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那我们给多少?”

  “妈的,这叫什么话,我跟他认识,他能宰我,小事买包烟吃个饭,两三百妥妥的。”

  听到薛凯如此说,我心里一阵窃喜,这还省下了200。赶忙按了桌上的呼叫网管。

  给这老烟枪又没了一包他最喜欢的南京烟,薛凯见我喜笑颜开的把烟递过去,他到时装的一脸严肃,真把自己当做老大了。

  “来一起排位吧。”薛凯点燃了我刚买的香烟,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一惊,赶忙说:“排位还是算了吧,咱俩就娱乐娱乐,随便玩玩。”

  薛凯盯着我一脸严肃的说道:“竞技游戏,娱乐个毛线,不赢意思?”

  我一听这话,心知不妙,这薛凯哪里都好,就是对游戏上非常认真,他天天混迹于网吧,游戏上当然也是非常厉害,我每次跟他一起双排,他都要各种指导,简直像是身边坐了一个满嘴脏话的老教授一样。

  “好,排就排,我可不跟你一路啊。”我先把话说在了前头,以防薛凯折磨的我生不如死。

  到了晚上,薛凯拉着我一起回学校,我当然是不能回了,赶忙鬼扯说今天必须回家。

  薛凯恨恨的自己走了,我慢悠悠的向那招待所晃悠。

  走在路上,心情格外的舒畅,想到吴桐正在招待所等自己,有种日本上班族回家的即视感。

  没想到有女人在等自己的回家的感觉是如此的好,想到昨夜那只裹着浴巾的吴桐,此刻正身材曼妙的等着我,脑海中一下子闪过了各种各样的爱情动作片。

  为了省钱,我没打车,招待所里什么都没有,我顺手在路边买了些苹果,打算晚上两人翻云覆雨过后,还可以一起看看电视吃吃苹果。

  可到了招待所,打开房门,虽然吴桐的行李箱还在,但是房间内的样子,跟我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这吴桐今天竟然没有回来。

  我心中一下子有些来气,这吴桐一定是又到哪去放浪形骸了,虽然知道她已经拿回了手机,但我还是忍着没有发给她。不然变成自己求欢的节奏,简直成了摇尾乞怜的狗了。

  招待所的电视频道少的出奇,我撑到十一点中也没见吴桐有回来,倒是薛凯给我发来了信息,说明天下午,他叫的人,肯定会出现,让我约到学校旁的小公园内。

  我想到明天可以狠狠的扇那李晓的狗脸,心情不由的激动了起来,一直弄的十二点睡意才悠然袭来。

  第二天手机闹钟按时响起,吴桐果然一夜都没有回来,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可是下午就是大战在即,这些男欢女爱我怎么能放在心头。

  出了招待所,吃了一碗非常扎实的羊肉泡馍,感觉精神好的不行。

  到了学校,吴桐的位置上空空如也,但我今天要等的并不是他。

  “林尊,你复活啦?昨天听说你跟薛凯玩了一天。”

  “薛凯呢?”

  “他网吧里待了一天一夜,现在在寝室里睡成狗了。”

  “他还抽那么多烟,他这身体也吃得住。”

  孟胖子一屁股坐到了吴桐的位置上,鬼头鬼脑的说道:“听说你今天要弄那李晓啊。”

  我冷笑了一声。

  “今天我教教李晓做人,免得他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听到薛凯还在寝室内呼呼大睡,心中还是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明天告诉我战果啊。”孟胖子的肉手轻轻的拍着我的背。

  “妈的,你的意思是你不出现了呗?”

  “薛凯跟我说了,他请的那些人,妥的不像话,今晚你必胜的。你也知道我,不喜欢这种场面。”

  孟胖子的虚劲,我当然是心知肚明,正打算说点什么好好的讽刺一下他。

  教室门内窜出了一个人,那人也第一眼就看到了我。

  孟胖子倒是机灵的很,见李晓一脸诡异表情的望着这边,他立马就先闪人了。

  我沉了沉气,那李晓果不其然就直接走了过来。

  “钱呢,带了没?”李晓一屁股坐在我的课桌上。那志得意满的样子,我真想两个打耳光把他扇到地上去。

  “什么钱?”

  李晓听到这话脸上一冷,但随即又露出笑容,开口说道:“是不是昨天下手太重,把你这个傻逼打失忆了。”

  “哼,还行。”我冷笑了一声,心想老子今天就是跟你正面干,亏我都吃过了,我还怕个毛。

  “还挺叼,我看你晚上是不是又想躺地板了。”李晓轻描淡写的说道。

  “躺你妈啊,今晚还不知道是谁躺地上!”我虽然一直控制自己,可还是忍不住骂了出来。

  李晓见我竟然劈头盖脸的跟他干上了,似乎也有点心虚,要照平时他早动手了。我见他没有动静,心中更是有了一些底气。

  “怎么?找人了?要约架?”李晓的脸上带着笑意。

  我把腰杆挺了挺说道:“就今晚,校外的小公园,谁不去谁是我儿子!”

  虽然这种狠话我是第一次说,可我平时的社会片看的着实不少,这话说出去倒真是带着一个王霸之气。

  “看来你是要找死了。”李晓脸上的笑容已经一瞬之际消失不见。

  “找死?就你?算了吧。”本来我想骂废物的,可是万一这李晓在这就恼羞成怒了,那我不成白叫人了。”

  “好,你给老子等着,今天晚上让你回不了寝室。”李晓说完转身回到他的座位。班上他的几个狗腿子立马围了过去,几个人恶狠狠的看着我的方向。

  *,酷#u匠网“首!发P)

  我面上装作若无其事,拿出手机玩了起来,其实是在跟薛凯发信息,这狠话已经出去,要是薛凯晚上叫不来人,那他妈的我真是作死了。

  “人呢?我这他妈的都上膛了,活着赶紧回个话!”

  薛凯这货不知道是不是通宵把自己通死了,弄到中午才回我的信息,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虽然他是这么说,可是中午在食堂吃饭,这李晓一伙人的眼睛就没离开过我的身上,孟胖子是卖队友卖到底,中午本来还想找他吃饭,早就飞的没了人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