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嗒”

  铜镜落在了地面上,溅起了一些尘土,也将我惊醒了。

  那三道罗生门也缓缓的消失了在了黑夜中,这里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往日的黑暗,好似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唯独金医生却没有再出现。

  寒冷的风伴随着雨滴打在我的脸上,有些生疼,我脑海中又浮现了金医生的笑容,让我想起了金医生往日的嬉皮笑脸,可现在却再也看不到了。

  我想起来金医生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救我暮暮场景,我想起了金医生最后说的那一段话。

  “落叶总是要归根的……”

  尘归尘,土归土,金医生也归根了。

  我的眼角不停的留下了泪水,不知道是因为我在为金医生的事情而感到难过,还是因为这雨滴打在我脸上太疼了。

  雨越下越大,我浑身都淋湿透了,可我却迟迟不愿离去,也许是为了那最后的一点念想。

  我放肆的哭了一回,由于大雨顺着我的脸颊滑落下来,也分不清哪些是雨哪些是泪水。

  我就这么默默的在雨中站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时候的雨也小了一些,金医生连骨灰都没有剩下,我只能将他的遗物,也就是他背来的那个袋子捡了起来,打算明天将金医生的这些遗物当作骨灰埋在清峰山下,也算了却了金医生的一个心愿。

  也许是因为在雨中站的太久,我感觉自己头有些晕乎乎的,就那么踉踉跄跄的在路上走着。

  当我再次经过那座破烂的木屋时,我突然又想到了问米婆就是在这里吃下双魂引的,若不是这问米婆,也不会有今天这个样子,金医生也就不会死。

  一想到金医生的死,我就恨意难平,我感觉问米婆死的太快了,太便宜她了,我恨不得让她在活过来一遍,再从新将她薄皮抽筋,也让她也尝尝这些惨无人道的折磨。

  “唔……唔……”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些声音,好像是从那木屋下方传来,难道是庄妍?

  想到这里,我就立马跑了过去,当我走进木屋只是,在木屋的墙角下面有一个地窖,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我顺着绳梯下到地窖里面。

  这个地窖只有一米到两米之间的宽度,有的地方则很窄,只能容纳一个人勉强的钻过去,想来这地窖以前是个地道。

  其实我对这地道多少也了解一些,因为小的时候经常听那些老人们讲些地道战的故事。

  也就是抗日那段时期,农民为了对付日本鬼子,就在自己家中挖地道打游击,偷袭日本鬼子,当时抗日战争能胜利,那些挖地道和日本鬼子对抗的农民应该算头功,正是有了他们拖延了日本人进军步伐,才让红军有机会缓过劲儿来。

  后来随着改革开放,这些地道大多都被填上了,有些没填的就被当做地窖使用,用来存放一些粮食之类的东西。

  我顺着那条地道走了没多远,就看到庄妍被人反绑着双手,嘴巴被人那一块手帕堵住了嘴。

  此时的庄妍脸色有些不太好,可能是长时间在这种地方呆久了,才会有出现这种情况。

  虽然我心中有很多话要问庄妍,但是却不太是时候,还是将她赶紧救出来送到医院吧。

  当我搀扶着庄妍到了医院之后,那医生死活不让我走,说是我身体虚弱的厉害,让我在这里输一天的液,观察一天。

  7酷z●匠网永n久Pe免$费Q看x小(T说3

  胳膊拧不过大腿,无奈之下我也就留在了医院里,这一夜我始终都睡不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我才感觉双眼有些疲惫堪堪睡去。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睁开眼就看到庄妍这小妮子坐在我床头。

  她看到我醒来之后就连忙笑着说道:“我替你买了你最爱吃的鸡蛋面,你都一天没吃东西了,快起来吃点吧。”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就感觉一阵温暖,没想到这个小妮子还挺会照顾人的。

  这时候我肚子已经饿的咕咕直叫了,也没管吃香好看不好看,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吃饭的时候我问她怎么会在地窖里面。

  其实我大概已经猜出她为什么会在地窖里面了,但我想听她亲口告诉我,我想知道她在问米婆做的那些事情当中扮演者什么角色又知道多少。

  后来庄妍神情有些不太好好像不愿再去提起那天的事情了,可是她看到我一直望着她,就告诉我了。

  她说从小就被问米婆收养的,而她只是知道问米婆只是问米婆,对于她做的那些事情她全都不知道,而且问米婆也刻意对她隐瞒着。

  直到前几天,问米婆让她打电话给女主管,说是我要见她,一开始她也不知道问米婆要干嘛,就将女主管给骗了出来。

  骗出来之后,问米婆就一改往日的模样,变的凶残起来,她先是将女主管绑了起来,然后庄妍就想把女主管给放走,结果问米婆就把庄妍也绑了起来。

  后来问米婆终于等到了双魂引成形之日,接下来的事情我也就都知道了。

  听她这么讲来的话,我也有了一些释然,看来庄妍也是被蒙在鼓里的人,问米婆所做的那些伤天害里的事情也跟她没什么关系。

  庄妍讲完这些之后,沉默了半天突然问我一句,她师傅问米婆现在怎么样了。

  “死了。”我没好气的说道。

  庄妍看我说话语气有些不善还有些生气,她只是低声的“哦”了一句。

  其实我也不想发脾气,但是我想到金医生的死全都是问米婆害的,才会如此。

  “你身上怎么会有尸毒?”庄妍突然疑惑的看着我说道。

  “说来话长了,你怎么会看出来我身上有尸毒的?”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庄妍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笑着说道:“我可是问米婆的徒弟……”

  她话说到一半,突然甭住了脸,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弥补,就只能不说话了。

  我勉强的笑了一下,对她说没事,告诉她下次就换成灵媒吧,其实我心里还是莫名的有些难受,自从金医生死了之后,问米婆这个词就成了我的禁忌。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望了一件事情,我答应过要把金医生埋在清峰山下的,刚刚跟庄妍说话都差点把这事情给忘了。

  我连忙去办了出院手续,庄妍这丫头听说我要去埋葬金医生,就非要跟着我,无奈之下我就只能将她带上了。

  这清峰山现在荒凉的很,自从几十年前山上发生的洪水泥石流的灾害,这里就再也没有一个人了。

  看着漫山遍野的荒草灌木,我的心也有些微凉,我将金医生的那个袋子埋葬在了山下,又立了一块碑,但是碑上我不知道该写什么,就写了“金成之墓”。

  当我和庄妍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这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那是个陌生的电话,我还在好奇这个陌生是谁打来的时候,那边就已经开始说话了:“喂,涛哥,你有空没?帮我个忙成吗?”

  我一听这不就是李二胖的声音吗?他这货找我到底什么事情啊?

  “什么事情你先说吧,看我有没有能力帮到你。”

  我并没有把话说的太圆满,万一这货让我去杀人呢,总得给自己留点回旋的余地不是嘛!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之前的那条腿算是保住了,可是这尸毒却还没有彻底驱除,这一片的千幻草全都被那帮王八蛋给买走了。”胖子在电话中抱怨着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最近忙完了有时间写了,真心觉得书不错的就打赏点。三十肥皂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