巧克力味,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是吧,那是我同学来我家,卷的香烟抽的!”

  “屁,你还敢给我装!”老爹说着作势又要上。

  我挺起胸膛,一副舍身取义的姿态,用伶俐的目光直视老爹那充满怀疑的眼神,一字一句的说道:“爸,真的没有,不信我俩上医院,我真没有。吸毒,这我想都没有想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