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我便看到胖子带着我在水下一直往前游着,这时候我们已经到了水潭的底部,而前方有一座特别巨大的石壁,石壁上面有着一个洞,也不知道这洞是通向什么地方的。

  我平常憋气最多也就能憋上一分多钟,两分钟已经是极限了,不过有的人却能憋气很久,比如世界吉尼斯纪录上有个人,就能在水下憋气二十多分钟。

  而胖子和小个子都是懂水性的,在水下憋气保持四五分钟应该就是极限了吧。

  我感觉到自己脸红脖子粗的,脑子一懵懵的,都快要断气了,我在水下对胖子示意让他快点,我快撑不住了。

  谁知道胖子这货居然将嘴噘了起来,又用手指了指,意思是说我不行了,他可以帮我做人工呼吸。

  看到胖子这动作,我真想大耳瓜子抽他丫的,真是在水中没有办法,而这货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了,怎么可能放过挖苦我的机会。

  快游到洞口的时候,胖子这货突然丢下了我,自己朝前游去了。

  z《酷D匠m网永_8久免1‘费\6看N小说

  我都快要哭出来了,可不带这么玩的,妈蛋,我不就是平时跟你开些玩笑嘛,要这样整我吗?

  胖子丢开我之后,我整个人开始往下沉,越往下沉我就越挣扎,手脚并用的在手中乱抓一通,可即便如此,还是避免不了我往下沉的趋势。

  我此刻连杀了胖子的心都有了,心中想着,你他娘给我等着,等老子出去非得让剥你层皮不可。

  这时候胖子在水下活跃的很,一个转身就游到了我的身边,抓起我就朝着那洞口游去。

  游过了洞口之后,胖子就带着我往上面游,这时候我神智都有些不太清楚了,我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整个脸都青的发紫了,这是明显缺氧的症状,随后我就昏迷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就看到旁边生了一团火,身处在一个山洞当中,这个山洞有些潮湿,洞顶上挂着晶莹的小水珠,不时“滴答”一声,滴落在地面上,那地面的岩石都有些凹陷下去了,可能是时间久了,才会发生这种奇特的效果,水滴石穿想必也是如此。

  胖子则双手伸在火堆旁,光着膀子下面只穿个短裤,他手中拿着一些衣服,显然是在将湿透的衣服烤干。

  可我身上却穿着干净的衣服,这衣服暖暖的,好像是刚烤干的一般,而这衣服却并不是我的,可这款式和模样应该是小个子的,穿在身上有些小有些紧。

  小个子则坐在火堆旁打盹,而他身上的衣服虽然是干的,可他衣服的洞口隐隐有些血迹,想来是沾染了水之后,他的伤口有些感染了。

  “你醒了?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等出去之后咱们再找个好点的酒店吃一顿好的,再好好的睡一觉,想想都觉得爽啊!”胖子流着口水说道。

  胖子这话声音可能有点大,将在打盹的小个子给吵醒了,我现在嗓子干的要死,头也昏昏沉沉的,并没有去搭理胖子。

  不过我们却都点了下头,同意了胖子的看法,收拾了下之后,我们就接着往前走。

  大约在这山洞走了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就看到外面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想来距离出口也不远了。

  从山洞中出来之后,我们就深处在一道峡谷当中,这里百花齐放,千鸟争鸣,远处还有一汪清澈的小溪,溪中则有一两只猴子在水中嬉戏。

  由于南海属于亚热带气候,所以这里一年四季的气温都在二十度左右,即便是最冷的冬天,这里也有十七八度,非常的暖和,风景宜人。

  当我们从峡谷中走出来,已经到了傍晚,正好有户人家打算去城里办事,我们就和人家商量了下,以每人一百元的价钱,带我们到城里去。

  这价钱确实很贵,可没办法,这地方不通车,只能选择搭乘在这里居住的人家的车辆。

  我又再次做上了那种古老的手扶拖拉机,这拖拉机的排气管是在车头竖着向上,突突突”的声音响彻黑夜,黑色的废气就这样排向天空,这种古老的拖拉机确实很不环抱,原本早就淘汰了,可只有这种大山中还能找到一两台。

  到城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胖子和小个子全都去了医院,我则一个人住在酒店里,到了晚上十点多胖子一个人就回来了。

  我问他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他说他的伤口不是很严重,包扎一些换下药用不了几天就好了,到是小个子的伤比较严重,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这住酒店的钱,反正也是胖子的,我就没那么多顾虑,也不必心疼什么,点了一桌饭菜之后,就和胖子两人海吃了起来,吃到差不多快饱的时候,我就又让服务员开了一瓶红酒。

  “先生,请问您要什么酒?红酒还是白酒?红酒我们这里有拉菲、张玉解百纳、白酒我们这里有茅台五粮液……”长相甜美的服务员一一介绍着说道。

  “八二年的拉菲!”我想都不想的就说道。

  妈蛋,这回我非得坑死你个死胖子,让你在水下的时候整我,我心里面得意的想着。

  “卧槽,涛哥,咱别这样,我身上真没那么多钱,要么咱们换个年份的成吗?服务员,拿瓶八三年的拉菲就行了。”胖子一脸心疼的说道。

  “这八三年和八二年区别很大吗?”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那个服务员在旁边嘿嘿一笑说道:“这八二年的拉菲我们这里要卖五万八,而八三年的却是九千一瓶,至于这之间的差别,当然是八二年的产量比较少,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嘛!”

  若不是服务员讲这些,我差点又被胖子给懵了,不过这物以稀为贵在哪里都是一样,古董也是如此。

  “就要八二年的拉菲!”我不容置疑的说道。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这回非得让胖子出回血不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