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下午一点,我和胖子顺利的坐上了前往五指山景区的大巴车,看着窗外怡人的景色,昏昏沉沉间我竟然睡着了。

  当胖子把我叫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这时候大巴车也到了景区,景区这边人山人海,要想在这里找几个人,简直比登天还难。

  我就知道劫走庄妍的那伙人来到了五指山,可是具体在五指山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按照我的推断的话,之前那座墓穴既然是假的,那么他们来到五指山定然是在之前那座墓穴中得到了真墓穴的线索。

  这五指山成为旅游景点已经几十年了,若是山上有古代墓葬的话,早就被发掘了,根据这一点应该可以推断出那真墓穴应该在五指山附近,而且应该是人烟比较稀少的地方。

  根据这点,我让胖子去买了份五指山附近的地图,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和胖子一起研究起来。

  在这五指山附近,我们找到了两处人烟比较稀少,而且风水也比较不错的地方,分别是木牙村和番相林。

  这木牙村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处在半山腰上,改革开放之前到是有十几户人家,现在估摸着只有一两户人家了。

  番相林则是在五指山附近的一处荒山野林,已经被当地政府开发了一半后来放弃了,因为那林中有着许多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还有一些频临灭绝的珍稀动植物,为了不破坏这里的生态平衡,当地政府才没有将其开发。

  这两地的风水算是上等了,前有龙头,后有龙脉,藏风纳气,而两地的气眼则相生循环,实乃不错的风水宝地之一。

  这些东西,还是我们经过打听之后才得知的。

  为了加快寻找那伙人的速度,我和胖子决定分头行动,我去木牙村看看,他则去番相林,若是谁先发现了那伙人的踪迹就立马打电话告知对方,这样我们就节省了很多时间,也不至于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飞。

  ,酷¤x匠T$网首h发,E

  去木牙村的地方根本就不通车,我只能打车来到木牙村附近的山脚下,而这木牙村则在一座荒山的半山腰上,这荒山的海拔只有两百来米的,跟一些大山比起来,就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从山脚下望去,远处还几缕炊烟缓缓的飘向天空,山上多是一些低矮的灌木和杂草,偶尔还有几颗歪脖子树。

  我艰难的从山脚下开始爬,让我没想到的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上山的路,要想上山,只能在那些低矮的灌木杂草中穿行。

  虽然这荒山不是很陡,可这上山的路实在太难走,基本走上十多步就要停下里休息一阵喘口气,搞到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我才好不容易的爬到了山腰。

  到了山腰之后,这里的路才好走了一些,这里的路面明显被人平整了出来,远处有几座木房子,每座房子间都相隔很远的距离,有些木房子甚至都坍塌了下来,上面长满了野草,在风中来回摇曳。

  原本在山下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风,没想到来了这里之后,风突然大了起来,树木杂草随之摆动,空中传来一阵“呜呜”的风声,犹如一阵哭泣声,让人不寒而栗。

  我顶着大风艰难的前行着,好不容易来到了一户人家门前,但这户人家早已关上了门,从木窗中能看到里面点燃着烛火,可能是由于这里不通电的缘故,这里的人晚上一般都会点上一根蜡烛。

  “邦邦邦”

  我敲响了这户人家的木门,过了许久,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满脸皱纹,头发花白的老者,看上去有七八十岁了。

  “你是人是鬼?”老者一脸惊慌的看着我说道。

  他这一句话到是让我有些纳闷了,难道这话是当地人打招呼的特有方式?真是好生奇怪。

  “老人家,你开什么玩笑,我当然是人了。”我笑着说道。

  老者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道:“年轻人,你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我们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外人来过了。”

  “我原本是来五指山旅游的,只是不小心迷路了,然后就走到这里来了,现在天都黑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在你这里借住一晚上?您放心,我绝对会给您钱的!”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着说道。

  我原本已经在天黑之前就能到达这里,然后赶在天黑之前再下来,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我刚到这里天就已经黑了下来,而且我也没有在这附近查看下是不是有那帮人的踪迹,所以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在这里借住一晚上了。

  “既然这样,那你就先进屋里来说话吧,外面风大容易着凉。”老者关切的说道。

  进了屋之后,我才发现这个家里就只有这老者一人,询问之下我才得知,他的子孙都搬到市里去住了,由于他在这里住习惯了,死后不太愿意般走,加上这里是他的根,他的祖辈一生都是在山上度过的。

  人到老了之后,就特别念家,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繁华,但这里始终是他的根,就像金医生临终前让我把他葬在清风山下一般。

  不过每到过年的时候,他的子孙都会上山来看望他一番,而他之前问我是人是鬼,也是最近这山上闹鬼所致。

  我一听到他说闹鬼,就觉得很不对劲儿,感觉这里面肯定有些问题,就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说在几天前,这里突然闹起鬼来,没到晚上这里就狂风不断,他养的鸡啊羊啊之类的家禽也接连失踪,就在前天他早上起来开门的时候,他的门上竟然沾满了鲜血,原本这里还有几户人家,可是经过这么一闹,几户全都搬走了,现在就只剩下他这一户了。

  老者说到这里,不免唉声叹气起来,突然,外面的门好像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一阵尖锐的“咣当”之声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