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然不愿意去,可是此刻哪有余地,被这二人硬生生的架着出了教室。

  楼道内虽然有过往的同学不时投来异样的眼光,可是没一个他妈的伸以援手的。

  那小树林,是以前的教学楼,拆掉之后,一直闲置着,学校怕影响校容校貌,随便种了一堆数,里面的厕所,是包工队来这干活时留下的,藏在小树林里最深的地方。

  已经是夕阳西下,天上紧剩下一点点淡黄色的余晖,过往的同学,都对我这种被人绑架着的情况视而不见,更有几个小婊子看到以后还窃窃私语的偷笑起来。

  丢人,可一想到,一会被弄到那旱厕内,不会被这李晓喂我屎吧,难道是先给我胳膊上见了红,然后再在伤口上撒屎。越想越是可怕,后背整个都凉透了。

  “林尊!”一个声音如晴天霹雳一样刺入耳膜。

  我转身一瞧,见孟胖子正和薛凯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见到这二人猥琐的脸,我心中生出一股暖意,真是情与义值千金啊,最后我兄弟出现了。

  那驾着我的二人似乎并不惊讶,只是转头静静的看着孟胖子和薛凯。

  李晓对二人使了一个颜色,那两人松开了我的手,朝着孟胖子和薛凯走去。

  妈的,机会来了,弄不过这两个混子,我还弄不过已经是一只胳膊的李晓吗!每逢这样的时刻,我总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变成低音炮了,甚至都有些害怕身后的李晓能听到。

  静候时机,改天换地的逆袭时刻就要来了,我双拳微微握紧,突然腰间一凉,我扭脸一瞧,李晓正一脸诡异笑容瞧着我。

  “你别乱动,不然我可把你肾割下来!”

  听着李晓那阴冷无比的话,我这才意识到,李晓这小子也没出息的玩起刀了。

  扭转乾坤的计划,只得作罢,我也只能干瞪着眼。

  那两个精瘦小伙到了孟胖子和薛凯跟前,二话没说就动起手来,诡异的是他俩竟然同时去揍薛凯,而对旁边的孟胖子不闻不问。

  孟胖子往旁边退开,眼睛都不跟跟这两人对视,我心中暗骂这个死胖子,真是怂到奶奶家了。

  “去你妈的!”薛凯抡起书包,就像两人砸去。

  只听哗啦哗啦声不绝于耳,书本四散而飞,薛凯虽然脾气硬,但是这小子天天在网吧通宵,加上又是一个资深老烟枪,早就成了空壳了。

  这两个黑衣混子,没用多久就把薛凯也制服了。两人压着一脸是血的薛凯走了过来。

  “孟胖子,你也过来,别等我收拾你。”李晓冲着孟胖子大喝了一声。

  孟胖子一惊,垂头丧气的跟了过来。

  “没事吧?”我见薛凯被鼻血弄花的脸,忍不住小声的问了一句。

  薛凯皱着眉头,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小子果然是好兄弟,不过我刚才真怕他出事,倒不是这李晓的手下多狠,我是怕这薛凯别突然猝死过去了。

  “你们三个谁敢乱动,我手上的刀子可有话说的。”李晓小声的对着孟胖子和薛凯说了一句。

  薛凯怒目圆睁,这时才知道我刚才是一直被这李晓勇刀子控制住了。孟胖子这个怂货,更是没有了一点生气。

  被这冰冷的刀刃抵住腰子,我和薛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老老实实的钻入了小树林中。

  没几步,就到了古朴的旱厕旁。旱厕不大,不分男女,里面只有三个隔段,只是当初那些民工大哥,一个个身壮如牛,屙下的屎分量惊人,其中最左边更是学校有名的宝塔山,那各种颜色堆砌出来的屎,已经高过了蹲坑,基本上都快有水泥隔段那么高了。

  “进去!”李晓一脚踹在我的后背,我一个踉跄,险些扑倒在地,好在薛凯眼疾手快跟了进来,一把把我扶住,要是躺在了这地上,不知道多少的病毒会蹭上身。

  李晓几人没有进来,而是站在门口抽起了烟来。

  “李哥,还等什么?我进去把这小子废了不就得了。”较矮的黑衣小子开口说道。

  我听到这话心中一寒,看向薛凯,本来天色就已经暗淡,这旱厕又是在小树林中,光线更是昏暗异常,只能看到那薛凯一双被仇恨点燃的眼睛。

  “连累你了!”看着薛凯满脸的血污。我胸中却满满全是感动。

  “什么话,我不信这小子真敢干出什么!”薛凯笑笑,我虽然看不太清他的脸,可还是觉得,这时候的薛凯一定非常的帅。

  李晓似乎听到了我们的窃窃私语,扭过脸来瞧了一眼,转头继续跟那两个手下说道:“不行,不知道有没有人通知学校,再等等吧,一会学校没人了,我们再好好的收拾这小子。”

  “完了!”孟胖子喊了一声。

  “咋了?”我和薛凯异口同声的问道。

  “我……我肚子突然好难受,好像要拉肚子。”孟胖子严肃异常的说道。

  卧槽,我眼看就要被这李晓大卸八块了,这孟胖子竟然在个时候冒出这么一句,简直差点把我气吐血。

  “哈哈,傻逼,我光听过吓尿的,还真没见过吓出屎的。”李晓说完,跟那两个手下笑做一团。

  我和薛凯真恨不得抓起这死胖子撞向那屎做的宝塔山上。

  “有……有纸没?”孟胖子的脸隐没在黑暗之中,但那声音却是娇羞异常。

  “有你妹!”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倒是薛凯竟然没有生气,真掏出了一包卫生巾递给了孟胖子。

  酷√匠p网M首@,发M

  孟胖子一把接过,就到最里面的坑位里拉起了肚子。

  孟胖子人高马大,又是绝顶的吃货,这拉肚子的声响,简直如同开山裂石一般。

  本来这旱厕就味道不好,此刻孟胖子那新鲜的味道犹如炸弹一般的爆开。

  我和薛凯默默的贴到墙边的小窗户下,以求得一息尚存的机会。

  “李哥,我看没人,咱进去就给这小子放放血,陪在这干什么!”矮个子的黑衣青年似乎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