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你别去学校了,我们出来吧!”吴桐的声音温柔如水。

  我其实也有点迫不及待,可是稍动了动身体,只觉全身都酸痛无比,如果这样子去跟吴桐开房,那第一次的感觉可能会差到爆,而且成为我终身的阴影。

  “今天还是别了吧,身上难受,再说我明天不去学校去哪?”

  “我已经跟老王打过招呼了,他已经给你明天算放假了,明天我们可以去玩,也可以在酒店里睡一天都行。”

  “睡一天!我这身体能睡一天?”我急忙反问这吴桐,我猜想她可能是想趁着我身体虚,开房的时候更好草草了事。

  “林尊,你到底出不出来,我已经在外面了,你自己看着办。”吴桐生气的大声冲着电话的喊道。

  我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已经马上12点了,好在家里没人,虽然身体酸疼,但是估计忍忍也是可以的。

  “好吧,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在金湖门的雕像下等你,算了,我在金湖那的KFC等你吧,逼近这么晚了。”

  “那你等我二十分钟,我马上来。”

  挂了电话,似乎身上的疼痛就减轻了不少,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虽然被李晓这伙人揍的不轻,好在我倒在地上的时候护住了脸,脸上倒是没有什么伤痕。

  晚上出租车倒是非常好打,没一会就到了金湖门的KFC门口,一下车我就看见一个女人坐在KFC的窗口,面前摆着一杯可乐。

  我有些怀疑,这黑丝长裙的姑娘,竟然就是吴桐,这一打扮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看到她那修长的腿,还有白皙的胳膊,我感觉自己有种一口气喝了十几灌红牛的感觉。

  “你……怎么穿成这样了?”

  吴桐此时才发现我已经走到了身前,嘴角一勾说道:“怎么?不好看么?”

  我站的位置刚好可以若隐若现的看见吴桐的雪白的上围,心想今晚可以好好玩了。

  “我们先去玩吧。”

  “玩?去哪?”

  吴桐一边咬着吸管,一边若无其事的说道:“我想去酒吧里坐坐。”

  我此刻才发现吴桐身旁还放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赶忙问道:“你怎么还带这个出来了?”

  “这你别管,我们先去酒吧吧,晚上再去宾馆。”吴桐似乎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我却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来,这吴桐今天穿成这样,又带着行李箱出来,该不是跟老王什么的串通好了,打算搞我吧,想到此,我不由的戒备了一些。

  “酒吧就算了了,我们去吃饭吧,在那也可以喝,我知道一个地方还行。”

  “是吗?那也行,酒吧太吵,我也不怎么喜欢。”

  我心道,你这骚婆娘私下肯定没少去夜店鬼混,现在倒是装出一副文艺少女的样子,不过既然吴桐答应了去我推荐的地方,那我应该没什么危险了。

  “那个,你帮我拿一下行李箱,我扎一下头发”吴桐说着去理自己披散的长发。

  我白了她一眼,叹声道:“真麻烦”嘴上虽然如此说,可手还是一把把那行李箱领了过来。

  我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一起上了车去。那吃饭的地方当然是不咋地了,其实我是有些担心别的地方价格太高,我可能会吃不住。

  吴桐皱着眉头,头靠在出租车窗口说道:“我今天还真是想喝点酒。”

  我倒不知道这小婊子又出了什么事情,此刻动了动,身上还是疼的厉害,挪过脸去看窗外风景。哼起了小曲。

  不一会车就开到了海燕路的大道旁,夜晚的海燕路车辆极少,就连路灯也相隔很远。

  “原来你要带我来这啊吃饭啊,我以为是什么好地方呢!”吴桐嘴角一撇不高兴的说起来。

  “哟,原来你知道啊,这么晚了,除了这家巷子里的烧烤店,还有什么地方?刚才在KFC你可以买些外带啊。”

  吴桐完全不接我的话茬,这一下我倒显得有些尴尬了,静如死寂的街道上,只有吴桐那行李箱轮子的声音。

  “那你到底吃不吃!”我也没好气的回到,大半夜的非拉我这么一个重伤的人,现在还敢给老子摆脸子。

  “吃啊,这家的炸鸡腿倒真是很好吃。”

  进了那黑暗的小巷,果然这居家的烧烤店开着门,远远的就可以味道那炸鸡的香味,今天不是周末,小房间内没什么人。

  吴桐自顾自的去挑各种各样的菜了。

  我看到这吴桐虽然一再的跟自己装专业、装成熟。可是到了这样的地方,还是立马变作了小女孩。

  等她回来后,我说道:“你点那么多菜吃的完吗,该不是想痛宰我吧?”

  吴桐手扶着额头,双眼无神的说道:“怎么会?你放心,这饭前我来掏?”

  这要是正常的女生跟我约会时这么说,那我一定得好好的教育她一番,可这吴桐有求于我,加上卡上只有哥哥打来的500块,却是没有冲大头的资本,也只好作罢。

  “老板,给我们来一扎啤酒。”

  老板把啤酒抬了近来,眼神中露出疑惑的表情,似乎我俩要解决这一扎啤酒,一定是在作死。

  “我饿的要死,我先吃点东西。”吴桐嘴上一边说,却又一边却把酒又往两人杯子里多倒了些。

  “你今天这是想要灌翻我?”我说着手拍了拍那吴桐的头。

  D最●新章q节上f酷_|匠网@U

  吴桐理了理头发,愁眉苦脸的说道:“灌翻你那我还叫你出来干什么,就你这个小人的嘴脸,肯定不会答应的。”

  我本来举着一杯酒就要来碰,听她这么说,酒杯停在半空。吴桐见我脸色不好,也不再说什么,赶忙拿起面前的一杯酒跟我碰了几杯。

  我平时都极少喝酒,这几杯不同的啤酒下肚,立马觉得有了反应,而那吴桐,按我的想法,这样的女人应该是千杯不醉的,可没想到她的脸也变得通红了起来。

  吴桐见我又在倒酒,说道:“还喝啊,这酒越喝怎么感觉越饿啊?”

  我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今天不是特想喝酒么?来干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