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女的认为,我虽然看着不怎样,但其实是个朴素的富二代?投怀送抱这种戏码,我想都没有想过。

  舞女媚眼如丝,轻声的说道:“帅哥,人家叫沫沫,您怎么称呼?”

  “我叫林尊……。”这小妞一副要泡我的样子,我一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舞女沫沫娇嗔的白了我一眼,恨恨的说道:“喂喂……你的眼睛在看哪里,难道人家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我倒是想看,可你离这么近,我还好意思看吗!

  舞女沫沫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我更进了一步,整个人一下压到了我的胸前。我坐着,她站着,这一下,我简直都没法正常呼吸了,按理来说,此刻我应该尽情的享受这份大草原乳飘香快乐。

  可是心下完全找不到一个勾引我的理由,这一下心中更是没底了,旁边那个胖子似乎受到的震惊并不比我小,我能够一直感受到他那炙热且带有杀气的目光。

  舞女身子轻轻的扭了一下,那份绵软触感,简直弄的我上半身的两点都要立起来了,跟吴桐的那份紧致的感觉截然不同。

  “你扭过脸去干什么?”舞女沫沫说着一转身,靠在了我旁边的吧台上。

  你这么劈头盖脸来勾引我,我不好意思,不是人之常情么!不能多给我一点时间,我好把自己的心理也调整成约炮模式。

  “你是叫沫沫是吧?你找我是?”我刚一开口,沫沫就把头凑了过来,耳朵贴在的我嘴边,我闻着她那浓烈的香气,尽可能用冷静的口气回答道。

  沫沫脸色一变,想要说什么。虽然又笑颜如花的把嘴巴凑到我耳边说到:“你怎么这么怂?难道你还是小处男吗?”

  游戏输了可以忍,发型乱了可以忍,说我是小处男,还特意加个小子,我这是绝对不能容忍了。

  我心下一横,伸手从她腰后穿过,一把把她搂回了身前,将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舞女沫沫紧紧地搂在怀里,头在沫沫的脖颈头发间轻嗅,做出一副忍不住诱惑直接在亲热的举动。

  这舞女竟然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身子微微扭动,我已经有些干柴烈火把持不住,可这小骚货还给我火上浇油。

  是老手,虽然我没接触过这些舞小姐,可是我也知道,这些小骚货都有玩死男人的本事,我岂能真的像个小处男一样任她摆布!

  我附在沫沫颈间的嘴巴用低声说道:“不过……今晚我找的不是你。”

  沫沫撑开了我的拥抱,艳红的小嘴微张,看着我,似乎想不到我会这样说,好看的眼睛眯了眯,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沫沫眯着眼睛露出一副小狐狸的表情,努着嘴说道:“我知道你是来找林尊的,可我不知道,他还有你这么个朋友。”

  我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面前的沫沫,一脸严肃的说道:“不是朋友,是兄弟!”

  虽然面上我尽量装作冰冷的酷炫,可是心中也实在没底,上次见那林刚,他对我倒是不错,应该不会介意吧。

  沫沫那如月牙般的眼睛突然睁大,一脸惊讶的说道:“真的啊?我就知道他有一个兄弟,没想到你也是?”

  我心中暗想,这林刚不是吧,给我说混东区的,人感觉也挺牛逼的,在道上混哪里只会有一个兄弟。

  “他今晚来不来?”

  沫沫眼波流转,嘴角却露出疑惑的神情说道:“你是他兄弟,怎么会联系不到他的。”

  我心中打起鼓来,这小妖精到底憋着什么目的呢?难道是林刚的手下人,还要盘查一下我,确定没事才让我见林刚?

  “他电话坏了,所以我才过来。”

  沫沫听到这话,笑了起来,推开我,就往那秃顶胖子身上坐,那胖子似乎也被吓了一跳,赶忙坐到了一旁。但还是又不肯离开。看来这胖子也是许久没跟女人亲近了,这样的福利也要占。

  '》看dm正版6…章节Y上LH酷1匠bq网

  “你说你是他兄弟,你能说出他什么来?”沫沫一脸淡然的说道。

  我心想,这小妖精还是不相信老子的话,可那林刚我也就见过一面,对他真的完全不了解,索性就说道:“他有个妹妹在上高中啊,我还老照顾她的。”

  沫沫听到这话,脸上那淡淡的笑意一瞬之间就消失不见,凑过来小声说道:“你连这事都知道?”

  我心中乐了,知道他妹妹的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但看到沫沫的神情,我也一脸傲然的点了点头。

  “林刚出事了,你不知道?”沫沫冷冷的在我耳边说道。

  “出事了?怎么了?”我赶忙问道,这林刚要出事了,那可真是变成泥菩萨了,估计也没有余力管我了。

  “哎,不好说,有个人知道,但我不知道她肯不肯说。”沫沫也是一脸愁容的说道。

  我心知自己肯定不认这人,赶紧追问道:“这人在哪?”

  沫沫向左右快速扫了一圈,凑过来说道:“你从这侧面出去,她的车是一辆红色甲壳虫,你在那等她就行。”

  “噢,那林刚呢,今晚到底来不来?”

  沫沫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林刚出事了,怎么会随便现身呢,那女的知道消息,你去找他,才能见到林刚。”

  我心想,估计我找林刚要办的事情估计是黄了,可是这林刚既然出手了,上次也帮过我,我也不能不闻不问,一定要去看看。

  “沫沫,你跟林刚是什么关系?”这小妖精这么奇怪,我还是得打听清楚。

  “我也是林刚的妹妹啊!”沫沫笑着说道。

  “你看着可不比林刚小……”话刚出口,沫沫的脸上已经满是怒容,我也没好再继续说下去。

  沫沫沉默了几秒,嘴角一勾说道:“不过我是他的干妹妹,在他手底下干,我刚来的时候,他帮了我不少,他出事了,谁都不见,你如果能见到他,有兄弟在旁边,他也好度过难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