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那些黑色的陶俑是在我们进来之后,可能是感受到了外来的敌人,被某种力量召唤醒来的,那么这些白色的陶俑是不是也需要如此才能苏醒?可是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这些白色的陶俑醒来呢?

  正在这时候,小个子突然冲到了黑色和白色陶俑之间,接着一个黑色陶俑手中青铜剑就缓慢的朝着小个子劈砍而来,可小个子好像并没有躲闪的意思,而是硬生生的站在原地,等着那把剑朝他头顶砍来。

  他这是要做什么?在找死不成吗?我实在是无法理解这个小个子的行为。

  “耗子,你不要冲动,快回来!”我皱着眉头大声喊道。

  可这小个子好像没有听到我说话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难道这家伙脑子进水了?或者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我此刻能做的也只是在旁边提醒他,我距离他有些远,想要救他却是来不及了。

  眼看着那把青铜剑顺势劈砍下来的时候,小个子突然则了下身子,将手伸到青铜剑的边缘位置擦了一下,虽然他的手只是擦了一下,可瞬间他的手就血流不止,被划破了一道小口子,看那小个子的样子,好像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那些黑色的陶俑感受到血液之后,立马变的疯狂躁动不安起来,它们的动作也都快了一倍。

  反观小个子,在被青铜剑擦了一下之后,他就连忙后退到白色陶俑的阵营当中,接着他将手上的血迹滴到那些白色的陶俑身上,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那些白色的陶俑在被小个子的血液滴到之后,立马就睁开了眼睛,活动了下身体之后,就朝着那些黑色的陶俑冲了过去。

  这白色的陶俑就这么苏醒了?这小个子是怎么发现这个方法的?不得不说这小个子不但身手不错,连脑子都这么好用。

  我刚刚也是在他坐出租这些奇怪的事情之后,才明白他要干些什么,看来我脑子还是比他慢了一步。

  数十座陶俑经过小个子血液浇筑之后,全都苏醒了过来,顿时场地中央就陷入到了一片厮杀之中。

  由于这场面十分混乱,小个子在将这些白色陶俑唤醒之后,立马就退了出来,脱离了战场的中心位置。

  “好家伙,这简直就像是在打仗一样,看上去就让人热血沸腾啊,你们知道我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吗?”胖子在一旁砸吧着嘴说道。

  这时候小个子已经站到了我的旁边,我看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可能是刚刚血流的太多吧,之见他立马就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瓶子,然后从瓶子里倒出一些灰色的粉末在手的伤口位置上。

  我看那灰色的粉末应该是金疮药之类的药物,反正就是起到止血让伤口快速愈合的药物,像他们这种手艺人,倒斗的时候难免会磕磕碰碰的,他们就会经常在身上常备一些这种药物,就像我身上经常装着烟一样,必不可少的。

  想到烟,我烟瘾就立马上来了,摸出一包红河递给了小个子和胖子一根,然后自己又点燃了一根兴云吐雾般的抽了起来。

  酷:匠7网首,发v

  这时候我才看到胖子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望着我,他这种眼神像极了,那种小狗在看到主人吃东西时候眼巴巴的那种眼神,搞的我很想笑,貌似这货还在等待这我俩接他的话,由于小个子本来就不怎么爱说话,所以他只能把希望放在我这里。

  “不知道。”我吐了个烟圈,慢悠悠的说道。

  我这话差点把胖子气吐血,原本他后面肯定会有一大堆的废话要说,结果我说了这么一句,把他噎的半死,他只能气呼呼的在一旁抽着烟。

  “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想当一个将军,然后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名垂千古。”胖子突然自顾自的说道:“等到长大了,我发现这个梦想根本就无法实现,所以我才选择了倒斗,这样我就可以通过发掘别人的墓来达成我的梦想。”

  胖子说这话的时候,我能看到他的两只眼睛都在放光,好像他此刻就是一位将军一般,我没想到这怂货还有如此伟大的胸怀抱负。

  这时候,下方的战斗也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很快就能分出胜负了,原本黑色陶俑数量上占据了优势,可是白色的陶俑战斗力明显要比黑色陶俑强上一些,很快白色陶俑就将黑色陶俑杀的片甲不留,只剩下一个骑着战马的黑色陶俑,而白色陶俑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只剩下了四五个。

  如果小个子之前猜测的没错的话,那在解决了这个黑色陶俑之后,通往墓室内部的暗门就应该会出现了。

  原本我以为这五个陶俑联手对付那个骑着战马的黑色陶俑没什么难度的,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骑着战马的黑色陶俑战力明显不是那些白色陶俑能比的。

  三个白色陶俑在正面大刀直接向黑色陶俑的正面劈砍而来,另外两个白色陶俑则分别在左右两边夹击。

  面对这样的攻击,那个黑色陶俑也是没有办法躲避,可是我却看到那个黑色陶俑根本就没有选择躲避,而是选择正面和这些陶俑砍杀。

  之见骑着战马的黑色陶俑,手中长枪一个横扫,空中隐隐响起了破空声,可想而知这股劲有多大,对面那三个白色陶俑直接在这一击之下就崩溃了。

  另外两个白色陶俑的大刀正好砍在了黑色陶俑的铠甲上,可是却响起了一阵“叮咣”金属撞击声。

  这两刀根本就不起作用,好像那个骑着战马的黑色陶俑是铁做的一般。

  当骑着战马的黑色陶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回马枪,便将剩下的两座白色陶俑给解决了。

  “这他娘的不科学啊?这货明显是作弊啊,刀剑都对它不起作用,这可怎么办?”胖子在一旁惊叫道。

  我看到这里脸色立马就难看了起来,恐怕我们三个人加起来都不是这个陶俑的对手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我想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