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继续往回走,从平台那边又回到了原本帐篷所在的位置,小个子看到墙壁上小胡子留下的字之后,停了下来,好像在思考什么。

  我问他在想什么,他说没事,让我们继续往回走吧。

  我也不知道这条河要延伸到哪里去,我们四人走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前面突然出现了三个石洞,那条小河又分成三道,分别流向三个石洞中。

  怎么会这样?这个三个是石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们到底该选择哪一个石洞进去呢?

  “我们不是有四个人嘛?我一个人走中间那条山洞,涛哥你就和庄妍一起走右边的,而耗子则走左边的,这样不行了嘛!”胖子一脸得意的说道。

  好像他对自己的这个想法很是满意,隐隐有一种老子就是天才的味道。

  “不行,这里如此诡异又危机重重,如果我们分开的话,只怕还没出去,就全都死在这里了,我们原本就人单力薄,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分开的好。”我皱了皱眉头说道。

  胖子的想法固然还可以,但那是在人多的情况下,可以分开走,现在我们就四个人,万一再遇到之前的那种毒雾该怎么办?所以我实在是无法赞同胖子的意见。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该怎么办?这里有三个洞,我们到底要走哪一个?”胖子在一旁抱怨道。

  好像他对于我刚刚否认了他的想法有着很大的不满情绪,可是我一看到这里的三个石洞就有些为难了,若是不分开的话,就必须选择其中一个走,万一选择错了,前面等待我们的肯定会是一场危机,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十分巨大。

  对了,小胡子不是说他留有标记吗?要是能找到他留下的标记就能找到出去的路了。

  可是我在这附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那所谓的标记,而且那三个石洞的样子几乎都一样,外观上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差别。

  “要不我们就走右边那个山洞吧!”我想了想说道。

  “为什么要走右边那个山洞呢?”庄妍在一旁有些疑惑的说道。

  “可以说是直觉吧,其实以前我曾经看过一本书,那上面说如果人在迷路或者无法做出选择的时候,通常选择右边的那条会比较好点,至于什么理由,我也无法解释,如果你们有更好的选择的话也可以说出来听听。”我沉默了片刻说道。

  等我说完的时候,他们也没再说话,此刻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看来我们是要走右边这条山洞了。

  我也不敢说自己的选择就是正确的,只是眼下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瞎猫去碰下死耗子了,希望自己的运气不至于那么差。

  我们进入到右边那条山洞之后,这里的空间明显比外面小了好几倍,中间的小河现在只有十多厘米宽,甚至都不能算得上小河了,感觉就是一个小水沟。

  而这个山洞里面宽却只有一米,如是我们四个人并排前行的话,根本就挤不下,小个子和胖子走在前面,我和庄妍则跟在后面。

  我选择走在后面是因为这样可以更好的保护到庄妍,小个子身手好,走在前面是应该的,至于胖子拿货,我也不太清楚,估计是他觉得走在小个子身边比较有安全感吧!

  ,酷#匠({网I唯◇一"正版;a,/其P,他%k都是盗版{a

  越往前走,我心里便越不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心里上的感觉。

  大约走了十多分钟之后,我就在这空气中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尸体腐烂的气味。

  我下意识看了小个子一眼,见他眉头紧皱着,想来他也是闻到了空气中的刺鼻气味。

  当我们又往前走了十多分钟之后,空气中刺鼻的气味越来越浓郁了,简直能呛死一个人,这种味道和榴莲的味道差不多,但是却比榴莲的味道还要浓郁十分不止。

  “你们两个小心点,这么浓郁的腐烂味道,实在是太诡异了。”我在后面提醒着说道。

  此刻我们全都用衣服的衣袖捂住嘴巴和口鼻,这种味道闻多了,是会中毒的,也就是所谓的尸毒,因为尸体腐烂的气味会在空气中产生化学作用,生成有毒的气体。

  很快的,我和庄妍还有胖子身上都出现了中毒的反应,相比之下,我和胖子的要严重一些,因为我俩原本就中了尸毒,而庄妍则是第一次中尸毒,所以会比我们俩轻一些。

  饶是如此,她也出现了头晕恶心的症状,我和胖子则四肢酸软无比,再这么走下去,非得死在这山洞里不可,更要命的是,我的后背又开始奇痒难忍起来。

  但是让我觉得奇怪的是,这小个子好像跟个没事人一样,为什么他没有出现中毒的反应?

  难道说他服用千幻草?这不可能啊,他一直跟我们在一起,若是他服用了千幻草,我应该知道才对呢,那他到底为什么没中毒呢?

  只是眼下实在不是我操心别人的时候,我就对走在前面的小个子和胖子说,让他俩停下来别走了,我快坚持不住了。

  “前面石壁上好像有道暗门,你们再坚持下。”小个子扭过头对着身后喊道。

  胖子现在几乎都走不成路了,他的整个身子爬在小个子身上,是被小个子搀扶着前行的,我在后面看到这俩人的亲密动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是一对呢。

  没多久,我就看到小个子在前面停了下来,他在旁边的墙壁上摸索了一会儿,突然,他们两个人就消失在我的视野中了。

  这他娘的尸毒搞的我狼狈不堪,我又要搀扶着庄妍,走起路来,朗朗跄跄的,好像随时都会摔倒一般,可看到前面的小个子和胖子消失之后,我不得不加快脚步。

  想来他俩应该是找到暗门了,只要能到暗门里面,想来就没有这么重的尸气了。

  我这边刚走了两步,就看到小个子又从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他正向着我这边走来,我现在脑子有点昏昏沉沉的也不太清醒。

  小个子过来之后,就搀扶着我俩朝前面走去,走了十多步远的距离之后,他在一处石壁前停了下来,之见他手伸到一处凹槽里面轻轻一按,旁边的石壁就自动开大了。

  想来这应该是一处机关,设计是很少巧妙,不知道这个山洞到底是干什么用,难道紧紧只是一个用来葬人的墓穴?

  石壁打开之后,我就见到胖子蹲在地上,不停的挠着他的腿,他的腿已经被他挠出了许多道红印。

  这里好像是一处密室,可是这里面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但是在这地面上我却看到了很多细微的痕迹,还有一些铜锈落下的粉尘。

  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一处陪葬室,想来当初应该有不少陪葬品,从地上的那些痕迹就能看出,只是这里不知道被谁给盗了,所以我们进来的时候,才会看到这是一个空荡荡的石室。

  在石室又侧的石壁上,还有着一道石门,不过那道石门被一块巨大的石块给挡住了。

  “这里应该是被人盗过了,可为什么那么大一块石头堵在门上,那后面门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我想了想说道。

  “这里确实被人盗过,不过看样子,他们是从这里出去的,和我们正好相反!”小个子沉默了片刻说道。

  “喂,那边有人吗?能不能帮我把这石门给打开?”

  突然从那石壁后面传来了一道奇怪的求救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打赏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