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我才长舒了一口气,既然它们现在对这手电筒如此着迷,那我就趁机赶紧溜走吧。

  以前我曾经听师傅讲个,他说夏天在坟地上经常能见到鬼火,但是有一种昆虫却是专门喜爱吞噬鬼火,那种生物被称之为“赤化”,它们是介乎于仙和鬼之间的存在,在古代的时候经常被一些阴阳师们捉捕起来,用人骨饲养,因为人骨头里面有生成鬼火的物质,所以在它们找不到鬼火的时候,退而求其次就会选择这人骨。

  关键的一点在于,这“赤化”能在一段时间内增加阴阳师的功力,仅凭这点就能说明它们的珍贵之处。

  而到了现代之后,这种“赤化”的生物已经灭绝了,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我刚刚也是被吓懵了,到现在才想起来。

  没想到误打误撞之下,竟然让我遇到宝贝了,只是关于这“赤化”如何服用,师傅他并没有告诉我,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诀窍随着“赤化”的消失也一起消失了。

  L最!X新b)章…7节…+上酷◇匠6!网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不免有些可惜,这就好像一株千年仙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食用而懊恼,有的药是外敷的,有的药是口服的,若是你将外敷的药口服了,那么不出几日你就会暴毙身亡,若是你将口服的药物外敷了,也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不过既然这种奇珍让我遇见了,哪有放过的道理,即便我现在不知道该如何使用,回头也可以做下实验啊。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悄悄的接近了那群“赤化”,它们此刻趴在手电筒上一动不动,看上去十分安详,就好像一群吸食了毒品的人在享受那种美妙的感觉一般。

  猛然间,我便伸手朝着其中一只抓去,也不知道怎么搞到,那群“赤化”好像突然感受到了敌意,突然间就四散飞逃了起来,不过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还是被我抓到了一只。

  那只“赤化”在我手心中来回的挣扎,想要从我手心中飞走,可我哪能让它就这样飞走,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逮到的,现在它们都受惊了,我再想抓也抓不住了。

  我连忙从身上背着的袋子里摸出一个玻璃罐,这是我之前吃罐头剩下的,洗了洗之后就放进来了,原本打算装水用,没想到现在却派上用场了。

  我小心翼翼的将那只“赤化”放入到玻璃罐子里面,这才安心的连同玻璃罐子一起放到袋子中。

  当我再抬起头来之时,却发现那群赤化在围绕着古树来回徘徊,“嗡嗡嗡”的吵闹个不停。

  我也没再去搭理这些,毕竟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这时候小个子他们说不定已经走了很远了,若是我再不赶过去,怕到时候就晚了,而且我隐隐觉得小个子还有另外一个阴谋,那就庄妍。

  之前我一直想不通那帮人为什么要绑架庄妍,要钱的话庄妍也没有,劫死的话庄妍才十多岁,顶多算个小萝莉还没发育起来呢。

  直到我知道了那伙人的老大是小个子之后,我才渐渐的推断出,小个子打算利用庄妍来威胁我,因为他说过想要得到乾元珠就需要依靠我的力量。

  至于他是需要拿我献祭还是需要我帮忙,这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我必须赶在他之前拿到乾元珠,这样我才有筹码和他谈条件,用乾元珠来换回庄妍。

  “嗖嗖嗖”

  一阵奇怪的破空声在我耳边清晰的响起,我连忙扭过头来打算看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接下来的一幕震惊的我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一根胳膊粗细的藤条像一条蟒蛇般不断的在空中扭摆着,在它周围飞舞着一群“赤化”,紧接着那根藤条的前端突然裂开了一个小口,有一只赤化自发的飞向那个小口。

  藤条由于吞咽食物一样,将那只赤化就这样吸收了,紧接着那根藤条又粗大了几分,好似活过来一般,不停的在来回舞动。

  这他娘的简直太疯狂了,这个世界是怎么了,不是说这赤化对阴阳师有作用嘛,为什么连对这藤条都有作用?

  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巴都差点惊呆的掉到地上。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之后,我脑子中立马蹦出了一个字:跑。

  “嘭”

  说时迟那时快,在我刚刚站立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坑洞,这还只是那根藤条随意抽打的一下,就有如此的惊人的破坏力,要是抽在我身上,那我身体岂不是也要被开上几个洞,想想都觉得后怕。

  “嘭”

  紧接着又是一阵声音响起,刚刚躲过一劫,还没等我休息上一会儿,那藤条立马又抽了过来。

  我看着距离自己脚边五六厘米的位置上,又被砸出了一个坑洞,刚刚真是太玄了,我要是再慢上一分,那藤条非得抽中我不可。

  看这样子,这藤条好像是在为了那只赤化在报复我,而那根藤条又是连接在古树的根部,不知道多少年间,这赤化和这古树俨然已经形成了一种相互依赖的生存模式。

  刚刚我明显见到这藤条吞咽了一只赤化以后,那颗古树上面的枝叶又变的更加脆绿,好像这赤化可以让它焕发青春一般。

  而这藤条每挥动一下,它上面的绿色就减退一分,由最初的墨绿,变成现在的淡绿,过不了多久,那根藤条就会转变成枯黄色。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千年古树经历了上千年的时间演化,显然已经成精了,它现在看上去一动不动,其实是在休眠,保存生命力,在它看来,为了我这么一个弱小的生物,不值得它动用全部的生命力。

  那根藤条接连两下都没有抽中我,仿佛更加生气了一般,这回它不再选择用抽打的方式,而且径直的朝我缠绕过来,打算将我活活的勒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