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着战马的黑色陶俑在将所有白色陶俑解决之后,身形一转,立马就朝我们三人所站立的位置而来。

  那黑色陶俑来势汹汹,我想都没想立马朝远处跑。

  胖子那货则跟我分开跑,这样黑色陶俑就不能同时去追两个人了,它只能选择追一个,至于追哪个,就看个人的运气了。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结果和我猜测的一样。

  那个黑色陶俑看到前面的小个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它楞了一下之后,立马朝着胖子逃跑的方向追去。

  我回过头看到了这一切,隐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那个黑色陶俑不对小个子出手?而小个子好像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意思。

  我开始想到从进来到这个山洞之后,这个小个子往往都像个没事人一般,就拿毒雾那次来说吧,为什么我们都中毒了,而他没有中毒?

  难道说这个小个子和这个古墓有什么联系?或者说我们之所以来到这个山洞中全都是小个子搞的鬼?

  想到这里,我额头上立马就汗如雨下,若这一切都是小个子做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论身手我和胖子两个人联手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论脑子,我也是差他一筹,也就是说我们只有等死的份儿。

  “妈呀,耗子,涛哥,救救我啊!”胖子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狂奔,边跑边对我和小个子喊道。

  骑着战马的陶俑在将所有白色陶俑击溃之后,它的速度和力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增强,眼看马上就能追上胖子了。

  不行,我必须得想个办法救胖子,可是我就会的一些法术对付一些鬼物还有些作用,对付这陶俑,根本就不可能奏效的。

  这时候黑色陶俑已经追上了胖子,只见那个黑色陶俑对准胖子的后背挥动了下手中的长枪,朝着胖子的后背刺去。

  “噗”

  胖子原本正在奔跑的身躯突然倒了下去,鲜血瞬间就在胖子的整个后背蔓延开来,从我这里看去,胖子身后好像盛开了一朵妖艳的血色花朵。

  “胖子!”我扯着嗓子喊道。

  胖子就这样死了?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应该不是真的,应该是幻觉,我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当我咬了下舌头之后,才发现这一切哪里是幻觉,胖子正倒在了血泊中。

  从我们打开惊门之后,就接二连三的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先是庄妍,至今下落不明,接着就是张二麻子,死的那么凄惨,被一堆死尸给撕烂了,现在又是胖子……

  难道这一切都是小个子搞的鬼?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对了,他应该是害怕我们和他抢那什么乾元珠。

  此时那个黑色陶俑看到胖子倒下去之后,又转身朝我这边奔跑而来,小个子离它那么近,它好像就跟没有看到小个子一般,这说明了什么?

  要么是小个子身上有它忌惮的东西,要么小个子之前来过这里。

  等等,如果说小个子之前来过这里的话,那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

  这里是个封闭的空间,我根本就无处可跑,也跑不过那个陶俑,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吗?

  我扭过头目光注视着小个子,即便是要死,我也希望他能让我死个明白。

  “耗子,你以前是不是来过这里?这一切是不是你在搞鬼?”我愤怒的吼道。

  “这些话等回头再说,眼下先把这个黑色陶俑解决了,你先拖延下时间,我马上就过去帮你。”小个子嗓音沙哑的说道。

  难道是我想错了?这些事情都跟小个子没有关系?我使劲摇了摇头,眼下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先拖延下时间吧,反正小个子说他会有办法,我只能选择相信他了。

  眼看那个黑色的陶俑距离我只有十多米远的距离,转眼就能到我的眼前了,我边跑边从怀中摸出了一张符箓,空中念了一段口诀之后,这符箓瞬间化为一道流光向我脚下袭来。

  紧接着我的感觉到自己的脚好像轻了不少,不需要太用力就能跑出很远,而且整个身子也轻盈了不少。

  这符箓是化灵决,是我在来海南之前的那几天刚学会的一道辅助型法术,说来也奇怪,我对于一些比较厉害的杀伤性法术领悟不够,怎么都学不会,而这种辅助型法术,我只是稍加尝试便能初步掌握。

  这化灵决,唯一的用处就是,用法术加持在自己的脚下,让身体在一段时间内可以变的轻盈无比,奔跑速度也会快上一倍。

  由于我也就刚刚将其掌握,所以这化灵决也只能持续三分钟的时候,在这三分钟之内,那个黑色陶俑应该是跑不过我的。

  那个黑色陶俑看到我速度突然飙升了一倍,它怎么都追不上,顿时狂怒无比,将手中的长枪猛然间抛了出去,朝着我快速的袭来。

  “不好”

  我心头暗叫一声,实在是没想到这个黑色陶俑居然会使出这招,我现在的奔跑速度虽然比以前快了一倍,但是这长矛在空中飞行的速度却比我还快,转眼间就到了我的眼前。

  此刻我根本躲闪不及,避无可避,无奈之下,我立马从怀中摸出了一把匕首,横亘于胸前,虽然我不敢奢望自己可以抵挡住这长矛,但是如果能让这长矛的轨迹偏移下,让它避开自己身体的要害,也是可行的。

  “铛铛”

  一阵金属撞击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那把长矛在距离我不到半米地方落了下来,而小个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前。

  I更vO新t最快上7酷◎匠s}网#

  此时的小个子双臂青筋暴起,整个双臂比之前胀大一倍,看起来就像是大猩猩的手臂一般,粗大浑厚。

  “你没事吧?”小个子扭过头来对我说道。

  我看到他的眼睛也变的血红无比,两条血泪从他的眼角延伸到脸颊上,看上去十分的狰狞。

  他的手中根本就没有拿任何兵器,而刚刚他又是怎么将那兵器给阻挡下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