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愣,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吴桐却转身就走,竟然什么都不再说。

  我更是没反应过来,等那吴桐已经走出了几米后,才回过神来,大声喊道:“你的旅行箱”

  吴桐转身着喊道:“你看着办!”

  @更d新q最&快、N上uC酷}匠网

  “我就说么,你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我感慨的说道。

  吴桐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笑颜如花的看着我说道:“你还是想想办法吧,我俩晚上不能去网吧吧。”

  吴桐这话说的倒是在理,去了网吧人多眼杂,那我还能干成什么好事。

  “要不就找个小的招待所吧。”我大着胆子说了出来。

  “行啊你,为了弄我,连招待所都说的出来。”吴桐探头过来。

  “你的鞋呢?”

  “还不是给你弄坏了,我丢掉了,那鞋可也花了我好多好多钱”我看着她可爱的醉态,心中一软,两步走到她的前面蹲了下来。

  “厄……流氓,你又想干什么?”吴桐一边说,一边偷偷的掐着我的背。

  “别说了,快上来”我语气严肃了起来。。

  “嘿嘿”我背后传来一声怪笑,紧接着那吴桐就好像撞了过来一样,跳上了我的背。

  “小姐,你的膝盖,你这是想杀我啊”吴桐的膝盖碰到我背上的伤处,更是疼的我呲牙咧嘴。

  吴桐双手向我脖子一搂,大声喊道:“白马,快点走!”

  我站起身来,拉起行李箱边走边说:“噢,我是白马,那你是什么?”

  “我当然是王子啦”吴桐的嘴巴就是我的耳边,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会享受这种吐气若兰的距离,可是此刻吴桐满嘴的酒气。

  “什么王子,我是白马,你就是唐僧”

  “哼!”吴桐的手突然勒住我的脖子。

  我一手要抱着吴桐不至滑落,另一只手又要牵着行李箱,此刻只能摇头晃脑。

  “咳……你轻点,你都说我是动物了,我说你是和尚,你还吃亏了?”

  吴桐手一松,伸出指头在我的脸颊上点了点,在耳边坏笑着说道:“我就是唐僧啊,你们这些男人哪个不想吃我的?”

  话音刚落,我感觉到背上一空,就知道吴桐向后倒去,一连急退几步才没让她掉了下去。。

  吴桐又撞在了我的背上,双手有气无力的绕了过来。我心中一松,真是让她这么摔了下去,说不定当真出了大事。

  吴桐已经没了刚才那样闹腾劲,瘫软在了我的背上,口中喃喃自语着什么。一会又轻笑几声。

  我见她一会就要睡去,赶忙问道:“你可别装醉啊,我可不信你就这酒量。”

  吴桐迷迷糊糊的伸出手在我的眼前晃了晃,然后用力一指。笑了几声之后似乎又睡了过去。

  我定睛一看,见她指着路边一个绿色垃圾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听到肩头吴桐均匀的呼吸声,我刻意放慢了脚步,本不长的路,走了好久才找到一家招待所。

  已经是晚上2点多了,没有身份证跟这招待所的大妈墨迹了很久,她才愿意办理了入住手续。

  大妈看着柜台前的电视磕着瓜子问道:“要几间房?”

  我问道:“有几间房?”

  那大妈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要几间就有几间!”

  吴桐坐在我身后的椅子上休息说道:“你快点,我有点难受。”

  “大妈,你这有没有好一点的房间,干净一点,安静一点的,最好大一点。”

  “小伙子你这么说话我可不爱听了,什么叫干净一点,我这里所有的房子都是我亲自打扫的,我只能拜托你住的时候干净一点。

  我尴尬的不行,勉强笑着说:“大妈,我说错了,一间就行。”

  “没事,没事,大妈您这有啥吃的东西没?”

  “我这只有饮料和方便面。”

  我抱着几桶方便和矿泉水进了房间,这说是招待所普通的农村的房间,地面上铺的都是白色的瓷砖,房间里简单的一些家具,电视也是极为原始的那种。打开灯才发现,不知是这大妈吝啬还是什么,房间里的灯泡都是那种瓦数很小的黄色小灯泡,房间依旧显得昏暗不堪,好像比点蜡烛也强不了多少。

  吴桐摊到在沙发上大喊起来:“饿死了!”

  “刚吃那么多,怎么还饿!”嘴上虽然这么说,我还是马上抱着方便面去烧起水来。

  “你快点啊”吴桐的声音慵懒无比。

  其实刚才我也没有吃多少,面泡好了,吴桐捧着面,烫的合不拢嘴,看着吴桐的模样,也笑了起来。

  吴桐吃完,一头扑向床上,我突然看见那吴桐的脚底已经是黑乎乎的一片。

  看到这水性杨花的女人这个样子,又觉得好笑还有些可爱。

  我进到卫生间中,拿了一块毛巾,沾了沾水,坐到床头,轻轻擦去吴桐脚下的尘土。

  这双脚并没有涂抹什么艳丽的指甲油,跟那吴桐平时的妆容不一样,就是一双素净白皙的女孩的脚。我的心中顿时又生出了些许好感。

  他把吴桐双脚都擦了一遍,轻轻的放进毛毯之中,正要把毛毯盖在吴桐的身上。只觉魂飞魄散,吴桐竟然睁着眼睛正看着我。

  我刚才只是想帮她弄干净,被她这么看着,反而像是我拍艳照时,老王被吓尿的表情。

  “你还是快去洗洗吧,怪脏的。”

  吴桐虽然看着非常疲惫,可是听到这话,还是立马起身去了洗手间。

  我打开电视,但却完全不知道电视里在讲些什么,因为吴桐把衣服一件件的往卫生间外的地上乱丢,我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手指爬了过去,拉过了吴桐刚脱下的衣服,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吴桐的体温,我的心怦怦直跳,把那衣服抱在了怀里。吴桐那淡淡的香水味。更是让人有种醉了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