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东西?他这破烟酒店,能有什么好东西,见老板在柜台下忙活了一阵,突然递上来一条中华香烟。

  “这是?”

  那老板一脸猥琐的笑容说道:“假的,我卖你50一条。”

  “不是,我买假的干啥,我是卖你。”

  “哎,你这小伙子,咋不开窍呢,我200收你那烟,你能空着手去见你老师?你把我这烟拿去,不刚好天衣无缝。”

  卧槽,这其貌不扬的老板,竟然为我考虑的如此周到,这一条龙服务到了家了,如此一来,家里不会发现,偷天换日就得了600。

  “行……,你给我装上四条。”我赶紧把购物袋递了过去。

  那老板也是利落,立马从柜台下整出三条假中华,我接过瞧了瞧,似乎跟真的差不了多少。

  接过那老板递过来600,我快步出了商店,打了辆出租车,就往家里回,等把这四条假中华重新摆在书柜内的时候,我心中不禁感慨,这些老流氓,竟然为人变坏,提供了如此便利无风险的道路,社会还真他妈的险恶啊。

  东区我很少去,好在这极夜酒吧,出租车司机知道,花了三十的车费,总算到了地方。

  这酒吧是在地下,街道旁只开了一扇小门,门是敞开的。我刚要下楼去,就见一小伙走了上来。

  “找谁?”

  “我找林刚?”

  “他晚上才来!”小伙边说边把我往门外推。

  “晚上几点?”

  “9点以后再来吧。”

  没等我开口再问,那小伙已经把这小铁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操,这可怎么弄,身上也没有电话,我在这东区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闲逛起来,可这才快到中午,我这晃悠到晚上九点,不得累成行尸走肉。

  好在,没逛多久,我就发现了一处圣地,乐天网吧,看到这网吧名,我立马就想到薛凯,这小子估计不能来这网吧,以他那个日以继夜的劲头,到这网吧玩,当真是乐极升天。

  一直从中午玩到了晚上,不知道是不是心中有事的缘故,这一下午被游戏里的小学生们虐了一个死去活来。

  看看屏幕左下角的时间变作21点,我如释重负般的,在游戏里喷了喷那些小学生,直接关机走人。

  十分钟后,又回来的那极夜酒吧,此刻那店面上极夜两字已经亮了起来,从小门进去,下了一个不长的楼梯,别看这极夜酒吧门面不大,底下还真是别有洞天。

  虽然才刚是九点多,但这极夜酒吧已经非常热闹,男男女女,形形色色。

  我在吧台的最末坐了下来,倒没有急着去找那林刚,如果直接能碰到他是最好不过了。自己平时还没有来过这种酒吧,跟薛凯孟胖子他们,都是在小酒吧里喝那种跟水差不了多少的劣质啤酒。

  “先生,喝点什么?”酒保突然探身过来。

  卧槽,我一下紧张了起来,不点的话,会不会给这些人赶出去,再者点个啤酒也太丢份了。

  “随便来杯什么吧,不要太烈就好。”我含糊其辞的回答道。

  那酒吧一愣,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点了点头。

  酒保推过来一杯洋酒,我轻轻的品了一口,妈的,跟纯酒精也差不多了多少了。

  酒吧内放着节奏舒缓的英文歌,我眼睛扫了几个来回,都没有见到林刚的影子,不知道是不是时间不对,此刻酒吧里人倒是不少,但全差不多全是男的,大多数人眼睛都如我一样,不断地搜寻着。

  我脑海中突然浮现了赵忠祥的声音,夜晚又来临了,小动物又到了交配的时节。

  没多久一伙一伙的女生开始慢慢多了起来,在座的男人似乎都有了各自的目标,一个个都行动了起来,搭讪拼桌,无所不有。

  我转头瞧了一眼,跟我一同坐在吧台的几人,除了一个身材走样的中年妇女,在就是几个一脸愁容的老汉。

  妈的,看来自己是一不小心的坐到了酒吧食物链的底层了,我瞅了瞅场子内跟几个美貌女子玩的好的男人,再看了看自己那牛仔裤,黑外套。简直就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这些男的一举一动,都显得那么放浪形骸,可那些瞎了眼的姑娘,却被逗得花枝乱颤,眼神迷离。

  就连吧台里身着黑色小马甲的帅气调酒师,此刻也开始为顾客调制奇幻的鸡尾酒,夸张的动作不时引来花痴女生的惊呼。

  }@更;新最快1上5A酷(8匠网

  刚才昏暗的灯光突然一暗,五色斑斓的光线从各处扫来,音乐的风格也突然为之一变。

  服务员们把场中的桌椅向旁边拉了拉,一道白色光柱射在上面,酒吧中间已经成了一个舞台。

  不大舞池中央,二三十人随着狂暴的音乐扭动身躯,也不知道为何,酒吧内突然出现了一些穿着暴露的女生,更匪夷所思的是,这些女人竟然主动去邀请那些落单的男人。

  没一会,酒吧内的气氛就嗨到了一个高度,我瞧了瞧身旁一个男人,他三十左右,可脑袋上的头发明显已经早早跟他说了再见,肥大的脸庞上还挂着一副黑框眼镜,他见我瞧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伸手去扶了扶眼镜。

  其实我也很不好意思,我虽然没有秃头,身材也还算不错,穿着也没他那么老气,可是他妈的一个舞小姐都没有过来,甚至都没有正眼瞧我一眼。

  看着场内群魔乱舞的样子,我的心却越来越凉了。

  我转身过去,朝着酒保招了招手,他侧耳过来。

  “林刚在不在?”

  那酒保又凑的更近了一点,喊道:“你找林刚?”

  妈的,难道舞小姐看不上我,就连这酒保都敢质疑老子了。

  我怒着嘴,重重的点了点头。

  “林刚没来”说完便面无表情的走了。

  妈的,狗眼看人低,我心中暗骂了一句。

  “你找林刚?”

  一个人突然搭在了我的肩头,这声音虽然不大,可我对女性的声音,有着与生俱来的的敏感。

  一个舞女模样的年轻女孩就站在我的面前,灯光从她脸上扫过,正笑意盈盈的看着我。

  “你是……?”我刚开口,没想到她就突然俯身靠近过来,那异常丰满的凶器已经快要抵在我的胸前了,浓烈的香气也同时袭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枪滴蜡哥说:

有好多人问更新问题,这里统一回答一下,每天保底三章,撸撸票每多两千,加更一章,打赏总额每多二百块钱,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