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啊,不过一会,你先去校外的长汀网吧等我吧,我还有事要先去一趟网吧。”

  “网吧……好吧,到时候见面了再说吧。”吴桐似乎有些不满,但此刻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答应了下来。

  没多久,下课的铃声响起,我看看窗外那落日的余晖,突然有些英雄迟暮的感觉,吴桐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就先出了教室。

  同学也陆续如同的疯狗一样的冲出了教室。就连那孟胖子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看来他是知道我今天大祸临头,自己先逃走了。

  我等人走的差不多了,才有气无力收拾了东西出了教室。

  教学楼内外都没有了什么人,天色也有些昏暗起来,我慢慢从墙边溜达的道校门不远的地方,装作散步查看了很久,但却没见李晓的人影,但是那校门外其他的人却看着个个都不像什么好人。

  虽然我一直爱说富贵险中求,但此刻却不能再冲大头了,好在天色已经有些暗沉下来,学校的围栏也并不高,我索性就翻墙遁走算了,然后今晚好好的体验一下吴桐那小婊子的风情。

  这样想着,心中那千斤巨石似乎一下子落到了地上,我找到了学校的东角,那上面铁围栏的尖头断裂了几处,是校内同学翻墙逃课的不二地点。

  我对着地方也是轻车熟路,平时老师陪着薛凯那货一起逃课去网吧。

  到了地上,四周都没有什么人,我心中一喜,看来真是天助我也,这样想着,我赶忙向那长汀网吧的方向跑去。

  网吧离学校不远,我又是破处心切,基本上算是飞过去的。可是当我冲到了网吧一楼的布帘内,却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了。

  有人在等我,但这人不是吴桐,是那个恨不得揍死我的李晓。

  “呵,你还真是挺急的。”李晓笑着说道,他身边的三个人,也默默的围在了我的身边。

  妈的,这怎么可能,这李晓难道是神算子,他怎么会知道我要来这个网吧,难道……难道是那吴桐偷偷的告诉他了,可那吴桐的艳照还在我的手上,她又怎么会轻举妄动的。还没等我想通这事。

  “你他妈再叼啊,你以为老王能次次救你。”

  李晓说着,手在我的脸上狠狠的拍了两下。

  我心知这次是怎么也躲不过去了,干脆跟这个混子拼个你死我活,虽然他们四个人,我一定干不过,可我如果就咬死这李晓一个,好歹也能让他吃点亏。

  “你咋不说话了,刚才不是话挺狠么?还让吴桐给你道歉,你以为你他妈是谁?。”

  我没有理会李晓的话,心中暗想,自己如果一拳迅速打在他的脸上,也许真能偷到一手,把这孙子的鼻梁弄断,我这波也算不亏了。

  “傻逼!说话啊。”李晓笑着,伸手又打算拍老子的脸。

  这我不能忍,大吼了一声:“去你妈的吧!”

  可我那深谋远虑的一拳还没提起,腿上的膝盖一软,已经被人踹在地上。

  “有本事单挑。”

  我躺在地上,那几个人雨点般的拳脚就往我身上招呼起来。

  “单挑你妈,老子是要教训你,你以为老子跟你争马子?”李晓大骂道。

  这些人下手都不轻,别说拼劲全力起身反抗了,就算是脑袋都有点保护不了的感觉。其中一脚踹在了我的腰间,一口气没倒过来,岔了了气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住手了,李晓揪起我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道:“这次只是让你长点记性,你明天给我带来五百块钱,不然我天天收拾你。”

  李晓说罢,用力的把我脑袋往那冰冷的瓷砖上一撞,咚的一声,我感觉我脑子开始摇晃了起来。

  等我缓过劲来起身,只见自己满脸满身都是鲜血,脸上的血液已经凝结,别提有多难受了,定了定神再看四周,只有两个身穿黄色T恤的网管,正在不远的楼梯口看着我,似乎也不敢接近。

  网吧不时有人进出,我勉力起身,好在似乎除了浑身疼痛之外,并没有什么大碍,虽然想要上楼去找那吴桐问个究竟,如果是这婊子出卖我,那我立马把那些艳照发出去,让她也身败名裂。

  可是此刻这个吊样子,别说是见吴桐了,都得自己找个地缝钻进去。学校也是回不去了,还是回家吧。

  本来想在路上打辆出租,可是那些出租司机要么直接不停,要么是停了下来,看到我的样子之后,又立马逃走。家虽然不算太远,可是我此刻头昏脑涨,竟然走了足足有四十分钟,终于到了家里。

  家里没人,这倒是好处,如果被妈妈看见,指不定以为我出了什么大事。再说给父亲,那我更得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看着镜子中污秽的自己,想那肥皂洗洗干净,可是现在才发觉,竟然连握着肥皂都觉得非常的吃力,想试着抬起胳膊,却发现到了胸前,胳膊就酸疼不止。

  弄完这些,我早早的躺在了床上,想到吴桐的事情,想打的电话问问她时,才想到她的手机还被自己藏在寝室。

  e更vr新W最D快sf上酷q匠$$网/j

  “老子还活着,你小子卖队友啊。”给孟胖子发去了一条微信。

  “大哥,这能怪我啊?是你跟人家对上了,这种父子局,我一个外人能咋办。”

  “滚你的父子局,那李晓不就是仗着人多,要是一对一,老子不把他脖子捏断!”想到李晓的嘴脸,心中的怒火就一下子窜了上来,手机上一连按错了几次。

  “没事就好,你招惹那种人干嘛,你不是自讨苦吃么?还有个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每次看到孟胖子用这种该不该的语句,我就知道肯定没好事发生,他说了几次,不是弄坏了老子的游戏机,就是想要开口借钱。

  “妈的,你有话直说,扭捏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