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我今天有点累,改天好吗?”吴桐的话平静到不带一丝的感情,而且还是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我轻轻的用手在她露出被子的手臂的抚摸了起来,这少女的手臂果然柔滑,那肩膀上的锁骨更是销魂。

  “开房是你说的,你他妈今天跟老王搞一天,到我这里你就累了?”我说着,俯身下去轻轻的吻了吻吴桐的脖子,顺着她的脖子开始轻轻的吻起了她的耳朵。

  这小婊子既然跟那么多男人都有一腿,想必也是一个绝世淫娃,我前戏做的足一点,她还能忍的了?保管一秒就变成春潮如水的女人。

  可无论我是轻轻的吻她,或者喊着她的精巧的耳垂,这小婊子竟然一点的反应都没有。

  妈的,我有些生气,这小婊子太能装了,我用力在她肩头一按,她整个身子都正了过来。

  可这吴桐依旧是双眼紧闭,没有一点反应。

  老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办了你再说,说着我直接掀开她的睡衣吻了上去,鼻子不停地隔着睡衣磨蹭,似乎除了吴桐那少女的味道之外,还有些别的什么什么味道。

  吴桐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轻微的起伏起来,我心想,嘴上说难受不要,身体倒是很老实。

  说着我的手拉开被子的一角,摸到了吴桐那光洁滑嫩的大腿,那颗本来就跳动剧烈的内心更加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我时而抚摸,时而揉捏,嘴唇在吴桐那白皙紧致的脖子上肆无忌惮的吸允着。

  手一点点往那吴桐的重要部位上靠近,手上已经摸到了一根细长的绳子,妈的,这小婊子连内裤都穿的如此的骚,估计下面已经变成瀑布了吧。

  我也不想搞什么前戏了,不然我肯定要受不了了,毕竟我不是一个会忍的人,正当我要把那吴桐身上的被子丢掉的时候。

  见那吴桐却轻声抽泣了起来,双眼依旧紧紧闭着,可是那眼泪却如同是自来水一水一样,不住的在两颊上流淌,再想旁边一瞧,她脑袋旁边白色的被单已经被泪水浸湿了好大一片。

  见到此情此景,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他妈到底搞什么呢?每次我要来,你就给老子来这一套。”

  本来已经是欲火焚身,可是见到这的情形,心里顿时又是乱的不行,妈的,这样还怎么提枪上马。

  “哭,哭你妈啊!你自己说的要开房,现在给我搞这一套。”我也没了兴致,转身坐到了一边。

  吴桐倒是起身了,深呼吸了几下,靠了过来,小声说道:“今天我真的很难受,过几天好不好?”

  这话我听过几次了,除了让我更加生气外,基本上没有别的效果了。

  “你倒是给我说说,今天你是跟老王干了几次,是不是下面都干坏了!”

  吴桐听到这话,似乎哭的更伤心了,可是我还是没有转头看她。

  “那……那我用嘴帮你行了吧。”吴桐沉默了几秒,呜咽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身子一震,自己光想着破了处男之身,这种招数早该让这个小婊子给我伺候伺候,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

  我叹了两口气,轻描淡写的说道:“你自己看着办。”

  吴桐的说伸过来,轻轻的拉开我的内裤,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自己第一次在女性面前现身。

  “你……你转过来吧。”吴桐轻轻拍了拍我的肩头。

  我没好气的转身过来,之间吴桐满脸带累,眼睛已经哭的有些发红。

  r0酷~匠网z唯一正$:版,4h其+他@都q是盗})版g

  卧槽,这还能不能行了,一时之间我觉得心里突然背了一个千斤巨石,激动的内心也平静下来,一下子就变得绵软起来。

  吴桐似乎也感觉到我的疲软,哽咽的说道:“怎么了?”

  我把内裤一把拉了上来,把吴桐伸过来的手甩开。

  “怎么了?你这个叼样子,是给我口,还是打算祭拜我,真的服了你了,妈的,多跟你来这么几次,老子都要性功能障碍了。”

  吴桐伸手把脸上的眼泪抹掉,沉了沉气说道:“现在行了吧。”

  “你先给我说说,今天你怎么成这个叼样子了?”不把事情搞清楚,我现在也没有心情搞她了。

  “什么样子?我就是今天很难受。”吴桐止住了眼泪。

  “什么难受,那你告诉我,为啥今天我不能碰你?”

  吴桐听到这话,这个人都像是被掏空了一眼,两眼无神的看着前面的招待所那惨淡的墙壁。

  “你先给我说清楚,要是敢忽悠我,你等着。”

  吴桐沉默了一会说道:“今天我陪老王……。”

  “我当然知道你陪老王,我纳闷的是,你跟老王树林里都敢干,怎么到我这就这么别扭了。”

  “今天我是叫老王陪我去医院。”吴桐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一听不是跟老王干,倒是乐了,笑着说道:“怎么?跟老王染病了?”

  吴桐皱着眉头,似乎想要发火,可过了一会,又冷冷的说道:“我是叫老王陪我去打孩子。”

  听到这话,反倒是我一下无话可说了,过了一会憋出一句“你和老王都弄出孩子了。”

  吴桐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要是老王的孩子还好,可惜不是。”

  我心中简直操了他大爷了,这老王虽然人面兽心,可是竟然被这小婊子如此恶整,我心中不禁都有了一丝的同情。

  “老王他以为是自己的孩子?”

  吴桐缓缓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所以我叫他陪我去把孩子打掉。”

  “那孩子到底是谁的?”

  吴桐沉默了好一会,眼中又渐渐的泛出泪光,却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我心中盘算,除了这个禽兽老王外,吴桐最近好的人,就是装逼犯扬超了。

  “是不是篮球队那小子的?”我盘膝凝视这吴桐。

  吴桐没想到我一下次就能猜中,脸上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你找杨超那小子啊,你把这锅弄给老王,你要点脸行么?”我都没想到,我竟然会为禽兽老王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