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孟胖子,我们走。”

  说完,不见孟胖子回答,我这时才想起,孟胖子刚刚掉坑里去了,现在别是死在粪坑里了。

  “卧槽,孟胖子掉坑里去了!”我大声喊道。

  “没把!,赶紧看看!”薛凯也一下子慌了起来,可他要控制局面,此刻却连头没法回。

  我赶忙跑到那坑内一看,果不其然一个巨大的白色轮廓在就躺在的坑下。

  看到这情形,我心中又惊又喜,还好这旱厕内的大便早就干燥硬化了,不然这孟胖子下场那绝对是惨绝人寰。

  “孟胖子!孟胖子!”我大喊了两声。

  可那孟胖子,躺在大便上犹如一个熟睡的婴儿,完全没有一点的声音。

  “咋样了?”

  “妈的,孟胖子昏过去了!”

  这蹲坑跟下面大便耳朵高度,也就1米不到,孟胖子绝对不会有什么大事,这胖子一直是胆小加少女心,看来是掉落的瞬间,想到自己可能会葬身粪坑,自我断电保护了。

  “你下去弄出来啊!”薛凯急切的喊道。

  “卧槽,这……孟胖子什么体重,我一个人怎么弄。”

  薛凯听到这话沉默了一会,突然喝道:“李晓,你们给我下去把他弄出来。”

  我看李晓三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回答,心中却也叹息,这下粪坑救人,这三人怎么可能会干,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不动?”薛凯又问了医生。

  可那三个人眼神游离,头都低了下来,一个个都不肯出声。

  薛凯沉默了几秒,突然拿出手机,白光闪烁几下,这三人都是呆住了。

  “李晓,你现在不动的话,我立马把这照片发到班级QQ群去。”薛凯冷冷的说道。

  “薛凯,我今天不是跟你对上,你他妈的要跟我对着干是不是!”李晓似乎也憋不住火气了,大声的吼了起来,火光下唾沫横飞。

  薛凯一手拿着刀,一手握着手机,没有一丝的动摇,我在后边瞧着,这觉得这个背影,太他妈的伟岸了。

  “去还是不去?”

  李晓恨的额头上青筋全都爆了出来,跟吃了爆胎易筋丸一样。嘴巴微微颤抖,可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李晓向手下的二人看了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爬起身来,三人赤身裸体,走在这旱厕内,如同是走在火炭上一般。

  虽然挣扎了很久,可在薛凯那冷若冰霜的注视之下,三人还是接连跳入了茅坑之中。

  他们三人在下面合力托起孟胖子,我和薛凯两人使劲全力把他拉了上来。

  “孟胖子!”我一边喊,一边在他脸颊上拍了几下。

  可这孟胖子还是没有反应,呼吸均匀似乎在大便堆上睡的并不差。

  “我来!”薛凯说着把刀往后背上一别,伸手用力去按那孟胖子的人中,脸上的表情似乎吃奶的劲都要使出来了。

  “疼!疼疼疼!”孟胖子从昏迷中惊醒了过来,巨大的身躯挣扎了起来。

  他慌乱中,肉掌从我嘴边划过,那种恶臭,险些要了老子的命。

  李晓三人在下面,也是无计可施,只能三个人呆呆的站在大便堆上。

  “胖子,你他妈的……。”我一边抹嘴,一边骂道。

  “刚才……刚才是怎么?”孟胖子犹如从梦中醒来。

  “你俩能别聊了吗?出去再说。”薛凯拉着我俩就向外跑去。

  我们三人边跑边笑了起来,想到那李晓在大便堆上的表情,简直要把我们乐岔气了。

  学校大门已经关了,我们三个从逃课指定围墙上翻了出去。

  “去哪?”孟胖子气喘吁吁的问道。

  “网吧?”薛凯赶忙提议了起来。

  我赶忙阻止道:“得了,我们三个臭气熏天,网吧能让进?还是早早回家洗洗吧,那个硬屎我现在想起都要吐!”

  “哈哈哈哈,怎么样?叼不叼?”薛凯笑着说完,便坐到了马路牙子上。

  我把孟胖子也拉了过去,三个人就在路边坐了下来。

  “刚才你怎么弄的?那爆炸?”我赶紧问了起来。

  “哈哈,看到孟胖子的雪饼,我突然想到干燥剂遇水,如果是封闭的容器,就会爆炸。”

  “卧槽,薛凯,你这学问不得了啊!”孟胖子惊呼道。

  我乐了,插口道:“得了吧,他是天天逃课上网,成绩虽然渣的跟我脚后跟一样,就是在这些奇怪的方面是学霸。”

  夜灯下的薛凯抹了抹脸上的血污,神气活现的说道:“我也没试过,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他妈的威力真不小。”

  “别别别……,人家的炸弹炸墙面,你这炸弹炸屎。”

  薛凯立马反驳了起来,“你懂毛,我是故意放到那宝塔山后面,所以才叫你们都躲在最后。”

  “卧槽,这也太恶心了,你不早点告诉我们。”我接口道。

  “是啊,那爆炸声,吓得我都掉坑里去了。”孟胖子也埋怨了起来。

  “哈哈,就是没看到李晓他们被这宝塔炸一脸的样子,你别小看这些硬屎,威力肯定不小。”

  说到这里,我们三个人都哄笑起来,我更是差点没有笑断了气。

  笑声渐渐没了,看着面前川流不息的车流,匆匆的路人。刚才那种匪夷所思的情形,又被渐渐的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薛凯,李晓今天被这大便教训了,可比我上次砍了他还要严重。”

  “没事,他要报仇,尽管来就好了。”薛凯的声音轻描淡写,似乎跟根本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孟胖子却是一筹莫展的默然无声,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的,李晓就算报仇,也主要是我和薛凯,你躲躲就过了。”

  孟胖子撇着嘴说道:“林尊,你这是什么话,我都说过了,真有事,我不会走的。”

  虽然这话是从这卖队友的孟胖子口中所说,可从他的眼神当中,我也知道,这是真话。

  “那你刚才愁眉苦脸做什么!”我笑着问他。

  “我……我是想这几天我还怎么吃饭,都睡过屎了!”

  听到这话,我和薛凯笑做了一团。真不愧是孟胖子啊。

  {更B新I最快j$上酷8#匠网}a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