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胖子这么一说,也是有点意外,没想到县城中的所有千幻草居然被有给全买走了,这可怎么办?我身上的尸毒也还没有全部驱除完,刚好要用到这千幻草的。

  “那其它地方的千幻草也没有了吗?”我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下。

  胖子这货却在电话中焦急的说道:“我拖朋友问过了,这千幻草原本就稀少,是一种生长在海南的特殊植物,内地原本就没多少,可最近这段时间,内地的千幻草居然莫名其妙的全被人买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按理说这千幻草只是对治疗尸毒有着奇效,除此之外便一无是处,为何有人会在短短的十几天内将内地的千幻草全都买走呢?难道是想要囤积起来,到时候涨价用?

  很快我便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这千幻草从被人拔下来之后开始算,它就寿命也就只有一个月,无论你是怎么保存它都只能存放一个月。

  我隐隐的觉得这中间肯定隐藏了一些什么,感觉很有问题。

  “我已经让人打听过了,买走千幻草的那帮王八蛋是一个盗墓的集团,在我们那个圈子中也是有些名气的,可自打他们买走千幻草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胖子绘声绘色的在电话中说道。

  “盗墓集团?现在盗墓的人都开始搞成集团了?”我有些纳闷的说道。

  “说的好听点是个集团,说的不好听点也就四五个人而已,因为牵扯到分工不同和挖到宝贝如何分配等问题,人少了难成大事,人多了又没用处,所以才会流行这种四五个人一起的集团,说正经的,你能跟我去一趟海南吗?”胖子话锋一转突然说道。

  南海?我以前听说过海南三亚是个不错的旅游胜地,可是从来没有去过,一来是没什么钱,二来因为我有点宅,听胖子这么一说,我还挺有兴趣到海南走一圈的。

  其实现在我这种状态也无法好好的上班,因为金医生的事情,我一直无法释怀,现在有机会去外面转转散下心情也是好的。

  我很快就答应了胖子,不过我提了一个条件,那就这次去海南的费用全都算他的。

  胖子说这尸毒要是在半个月之内无法全部驱除的话,到时候复发起来,很可能会成为大胸妹那种下场。

  我不知道他这是在危言耸听还是想把我拉到他的战线上,原本他不跟我解释这句话,我也不会多想,可在我答应他之后,他又这么解释一句,就让我有些怀疑了。

  我隐隐觉得这胖子好像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我,而且并不像表面那样我们去海南只是为了找千幻草。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拒绝胖子的理由,因为我也中了尸毒,不过现在看来,到了海南之后我得多留个心眼了,免得到时候被这货给卖了都不知道。

  我在电话中又问了下胖子什么时候出发,他说明天就可以动身出发了,他机票都已经买好了。

  挂了电话之后,庄妍就一个劲儿的问我是不是要去海南,估计是她在旁边听到了我说要去海南,所以也想跟着我去。

  我觉得她一个女孩子家的,有些不方便,而且遇到意外了,我得担待着很大的责任呢。

  但是我却忘了女孩子所拥有的一招杀手锏,那就是撒娇,估计这也是很多男人都没办法拒绝的。

  无奈之下我只好答应了她,反正基本上这次去海南也就是旅游的,随便摘几株千幻草,轻轻松松的。

  过了会儿,我又给胖子打了个电话,说我又带了一个人,让他再多买一张机票,我原本已经准备好了很多借口,可没想到胖子居然如此痛快的就答应了,最让我无语的是他最后说的那句话“不就是多一个人嘛,没问题,这点小钱我还是有的。”

  装逼,赤裸裸的装逼,这胖子简直太能装了,搞的我都以为他是个土豪呢。

  以前在学校那会儿,这货每个月的钱都不够花,月底就老是过来蹭我饭卡,可现在呢?难道盗墓的都这么赚钱?

  很快我也萌生了要盗墓的念头,可金医生之前给我说过,说是我要去盗墓的话,不但会有损玄业一脉的名声,还会遭天谴。

  名声?这他娘的名声值多少钱?而且这个世界上知道玄业一脉的又有几人?除了我自己之外,怕是没有人知道了,至于天谴,我无话可说,原本盗墓就有损阴德,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第二天一早,胖子就给我打电话说他在机场等我,让我在早上十点之前必须赶到,说是飞机十点二十就起飞了。

  我就拿了一个行李箱,顺便也带了一些符箓,这些符箓都是以前金医生自己写的,我拿在身上做个防身,外一遇到什么事情的话也好防身。

  等我和庄妍到机场的时候,胖子身边多了两个人,一个黑黑瘦瘦的,个子也比较矮,估计有一米五,他和胖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个人站在一块有种很搞笑的感觉。

  另外一个人高高大大的,胳膊上隐隐能看到那强壮的肌肉,皮肤也是那种古铜色的,不像是从健身房练出来的假货,感觉应该是个练家子。

  胖子看到我和庄妍过来了之后,就笑着给我介绍了下他身边那两个人,那个小个子叫地鼠,我一听这名字应该是外号或者他们倒斗人之间流行的绰号,也就没有细问,想来这人应该是个挖洞的高手。

  另外一个人叫铁头,也就是那个肌肉男了,胖子小声的跟我说,这铁头以前是打黑拳的,而且还是在泰国打地下黑拳。

  我听胖子这么一说,立马就对那肌肉男另眼相看了,那肌肉男见我在看他,就对我微笑了一下接着说了一句让我懵了半天的话:萨瓦迪卡。

  我去,这他娘的是个泰国人?

  人家都对我问好了,我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吧,为了对国际友人展现咱们祖国的友好热情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回了句“萨迪瓦卡”。

  我刚说完,胖子和庄妍都在一旁咯咯咯的傻笑,我有点纳闷,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酷V☆匠;|网x唯*t一FX正Y*版》Q,其YS他√N都$是H盗1版e√

  胖子笑了一会儿就说,人家是个中国人,能听懂中文,只是在泰国待久了,这个见面问好的方式一时半会儿没改变过来,而且他还说我的泰语说的“太溜了”。

  妈蛋的,既然是中国人干嘛跟老子秀泰语,我这话也就是在心里说下,可不敢在明面上让他听到。

  虽然我不懂拳击,但是也知道这泰国的地下黑拳,那可是出了名的凶残,一场拳赛下来,总有一方不死也得重伤,而且在那边的拳赛中打死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和胖子聊天的时候,也在暗中观察了下这两人,那个小个子从一开始就没说过话,看样子好像有些深藏不露,而那个肌肉男估计也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

  真不知道这胖子到底在搞什么鬼,不就是去南海找几株千幻草嘛,干嘛整的跟要去盗墓似的。

  在飞机上,胖子告诉我说这次的目的地是要去海南陵水黎族自治县一个叫土嘎村的地方,听着很绕口吧?不光你听着绕口,我听着也很绕口。

  他还说要现在三亚待上一天另外去见一个人,至于那个人是谁,他却没有告诉我,既然他不愿告诉我,那我问了也是白问,反正我去南海只是旅游下散散心,顺便找到千幻草将尸毒解了,到时候我就离开,不管这胖子要干什么事情,我都不想去掺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