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外道魔像刚被放出来就一直在不停的吸收着阳气,先是路上的那个年轻人,再到我的阳气,接着就是问米婆的,再加上它释放出来的那个卍字也是在吸收着方圆十里内所有人的阳气。

  当这些场面接连不断的在我脑海中浮现的时候,我突然像是找到了钥匙一般,能将这所有的事情串联在一起了。

  没有精神意念人阴阳师就会死,没有阳气的支撑,这外道魔像也会死,所以之前我们杀它了两次,确实是杀死了,不过它又靠阳气的灌输而复活了,所以我们每杀它一次,它就阳气就会少上一些。

  此刻天上的那个卍字已经已经停止了转动和吸收阳气,想来这是那外道魔像最后的手段了,它打算拼死一搏。

  可看到那无数的厉鬼袭来,我的心又凉了一半,如堕入冰窟一般,即便我现在知道了它是依靠的阳气来施法行动,可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对付它啊!

  “老金,你就打算这样放弃了?不想下办法吗?”我在一旁无奈的说道。

  金医生这时候一句话都没有说,从他那苍白的脸上我可以看出他此时的心情十分沮丧,似乎还沉浸在那个算命先生的预言中一般。

  其实也不怪金医生,若是你平白无故被人断言说你将会在某日某时某刻死掉,我想你也不可能会从容面对吧。

  有时候总是在嘴上说着死并不可怕,其实当你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你才会感受到那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恐惧。

  我和金医生现在就像两只在大海中飞翔的小鸟,随时都有可能因体力不支而堕入海中被淹死。

  可我并不想死,我无法想到自己死了之后会怎么样,我多么希望和尚能在这种危机关头出现,救我一次,以前都是金医生在这种危机时刻救我的,现在连金医生都没有了自保的能力,我还能靠谁?

  现在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脆弱,每次有危险都要靠别人来救,如果我变的和金医生一样强大,也就不会遇到这种情况了。

  “我想要变强大,我想要变强大……”

  这种呐喊声不断的在我耳边徘徊,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勤加修炼道术的,可这世界上终究没有后悔药。

  “臭小子,我以前一直对你隐瞒了一件事情,其实你体内封印了一股无比强大的能量,如果你体内的封印能解开的话,将会达到玄业道人那种高度,只是那个封印连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封印,更没有办法解开,而且那个封印还被一股浓郁的煞气所遮挡住,我想那股煞气也应该跟你体内封印的能量有关吧!”金医生突然话语便的温柔了很多,默默的看着我说道。

  他说这话的时候,就好像是在说着临终遗言一般,搞的我有点不太适应,因为我从来没有见到过金医生这么温柔的一面。

  “在海南一带,有个名叫小胡子的盗墓高手,他应该有办法帮到你,那个人精通奇门遁甲之术,却将此术用在盗墓上,实在是有些暴遣天物啊!如果你体内封印的能量能得到解放,那你很可能会成为我玄业一脉最出色的一位阴阳师。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需要你帮我办了,等我死后,将我葬在清峰山的山脚下把,毕竟我是在那里长大的,落叶总是要归根的。”金医生微笑着轻声说道。

  我被金医生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给弄懵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金医生说这话的样子,真的就像是在交代临终遗言了,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我预料到金医生大限快到了,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让我连个心里准备都没有。

  这时候天空下起了雨,那雨很小,更像是雨丝,落在人的脸上感觉很舒服很轻柔,可我更感觉这雨好像是在为我和金医生两个人下的,好像是上天也在为金医生而哭泣。

  “以我之血,血祭昊天,八方邺火昊天镜,速降神威,急急如律令……”

  正当我还沉浸在那种伤感的情怀中时,金医生突然大喝一声,之见他额头青筋暴起,怒目圆睁的盯着天空上那三道罗生门。

  在这段口诀之后,金医生全身散发出了淡淡的红光祥瑞,他就那么盘膝坐在地上,却缓缓的升腾而起,就好像成仙了一般。

  而天空上的那枚巨大的铜镜好似感受到了金医生的召唤,投出了一道红色光芒将金医生笼罩尽里面,之后金医生真个人慢悠悠的向那铜镜飘去。

  在空中偶尔碰到金医生之后,全都张牙舞爪的扑向金医生,可无论它们怎么撕扯,都不能将那道光罩打破。

  远处身体有些虚弱的外道魔像看见金医生使出这种手段之后,它眉头皱的更紧了,不过它此时却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在忙着吸收阳气,快点恢复行动能力。

  金医生径直的飘进了天上巨大的铜镜中,瞬间他整个身躯都光芒四射,好似一尊神仙一般,他身上的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闪耀,甚至有将整片天空都照亮的趋势。

  接着那道光芒突然崩溃,就好似烟花一般绽放开来,金医生的整个身躯也变成了无数的金色粉末,飘洒着从天而降,伴随着天空中的雨滴落下,就好似下起了金色的雨滴一般。

  A酷匠网。。唯~一Z正版,uT其*I他都0Y是/0盗y版xz

  如果此时有女生在成的话,一定会大声尖叫着说好美丽,好动人,好浪漫,可我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因为我知道那是用金医生的性命换来的。

  无数的厉鬼粘上了那金色的雨滴,可那雨滴落在它们身上只是让它们觉得有点奇痒难耐之外,没别的作用。

  三道罗生门粘上了金色雨滴,只是延缓了下它周围的黑色雾气凝聚,也没别的特殊作用。

  天空上卍的字和外道魔像粘上了金色雨滴,只是让外道魔像之前刚吸收的阳气全部泄漏掉了,除此之外还是没有别的作用。

  而天空上那密密麻麻的金色雨滴却唯独没有落在我的身上,好像它们有意要避开我的意思。

  过了没多久,天空上的铜镜内突然响起了一阵梵唱之音,那声音好似千万人在诵经,在修道,在画符箓……

  我脑海中不自觉间就浮现出了一座高耸入山巅的宫殿,那座宫殿更像是一个道观,成千上万人在观中烧香请愿。

  “嘚”

  一道雄厚的犹如奔雷之声响彻天地,铜镜上面也是诡异的闪了一下,接着所有沾染上金色雨滴的鬼物全都燃烧了起来,这天地间就好像成为了一道巨大的熔炉,烧遍八荒四维。

  阵阵的厉鬼的凄惨之音钻入我的耳中,搞的我心神不宁,险些晕倒过去,就连那外道魔像也被无形的火焰煅烧着。

  过了没多久,铜镜之上传来一阵钟声,我不知道这钟声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可我却是知道它就是从铜镜中传来的。

  当这最后的钟声响起之后,也就意味着到了终点,总需要了结的时候,当我还在猜测着钟声的时候,那铜镜的之上又开了一扇门,那扇门后只能看到无限刺眼的白光。

  当这扇门开启之后,被无形火焰煅烧的鬼物全部都吸入了这门中,包括那个卍字和外道魔像,只是那三道罗生门却有些意外,竟依然停滞在半空中,只是它的门全都关闭了,不再有鬼物从幽冥地狱中出来。

  接着那枚铜镜慢慢的恢复了原来大小,光芒也消失了,从天空中缓缓的降落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