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危机

  那六张符箓好像活了一般,散发着强烈的红色光芒,我隐隐感觉从上面传来了一阵远古时代的气息,那种气息充斥着一股无上的威严。

  我没想到这阴阳家的道术基本上全都要用到血液,这要是一场斗法下来,那金医生还不得失血过多而死啊?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金医生以前就爱大吃大喝的陋习,而且在那外道魔像追来的时候,他居然是去跑去吃鸡了。

  现在我多少能明白了一些,他这应该是在补充蛋白质的营养有助于血液的循环吧,之前他也曾经跟我说过,阴阳家若是修炼到了一定程度,他本身的血液中就会凝聚出至阳至刚的精纯血液,这种血液本身就是克制一些妖邪鬼物的无上利器,若是在道术中加入这种血液,那道术的威力也会得到大大的提高。

  那时候我觉得他这是在瞎掰,在我看来不断的给自己放血,有点像非主流的自残,我一像挺讨厌那帮脑残玩意儿的,所以当时就从心里上出现了排斥,也没把他说的那话那做一会事儿。

  “飞天欺火,神极威雷,上下太极,周遍四维,翻天倒效,海沸山催,六龙鼓震,令下速追,急急如律令。”

  随着金医生口中暴喝一声,那六张符箓顿时便纷纷燃烧了起来,燃烧起来的符箓很快就凝聚出了六尊火龙,整片空间的气息也瞬间变的炙热起来。

  外道魔像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似的,朝着金医生这边看来,它只是皱了下眉头,并没有过多的理会,显然不把金医生放在眼里。

  金医生见到这外道魔像有些托大,也是嘲讽的轻哼了一声,随即他手指向着外道魔像一指,那六条火龙如燎原之火般汹涌而去。

  当那六条火龙要接近的时候,外道魔像快速的掐了个印决,只是它这印决好像不是道术的印决,我也没看出来。

  接着天空之上的“卍”字飞速旋转起来,加快了吸收阳气的速度,同时又射下一道屏障,形成一道光幕,将那六条火龙阻挡在外。

  随着卍字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吸收的阳气越来越多,外道魔像胸口的伤势已经复原了,而且它的气势也在不断攀升。

  金医生见此,哪肯再给它时间拖延下去,金医生目光冰冷朝着外道魔像看来,口中大喝一声后,一条火龙率先冲在了前面,撞在了光幕上。

  “轰隆轰隆”

  接连两条火龙撞在了那道光幕上,出堪堪将那道光幕给撞碎,不过金医生这边只剩下了四条火龙,而那四条火龙速度不减朝着外道魔像吞噬而来,隐隐夹带着破空声响起,好像要将空间割裂了一般。

  这时候的外道魔像看到那光幕居然就这样硬生生的被两条火龙给撞碎了,显然它也是大吃一惊,大概是有些低估了金医生道术的威力。

  更Uf新n最T快)上√/酷匠网

  不过它也只是皱了下眉头而已,好像对于那道光幕的破裂早已预料到了一般。

  当那四条火龙冲天而起,瞬间降临到外道魔像身边的时候,突然这外道魔像的周围黑色雾气弥漫开来,首当其冲的三条火龙全被这黑色雾气给纠缠住了,双方彼此互相吞噬着,隐隐有些鱼死网破的味道。

  可是它却忽略了另外一条火龙,那条火龙在金医生的指引下,饶过了黑色雾气,直接饶到了外道魔像的身后,紧接着就将其紧紧的缠绕住,瞬间那外道魔像就惨叫不已,它浑身都燃气了滔天的火焰。

  从金医生施展出道术,到外道魔像的放出黑色雾气防御,都只不过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的,这种过程大概就不到一分钟。

  看的我也是一头汗水,直为金医生捏了一把汗,若是这次金医生的进攻不成功的话,那么我们便没什么机会了,可以说只能等死了,可当我看到外道魔像浑身燃起火焰的时候,心中暗叫了一声真他娘的痛快。

  正所谓人有失手,马有失足,这外道魔像其实一直都很神秘,我也摸不清它的底细,如果它从一开始就对金医生施展出无穷手段,先将其解决之后,再强行吸收阳气的话,也不至于会如此,只是它一味的拖延还有轻敌,才会导致这种局面发生。

  那三条火龙和大片的黑色雾气在相互吞噬的过程中全都纷纷瓦解,散成粉粒从空中缓缓落下,成了这大地的一部分。

  剩下的那条火龙不断的在外道魔像上缠绕灼烧,痛的那外道魔像不停在地上打滚,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外道魔像便不再动了,而那条火龙则也消耗尽了它最后的一丝能量,散落成尘埃缓缓飘落而下。

  地面上只留下了一具焦臭的尸体,那尸体一具面目全非了,想来这外道魔像应该是死的很彻底了。

  最后金医生还不忘哈哈大笑的拿出匕首,在其身胸口处补了两刀大笑着说道:“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亥时马上就过来,看来那老东西的命言也当不得真,完全就是他娘的狗屁不通,害的我为此还心神不定,真是自欺欺人啊!哈哈哈……”

  看到金医生终于露出了笑容,又回复到了往日那种嬉皮笑脸的样子,我也替他高兴了一下,这些日子以来,多亏了金医生一直在危难的时刻救我,要不然我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若是金医生不在了,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估计又要回到以前那种担惊受怕的样子了。

  其实说白了还怪我自己没那学道术的天赋,这么久以来,我就学会了个往生咒,不过我心头唯一的疙瘩就是那尸毒还没彻底解决,想来等这件事情了却了之后,在去寻一株千幻草也不碍事。

  正当我沉浸在这种美好幻想中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头顶那“卍”居然还在不停的旋转吸收着阳气,这一带是一个叫张建屯的地方,这里的人口也有将近一千户了,若是让这个东西再这么吸收下去,那得死多少人啊?

  恩?不对啊!如果那外道魔像死了的话,为什么这卍字却没有消失呢?难道说?

  “老金,小心啊!那外道魔像没死!”我连忙朝着金医生喊道,我甚至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生怕金医生听不到。

  “恩?你说什么?”金医生有些不解的朝我望来,在他看来这外道魔像明明已经死的很彻底了,为什么会没死呢?

  这时候天空上的卍字金光一闪,接着那外道魔像的金色头颅也闪了一下,不对,应该是它的双眼闪动了下,竟然就这么活过来了,而且它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眨眼的时间也以回复如初了。

  此刻的金医生正对我刚刚的说的话有些迷茫,朝着我望了过来,我连忙对他破口大骂着说道:“老金,你他娘的别癔症了,小心你的身后,那玩意儿又活过来了!”

  我实在是为金医生着急,平时老谋深算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却变的如此糊涂了,可我光着急也没用啊,我离他四五十米远的距离,坐飞机都来不及啊!

  这时候金医生突然意识到我在说什么了,他立马回头望了一眼,并且他还有意识的将左手护住头部。

  金医生这刚一回头,就看到外道魔像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黑气缭绕的剑,那把剑正不偏不倚的朝着他的头部砍来。

  由于金医生回头那时,就以为有意识的将左手护在了头部,所以那一剑正好劈在了他唯一的左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