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是,他是如何把一个死人又杀死了一遍?这才最重要的一点。

  可是小个子没有讲,我也不好意思问,比较这个涉及到他个人的隐私,在这种危险的地方,把自己的手段轻易透露给别人,就等于把生命交到了别人手中一样,我隐隐觉得这个小个子在某些方面跟我特别像。

  “除了铁头之外,你还有没有见到其他人?一个叫小胡子的人?”我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小个子摇了摇头说道。

  这就奇怪了,按道理来说,他应该是见过那个小胡子的,难道是那个小胡子走在了他们前面?或者是小个子故意隐瞒了这一点?

  “照我看啊,这些肯定都是那个叫小胡子在搞的鬼,不过小胡子这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胖子皱着眉头说道。

  这胖子又在瞎掰了,他怎么可能听说过小胡子呢,我就说你是不是在石壁上听说过。

  “我没瞎说,我真的听过这个名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原本不叫小胡子,而是叫良子。”胖子一脸神秘的说道。

  良子?这都哪跟哪啊?我实在不清楚这胖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就问他,你怎么敢这么确定的?

  他说在三年前,在河南漯河一带,曾经发现了一处战国古墓群,要知道这战国的古墓群那可都是宝贝,随便一件青铜器都值不少钱,而相对而来,只要发现了一个战国古墓,那绝对是要发财了,在所有朝代的古墓中,这战国墓是最值钱最有价值的。

  当年的国内的三个盗墓高手,摸金派的许世仁,搬山派的原丰,还有南派的焦豹,他们三人原本打算将那个战国墓葬群给清扫了,可中途又加入了一个人,那个人叫良子,据说他的来历很神秘。

  于是由这四人组成的强大盗墓团伙,开始倒斗行动,可后来就再也没有这几个人的音讯了。

  “摸金派和搬山派都是些什么东西啊?还有那南派又是什么?”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其实对于这盗墓我不太懂,听胖子说了那么一大段话,我就得到了一个讯息,那就这几个人突然失踪了。

  “这摸金是负责定穴的,对于风水之术了如指掌,随便在一个山头看上两眼,就能知道这里有什么墓穴,搬山派的人身手则是最好的,往往他们都走在墓室的第一个,负责探险的,而且他们对那些墓室的机关也很精通,至于这南派其实说来话长,总之这盗墓分为南派和北派,南派以巧技为长,北派以巧力为长。”胖子一脸得意的向我解释道。

  好像对于这盗墓一行的东西,没有他不知道的。

  “那你怎么就知道这良子就是小胡子呢?这两个人难道有什么共同点?”我疑惑的问题。

  以前金医生跟我说过这个小胡子擅长奇门遁甲之术,同时也是个盗墓高手,可他之前说的那件事情,好像跟这小胡子完全没有任何联系啊!

  “后来河南漯河的那个战国古墓群被国家文物局给发掘了出来,当时在一处墓室中就有三具尸体,后来这件事情还上报纸了,而那三具尸体则是许世仁、原丰、焦豹这三人,唯独那个良子不知所踪,最重要的是,在许世仁的尸体旁,还留下了三个字,那三个字就写着小胡子,那地上的三个字是许世仁死前用指甲写出来的,你说这两者间有没有关系?”胖子脸色一变,看着我说道。

  这货一眼看过来,让我觉得有些不自在,搞的这件事情好像是我干的一样。

  如果胖子之前所说的话是真的话,那这叫良子的就很有可能是小胡子了,不过对于盗墓者来说,死在墓室中也有不少,这件事上报纸就登过无数次,要么是被墓室的尸气给感染中毒而死,要么就死在机关中。

  可我仔细一想,若我们几个是被那小胡子弄来这山洞里面的话,凭他一个人又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他为什么要想尽办法把我们弄到这山洞中呢?如果他想害我们又为何会留下字呢?

  我的这些疑惑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给解开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想办法从这里出去再说。

  “我们应该是深处在之前那座山的山体内,往回走是出不去的,只能往前走。”小个子这时候在一旁冷冷的说道。

  我听他这么一说,才有些恍然大悟,原来我们是在那座山的山体内,可为什么往回走出不去呢?我就问了下小个子。

  “你怎么知道往回走出不去?”我疑惑的问道,因为那个叫小胡子的人之前还给我们留下了字,说是沿着这条河往回走就能出去的。

  “你没用感觉到风吗?”小个子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风?听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感觉到前面有一丝微风,只是这风太小,若是不仔细感受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察觉到。

  而同时,我又不得不对这小个子加大了一些戒心,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太神秘了,我总是看不透,越是面对一些看不透的人,心里上就会有一些不自在。

  “风是从前面刮来的,也就是说,前面一定有出口,要不然一个封闭的环境内,怎么可能会有风。”小个子淡淡的说道。

  “果然有些本事,幸好我听了师傅的话,把你给带来了。”胖子笑着拍了拍小个子的肩膀。

  而小个子好像很不喜欢别人接近他一般,看到胖子的手拍在他的肩膀上,他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胖子这货好像完全没有看到小个子的感受一般,还在一旁乐呵呵的傻笑。

  对于平台上的那个面具,是个烫手货,我们暂时也不敢动,只能让它继续留在那里,毕竟命比什么都重要。

  我们在附近挖了一个坑,将肌肉男的尸体给卖了,算是让他入土为安了,接着我们就继续朝前走。

  胖子这货依依不舍的看着那个面具,我不由得在他屁股后面踢了一脚,催促他赶紧赶路。

  可正在这个时候,那个面具闪了一下,我突然感觉那个面具上面好像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我们一样。

  可当我仔细看去的时候,又什么都没有发现,我将其归咎在是我的错觉所至,就继续跟着他们朝前面走去。

  当我们走了十多分钟的时候,前面的山洞豁然开朗,这里的空间顿时大了不少,而且还出现了几个石室。

  那些石室的石壁上全都雕刻着壁画,画着龙凤之类的图案,当我看到这些图案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应该是一处石葬,你也看出了奇怪的地方吧?”小个子突然看着我说道。

  /&最新L:章◎《节EL上Hx酷e%匠#网

  我点了点头,按道理来说,这几个石室里面应该放着人的棺木,而且墓室上的壁画雕刻也是很有讲究的,只有皇室才可以在墓室周围的壁画上雕刻些龙凤,普通人这么做那可是犯了欺君之罪,要诛九族的。

  难道这里面埋葬的一位皇室成员?这就更不可能了,历代皇室成员的墓葬全都在内地,而这里是海南。

  “轰隆隆”

  我正在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胖子不知道怎么的就将其中一个石室的大门给打开了。

  这就让我更加诧异了,这石门不是应该有着机关或者什么的吗?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打开了呢?

  随着石门被打开,映入眼帘就便是两具棺木,其中一个棺木上面涂了一层金粉,看上去有些金光闪闪,可能是年代比较久远了,那些金粉也掉了不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