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这两贱人已经开干了,心里也有些急了,谁知道那男的是不是银枪蜡烛头,万一很快就把事情给搞定了,我还怎么拍照片啊。

  果然我猜的没有错,我刚在手机里调出照相机,那个男人就扶住吴桐的屁股用力地往前一顶,抱着吴桐不停地喘气。

  “怎么又搞到里面去了啊!”吴桐抱怨了一下。

  我怕那男的待会儿拔出来就不好拍了,连忙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只听到咔嚓一声响伴随着闪光灯响起,把下面两张惊恐的脸庞照的一清二楚!

  看到那两张脸的时候,我吓尿了,因为那个男的不是别人,竟然是我们的班主任老王!

  这下可好,不仅仅把老王和吴桐这两个傻逼给吓到了,连我自己都吓得不行,我连忙从墙上滚下来,朝着男生寝室就跑。

  跑的时候感觉下面的小鸡鸡痛的厉害,火辣火辣的,我估计是刚才下来的时候蹭到墙壁了,因为疼痛,刚才硬起来的小鸡鸡这时候已经软下去了。

  我不知道他们两个有没有追出来,反正我跑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没有看到那两个人。我看了下自己的裤裆,只看到一层白灰,可想而知刚才蹭的多厉害。

  我连忙把裤裆那的灰给打掉,打算去厕所里面看看传家宝有没有给碰坏了,要是碰坏了我可就亏大了。

  H看/正版◎。章x节上酷H》匠…x网?

  跑到厕所里关上门,我连忙把裤子给脱了,果然是被蹭破皮了,不过没有见血。

  我这才放心地把传家之宝给塞回自己的兜兜里,从口袋里掏了一根烟出来点了起来,然后把刚才照片调了出来,估计是因为闪光灯的缘故,照片竟然拍的还算是清晰。

  照片能够看到吴桐和老王这两张脸,也能看清楚他们在干啥子。

  我心里乐开花了,现在我可不仅仅只是威胁一个吴桐,现在甚至连老王都可以威胁了。

  老王那个贱人因为开学时我爸没给他送礼,老是找我麻烦,这回我手上有他把柄了,看老子不把他给搞死!

  一想到老王到时候看到这张照片吓尿的场面,我心里就暗爽不已。毕竟虽然这次受惊了,但也并不是没有收获,至少拍到的照片都还算是清晰,从这一点上来看还是赚了的。

  检查完后我把烟给掐灭,就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孟胖子问我干嘛去了,我嘿嘿一笑,没告诉他,这事情可不能让别人知道。

  吃完孟胖子给我带的夜宵,我们一群人在寝室里面扯了一会儿蛋,就熄灯了,刚熄灯我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QQ,打算和吴桐说说今天这事儿。

  登上qq,我看见吴桐的头像是灰暗的,我以为吴桐没在线了,心中有些失落。

  但我还是给吴桐发了一条信息,“在么?”

  发完这条信息,我就准备关掉手机睡觉的,但没想到吴桐居然给我回复了,“在了,刚刚在洗澡,这么晚了,还没睡?”

  这尼玛,这几乎是所有女神敷衍屌丝的标准语言。不过我想到刚才吴桐和老王干了一回,回家也的确是需要清洗。

  “哈哈,当然没睡啊,我在等着你了!”我发完这条信息,还附加了一个色色的表情。若是之前我肯定不敢这样的。

  但是现在老子手里可是有你的果照,还怕个球?

  “等我,干嘛等我?你不会又是在对着我的照片撸管吧?我可告诉你,你再这样,我让杨超揍你!”吴桐信息的后面还附加了一个用锤子砸脑袋的表情。

  “你说对了,我就在用你的照片撸管了,而且还是全裸的哦,你要不要看看?”我激动的不行,乐呵呵的将这条信息发过去,调戏别人的感觉当真是不错。

  “放你娘的屁,你什么时候有我的果照了?老娘心情不好,滚!”吴桐很生气的回复了一句。

  吴桐越是生气,我当然越是兴奋。你他娘的能高兴才怪了,和班主任偷情,被人撞破了,怎么也是不可能高兴起来的。

  我故意延迟了好长时间,不回复吴桐,吊着她的胃口,之前吴桐不是这样对我的么?

  果然过了三分钟,吴桐语气软化下来,“林尊,你该不会真的有我的照片吧?”

  吴桐毕竟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虽然现在没看到吴桐的样子,我心中也是差不多能猜想到吴桐那忐忑的模样。

  “你说了,今天晚自习第二节下课的时候,你到小树林那边干什么去了?”

  这次,吴桐回复的超快,“林尊,你……你看到了什么?”

  “你猜?”我故意不说,急死你个骚货。

  “你倒是快点说啊,你看到了什么?”吴桐连续发了四五条信息,我这才回复一句,“你真想知道啊?”

  “嗯,快点告诉我,林尊,求你了!”吴桐最后附加了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若是之前,看到吴桐这样的表情的话,只怕我都要激动的好几天都睡不着觉。

  但是现在,我却没有那种感觉了,心里只有一直几乎快要接近报复的快感!

  “告诉你可以啊,发一张你现在的果照给我,要露脸的!”

  “你,林尊,我们是同学,你怎么可以这样?”吴桐装着很生气的样子,但是反抗的语气并不是那么强烈。

  其实我不知道的是,先前在小树林那会,吴桐都是被吓唬的腿脚发软,差点瘫软在那里的了。

  现在我这样威胁吴桐,她当然是害怕啊。

  我冷哼了一声,这个吴桐,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好吧,你不给我发,我给你发一张如何?”

  说完,我就把晚自习在操场拍的照片发给了吴桐,照片里吴桐正被老王扶着屁股,一看就是在做那事。

  照片发过去还差不到三秒,吴桐就回复我了,“你这张照片在哪里弄的?”

  “呵呵,你别管我是怎么弄到的,你现在就告诉我你发不发吧?再不发我就睡了……”我发了一个困了的表情。

  其实我现在正兴奋的不得了了,哪里可能睡得着?

  “林尊,别,我发,可是我现在都睡了,不方便啊,明天见面了说好不?”吴桐这脸,变得比天气还要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