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追逐到庄妍所消失的地方之后,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石壁上那些牛鬼蛇神的壁画,而前面十多米远的距离,我隐约能看到胖子蹲在石壁边缘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这一个大活人怎么就平白无故的消失了?万一庄妍出个什么意外,我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啊?我此刻陷入到了深深的自责当中。

  我明明是看到庄妍在这个地方消失的,可是当我追逐过来之后,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

  我试图在周围的石壁上摸索着,想从这石壁上找出机关,若是庄妍在此消失的话,那这周围肯定会有机关暗门之类的。

  可是我几乎将这周围整个墙壁都摸索了一遍,别说机关了,连个鬼影都没找到。

  “庄妍,你在哪儿?能听到我的声音吗?”我抓着自己的头发,高声呼喊道。

  我已经快急死了,为什么我身边一个个的人都离我而去了,这时候我想到了火炎的神罚,可当初金医生已经帮我解除了神罚啊。

  “发生什么事了?是那个小妮子不见了吗?”远处传来张二麻子的声音。

  胖子和小个子也相继对我呼喊,问我这边出了什么事情。

  我点燃了一支烟,狠狠的吸了吸了一口,想让自己镇定下来,这种情况下,越是慌乱,越是容易出事。

  此时张二麻子和小个子已经顺利的和胖子汇合了,我揉了揉太阳穴,也跑过去和胖子汇合了。

  “庄妍突然不见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怎么就弄成这样了。”我对他们解释道。

  “这不可能啊?这甬道中又没有其他人,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平白无故的不见呢?”张二麻子皱着眉头说道。

  “对了,我想起来了,刚刚我朝前面呼喊的时候,隐约觉得自己后面好像有什么人,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就发现一个身影溜进了那道门内。”胖子眨巴了下眼睛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那你有没有看到那个人是谁?到底是不是庄妍?”我急切的问道。

  胖子挠了挠头之后说道:“哎呀,当时我找到这个暗门之后,急着告诉你们,当我转过身的时候,也只是隐约看到一个黑影,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庄妍,也许我根本就没有看到黑影,可能是我的错觉,当时我的手电筒在照射着前方,只是头先转了过来,黑灯瞎火的我也不敢肯定啊!”

  “你他娘的真是个废物,一个人从你身后溜进去你都没看到,你他娘的怎么不去死啊!”我声音嘶哑的怒骂着胖子。

  R:酷'匠s,网%_唯@一N正√}版v,其6'他都B、是盗*版2+

  这庄妍突然失踪,让我险些崩溃了,我也知道自己当时有点失去理智了,可是我一想到这个地方这么危险,她一个小女孩遇到危险该怎么办?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代替庄妍失踪。

  “你还是先冷静下吧,你这样别说找人了,很可能还会把自己的命给搭上,至于那个小女孩,我们再分头在这一片找一找,不过你也别抱太大的希望。”小个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现在也没有什么其它更好的办法,只能如此了,胖子被我骂的一声气不吭,如果按照他以往的脾气,肯定要跟我斗上白天的嘴,显然他也知道我此刻有些激动,并没有跟我过多的纠缠,他则留在原地守着那道暗门,我和张二麻子还有小个子回头又找了一遍。

  可是找了半天,我们几乎掘地三尺了,都没有找到任何踪迹,只能想了庄妍应该是先进到那暗门中,希望能在暗门中找到她。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自己已经有点不理智了,庄妍好好的,怎么可能一个人进去那暗门中呢?

  我们和胖子汇合之后,就连忙进去到了那暗门中,我顾不了什么危险不危险的,走在最前面,我想庄妍有可能在前面某个地方等着我呢。

  这暗门之后,还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几乎和外面的一样,看来小个子之前猜测的没有错,这条甬道应该就能通向墓室内部了。

  我们大约走了十多分钟,就走到了墓室的尽头,这道门之上,依旧有着一副奇门遁甲的拼图,和之前那个就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难道之前的那道惊门就是这个意思?我们中的一个人会消失?”张二麻子望着那石门说道。

  “这我也不太敢肯定,那小姑娘失踪的太过离谱,我都有点怀疑我们是不是不该来这墓穴了。”小个子皱着眉头说道。

  胖子现在老实了很多,也不再乱说话了,我心情有些不太好,也没怎么说话。

  “耗子,你再看下这道石门是不是跟之前那道石门一样,还是有着八门,这个可要小心一点,对了,胖墩,你这次可不要再打扰到耗子了,管住你那张臭嘴。”张二麻子想了想说道。

  “师傅,连你也这么说我?这也不能怪我把,如果我的嘴真有那么厉害,那我说你等会儿就死,你也信啊?”胖子傻笑着说道。

  “你,你,有你这么说你师傅的吗?你这不是咒我嘛,赶紧闭上你那臭嘴,我怎么收了你这么个徒弟!”张二麻子被胖子气的差点吐血,过了半天才气喘吁吁的说道。

  小个子看到这师傅二人也是一阵无语,他来到这石门前,打算拨弄下上面的拼图,由于第一次他开这种奇门遁甲的石门有了经验,所以这次他也没怎么思考就能上手了。

  当他将手放上去的时候,只听这石门后面“咯噔,咔擦”声响起,这石门居然自动打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还没有动呢,这石门怎么自动打开了?而且这石门上的奇门遁甲拼图居然自动转动到了惊门?为什么会这样?”小个子脸色苍白的说道。

  “什么?又是惊门?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第一次失误之后,这道石门就自动默认为惊门的方式打开了?”张二麻子也是吃惊的说道。

  我也觉得这石门怪异的很,难道说这两道石门都是一样,前面的如果错了,那后面的也无法补救,只能无限的这样错下去?

  石门打开之后,我们也没敢鲁莽的进去,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惊门意味着什么,此刻陷入到了一片安静之中,谁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那道石门,各自想着心事。

  “前面已经是墓室了,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现在要是打退堂鼓的话,岂不是太可惜了?更何况那个小妮子下落不明,说不定就在前面的墓室中,即便我有心想回头,可这位小哥肯定不愿意的对吧?”张二麻子先是垂头丧气的,之后他忽然话峰一转望向我说道。

  这个老东西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他的意思我听的很明白,而我确实也在担心庄妍,即便这道门依然是惊门,即便后面危机重重我也是会进去的,万一庄妍就在墓室里面怎么办?哪怕这个希望很渺茫我也会去的。

  这老东西就是抓住了我的这个弱点,才怂恿我打头阵,我又不是傻子,当然能听明白他这么拐弯抹角的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打头阵就打头阵,老子好歹也是为阴阳师,有什么好怕的,即便这次依旧要失踪一个人,那个人也不会是我,肯定是你个老东西。

  张二麻子话音刚落,我后脚就走进了那道石门,走进去之后,我小心翼翼的用手电筒向四周照去,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前殿了。

  说到前殿,还要从墓室的构造说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