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疯子竟然伸手打了那老大两个巴掌,脸上神情如同日本的极道恶女一样。

  “你们怎么这么没用,这么多人对付他一个,就这德行?”金发小妞没好气的说道。

  我一惊,果然不如老夫所料,这些杂鱼们果然是这女子叫来的,是我太大意了,好在林刚没有受伤。

  话虽如此,可我一时之间也不敢过去。只能静静瞧着。

  那黑社会老大脸上涨红,青筋暴起,汗似流水一样的从下巴不断滴落,他似想说些什么,但身上剧痛难忍,也只得大口呼吸,像是要窒息了一样。

  “喂,听见了没?你们是谁派来的?”金发小妞面无表情,可手却突然轻轻拨了拨那黑社会老大已经变形的手臂。

  “啊!我说,我说!”那老大本就剧痛难忍,眼见自己手脚形状都已经变形,更是吓到魂飞魄散。

  我愣住,这女人怎么又像是不认识这些人一样,这倒真是让我一下子摸不到头脑。

  倒是林刚,站在那里,整理起了身上的黑色西装。似乎刚刚根本没有一场恶战。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那就快说,不然,我叫他把你头,都向反方向的扭一扭!”金发小妞说着,抬头看看林刚,嘴角向上一勾,笑着对他眨了一下眼睛。就好像他俩变成一伙的一样。

  QN看正l版章$节上酷d匠E网o

  我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对这眼色,该如何解释。

  “那个老板我也不认识,只是让我过来,把林刚教训一顿,然后把他的场子扫了。”黑社会老大说完,因为我站的高,有全神贯注的盯着他,脸上极为尴尬的看仰头看了一眼我。弄得我也怪不好意思的。

  “老板?什么老板?”金发小妞恶狠狠的说道。

  这黑社会黑社会老大左右环顾,似乎在向自己那些呆住的手下求救,可此刻哪里有一个人敢为黑社会老大出头。

  “是不是天星的人,派你来的!”金发小妞站了起来,一脚踢开地上一个受伤的男人,靠在车门上冷冷的说道。

  我猜这黑社会老大混了这么久,其实也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栽,可没想到会这么的惨,这么的没有面子。

  黑社会老大突然声嘶力竭的喊道:“我们出来混的,说话就是板上钉钉,不能办他是我没本事,可你要我告密,门都没有。”

  那金发小妞听完这话,一下乐了起来,满面笑意的蹲回那人身前,突然她伸手把自己那白色T恤向下一拉,只见她白皙圆润的双肩露了出来,还有那销魂的锁骨,还有那深不可测的事业线。

  卧槽,这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到底在搞什么东西,心下却只恨没有高倍望远镜,不然以我这个高度,那得是个什么风景。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上前的时候,只听她娇弱的说道:“你觉得,我好看吗?”

  不光是那黑社会老大,我和那些小魔鬼都是瞠目结舌,没想到这样的时刻,这女人却突然变成了狐狸精,勾引起了这个四肢俱断的男人。

  那黑社会老大瞪着眼睛,这样的时候,他哪里还可能有一点情欲的心思,他又不是金刚狼什么的,黑老大转头不再看她。

  那笑颜如花的金发小妞,见那黑社会黑社会老大不吃自己的这一套,表情一瞬冷了下来,双肩一抖,那T恤又恢复原样。

  她刚要起身,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笑着开口道:“你不怕脖子折断,唔……真是一条好汉啊!”

  我见她又莫名其妙的夸奖起了那黑社会老大,更是诧异无比,这女子行事古怪,心理似乎也疯疯癫癫,倒是林刚也不出手阻止。我只能好好继续观察这个奇怪的女人了。

  那黑社会黑社会老大倒是依旧毫不理会,金发小妞却还是温柔的笑着,缓缓开口道:“不过你是男人,男人最怕折断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呢?”话刚说完,她那带着笑意的眼睛,盯着那黑社会老大双腿之间。

  那黑社会老大,眼睛瞪得犹如铜铃,惊恐之极的看着这突然温柔如水的金发小妞。

  我见他那脸上上的神情,绝对不是装的,估计这黑老大心里也怕了,他估计玩了不少女人,而且是面前这种很年轻的女人,,他平时肯定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从来不放在眼里。现在竟然被这小女人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突然想到张无忌他妈说的话了,越是貌美的女人,心思越是毒辣,这金发小妞就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鬼。

  黑社会老大的双唇不断抖动着,他应该不怕死,死起码也是一种他应有的下场,可是如果失去了男人的尊严再活在这个世上,那真是比死要可怕上一万倍。

  “好……好……我说,可那人我并不知道是不是天星的,是通过手机找到的我,他直接打钱,让我收拾林尊。其实我也就是打算扫一扫林尊的场子,并不会拿他怎么样。”黑社会黑社会老大断断续续的说道。说完之后一脸歉意的看了一眼林尊。

  林尊如同是雕像一般,双手插兜,就那么看着。

  金发小妞听完,却并没有什么反应,谈谈的说道:“哼,肯定是萧离干的。”

  我此刻已经是的一头雾水,事情的复杂程度更是让我大脑里一片空白,好在林刚没有像沫沫所说出事。

  金发小妞努着嘴走了回来,我站在车上,是下来也不是,站着也不是,尴尬到爆,可是她竟然看都没有看我一眼,自己又从那破了的车窗内钻了回去。

  林刚随后也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步态潇洒,一脸冷峻,特别是那身黑西装加上他的寸头,我想,我要是个妹子,此刻绝对扑上去跪舔。好在,我是他的好兄弟,我竟然是他妈的他的好兄弟,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看到林刚走到车前,我立马从甲壳虫那椭圆的后背上滑了下来。

  “林哥!这些人是?”

  “林尊,你怎么来了?而且还是会找她。”林刚说着眼神瞧了一眼车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