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子这是怎么了?怎么看上去要死了一样。”胖子惊讶的说道。

  “你他娘的少说两句吧,我看你身上的伤还是不痛把,要不然再让那个大老黑在你身上开个洞?”我有些厌烦的说道。

  胖子这货其实人并不坏,相反他人还是挺不错的,只是这嘴就有些缺德了,不过这也没办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也许胖子就是这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胖子虽然没死,可也流了不少血,脸色苍白的很,好在他带有上好的金疮药,暂时不用担心伤口会发炎,我又帮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算是做了个简单的处理。

  至于小个子,他这受的可是内伤,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是他吃了那药丸之后,勉强神智还能清醒一些。

  算了下时间,我们来到这个山洞里,差不多都一天一夜了,大家精神也都不太好,我就提议在此地先休息一下睡上一觉,而我则替他们把风。

  通往墓室内部的石阶虽然出现了,我们也没急着进去,因为我们还不知道墓室内部有什么危险在等着我们呢,所以现在休息一下是最好的选择。

  由于小个子现在受伤严重,我也不好开口问他事情,只能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再跟问他了。

  胖子这货刚一睡着,就打起了呼噜,那鼾声简直绝了,听起来十分的诡异,就跟一些人放的响屁是一个声音的,这简直太他娘的有个性了,恐怕这世界上也就独此一位了吧。

  刚开始听到,让我笑了半天,笑的我肚子都疼,后来就慢慢习惯了。

  正当我百无聊赖之时,小个子猛然间惊醒,他的额头一根根青筋骤然暴起,在他额头上隐隐出现了一个圆圈,这圆圈中间还有一个什么字,我感觉那好像不是一个字,更像是一个符号。

  接着他的眼角不停的流淌着鲜血,他痛的抱住头惨烈的挣扎,口中也惨叫不止,看上去十分诡异可怕。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胖子突然说起了梦话。

  之后胖子就惊醒了过来,当他看到小个子这个样子之后,吓的连忙向后倒退了数步,有些惊恐的望着我,大概他是想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只能无奈的摊开双手,意思是告诉他我也不知道。

  而小个子越叫越惨烈,痛的他在地上来回打滚,我也不敢贸然上前,怕自己帮不到他,反而受到一些牵连。

  _更7c新最q快1上I酷X匠V网“a

  这种过程持续了将近十多分钟,小个子才安静下来,当他安静下来的时候,就又陷入了昏迷当中。

  胖子这时候也无心睡觉了,就小声的问我:“你不觉得这耗子有些奇怪吗?之前那个大老黑偏偏离他最近,却不追他,反而来追我,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你不是知道这耗子的来历吗?况且他不是你请来的人嘛?”我反问道。

  胖子听到我这么说,他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只是当初我师傅点名要我请此人过来,所以我就请他过来了,我师傅当初还吩咐让我不要乱问别人一些身份来历的事情,说是倒斗的最忌讳人家问这些东西,所以我一直都没敢问。”

  这么说来,连胖子都不知道小个子的来历了,估计胖子的师傅张二麻子应该知道,可张二麻子已经死了。

  “我们也别瞎操心了,他应该没有要害我们的意思,不然我们早就死过多少回了,等他醒来的时候我们问一下就知道了。”我想了想说道。

  “恩,你说的也有道理。”胖子默默的点了下头说道。

  我们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大约过了三四个小时之后,小个子才渐渐的醒来。

  小个子醒来之后,身体还是那个样子,没有多大的好转,只是他看到我们两个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让他觉得有些很不自在。

  他皱了下眉头就说道:“你们两个应该是有事情要问我吧?”

  我和胖子很有默契的点了下头之后,又继续的望着他。

  小个子叹了口气说道:“大约在五年前,我曾经来过这里,那时候我们只走到毒物那里,在那里死了不少人,当初我们一起来的有九个人,活下来的应该只有我一个,还有一个人却失踪了,不知道他是死是活,而那个人,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小胡子。”

  什么?那个小胡子当初跟小个子一起来过这个洞穴?那当初我们刚来这里的时候,石壁上小胡子刻的字又是怎么回事儿?那些字看上去就像是刚刻上去的,我就忍不住问了下那石壁上的字是怎么回事。

  “那些字是小胡子五年前刻上去的,他刻的那些字其实是留给我们八个人的,他也是在那个时候失踪的,至于为什么那些字看上去就像是刚刻上去的,可能是跟这里的空气或者地理环境有关吧!你那边有烟吗?给我来一支。”小个子话说了一半,突然话锋一转说道。

  我赶忙将自己的红河掏出了几支,给了胖子一支,然后又给小个子将烟点燃了,我想听他接着讲。

  小个子兴云吐雾的抽了几口,神情缓和了一些又接着说道:“我们家世代都背负了一个命运,就是这个墓葬的守护人,你们之前看到我额头上的那个印记,就是证明,这其实是个古老诅咒的烙印,身中此烙印者,将其烙印激发之后,在短时间内,会得到这烙印内的一部分力量,从而变的强大起来,同时,这烙印也是有后遗症的,每使用一次,便要承受一些痛苦,同时寿命也会随之缩减。

  而你们刚刚看到我那痛苦的样子,其实就是这烙印的后遗症,从一年一次,到现在几乎每隔三四天都要承受一次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折磨。”

  守墓人?他既然是守墓人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的来到这个墓穴呢?他到底有着什么目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