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偷偷的伸嘴过去了吻了一下那吴桐的嘴唇,只觉得柔软到不行。还有那吴桐的呼吸,身下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你还不是一样。”吴桐突然开口了。

  这一下倒是吓了我一跳,幸亏我面上依旧镇定,回答到:“我实在是没忍住。”

  “忍不住那就来吧。”吴桐的声音显得没有一丝感情。

  我不知道到该说什么,虽然他的心中有千言万语一般,可是如何能把自己的想法正确的传达给吴桐,我不知道,我甚至有点怀恨自己,为什么看了那么多的网络小说,却还是不会表达。。

  吴桐静静的看着我,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我一直以为这样的情形下,自己会尴尬到死,可是此刻不知是不是关了灯的缘故,却没有尴尬,也没有话语。只是吴桐的眼神静静的看着自己,晶莹却似乎带着泪。

  突然感觉到很揪心。这个放荡的小婊子,原来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见吴桐那披散在床上的长发,那晶莹的眼神,那有些苦恼的嘴角。我本来是想说些什么化解一下这情形,让这情形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让她不会为自己的的行动而讨厌自己。

  可是,我却在相反的路越走越远,我再次爬上了吴桐的身上,她虽然轻轻的娇喘了医生,但还是一动不动。那惹人怜爱的模样,看着那样的太无辜,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都突然化作了烈火一般的炽烈。心脏似乎都已经跳出了体外,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也在跳动。这样的时刻,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了。

  更何况那吴桐柔软的胸部我俯身朝着吴桐的嘴唇上深深的吻下,我闭着眼睛,不知道吴桐现在是什么样的神情,到底是惊诧,还是厌恶,或是兴奋。

  吴桐似乎也有了一些反应,柔滑的舌头一点点的伸到了我的嘴里,。急促起来的呼吸。手慢慢的抱住了吴桐的腰。

  “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突然说出这话,连我自己都愣住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会对这个小荡妇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这就是处男的病么?吴桐似乎也被这话吓了一跳。愣在那里,没有说话。

  我俩虽然还是交缠在一起,可气氛却突然变的莫名尴尬起来。

  我深呼吸了两下,靠在床背,吴桐则就顺势躺在我的怀里,吴桐的眼睛笑如一对月牙,我从上面看着,如同看着最美的天空,我没有在动手动脚,两人就这样依靠在了一起,没有一点的尴尬,也没有一点的虚伪。

  吴桐似乎觉得很放松,柔声问我:“你就打算这么抱着我过一夜吗?”

  我此刻心中百感交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虽然身体还是浴火焚身的状态,但竟然会害怕,害怕自己在这小婊子的眼里,变成跟其他的男人一样。与吴桐越是亲近,这样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我可以暂时把这次机会存着么?”

  “其实……。”吴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说吧,我听听。”

  “今天是老王叫我出来的,让我好好的陪陪你,把照片的事情尽快摆平,最近学校要评优秀教师,他怕你弄出什么意外来。”吴桐一字一句的说道。

  其实这种事情,我自己早就猜到,只要问道:“那你呢,你怎么想?”

  “我觉得你并不是那种无耻小人,应该不会把事情闹大。”

  听到胸前的吴桐如此说道,说真的,我心中还是不禁有些感动了起来。

  “是吗?可你以前从来不把我看在眼里啊,你为什么要跟那老王搞在一起,他可结婚了,而且也不是什么韩剧里的大叔,你能给我个理由吗?”

  吴桐沉默了好一会,幽然开口说:“他答应帮我拿下高中三年的奖学金,我成绩也不是太好。”

  “就为这?”我的声音不自觉的大了起来。

  .酷O匠Y网正%d版首$a发

  吴桐听完轻笑了两声说道:“怎么?这还不够么,高中三年的奖学金可不是一个小数。”

  “那你跟那篮球队的人搞在一起又为了什么,他可不会给你钱吧。”

  “我们学校多乱,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自己在这边,没什么朋友,跟他混在一起,反而有个依靠,上次我租房,差点背房东坑,就是他帮我出头的。”

  “他帮你出头,你就跟他睡?”我心中对这非常厌恶,嘴上也是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

  “怎么?他们有我需要的一切,我跟他们睡有什么不可以的?”吴桐竟然反问起了我。

  “你用身体得到这些,你不觉得恶心吗?”见吴桐似乎觉得自己说的天经地义一样,冷笑着讽刺着。

  “恶心?那些口口声声让我自强自立,却从来没有伸手帮我的人我才觉得恶心。这些人虽然只是想要上我,但是他们并不虚伪。这交易在我看来很公平。”

  “你父母知道了,会怎么看你,你男朋友知道了会怎么看你。”话刚出口,我突然想到自己刚才还说要她做自己的女朋友,不由的有些尴尬,好在吴桐躺在我胸前,并没有看我到我的表情。

  “呵呵,我父母永远不会知道的。”吴桐冷冷的回了我这么一句。

  “你以为天下能有不透风的墙,你和老王不就被我撞见了。”

  吴桐听完这话,沉默了好一会,却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此刻我脑中突然一闪念,心中一震,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父母呢?”

  吴桐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我胸膛上有些热热湿湿的东西,我知道那是她的眼泪。见到果然如我所想,赶忙说道:“难道他们都不在了?”

  “是,我是被奶奶带大的,奶奶在老家,我在这上高中,你以为像你们一样,我能依靠父母兄弟么?我什么都没有,我能够依靠的只有我自己,我学习成绩一般,身体也不怎么好,就算拼命打工,我也没法赚到学费和生活费,但是我长得不错,这是我唯一能依靠的东西。”

  听完吴桐的这番话,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似乎好像还在流泪,似乎那些泪水都流进了我的胸膛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