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你没死吧?赶紧来我身后。”这时候金医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说道。

  我原本想骂这无良的货,可由于我身体实在是太虚弱,加上刚刚被那外道魔像吸食了大量的阳气,整个人都快变成了一具干尸,连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没有了。

  金医生见我没说话,就自作主张的将我拖到墙边,拖的我直呲牙咧嘴,我心想你他娘的就不能把我背起来啊,要不是老子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就把他给……好像我也不能把他给怎么着,只能在心底里将他祖宗都骂了一遍。

  这时候我看到金医生嘴里好像在吃着什么东西,他嘴角和胡子上面还沾满了油渍,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差点没气死过去。

  合着你他娘的让老子在这里做了半天的诱饵还差点死掉,你居然跑去吃东西了,这他娘的简直比那和尚还不靠谱。

  “要不你也吃点?”金医生笑呵呵的对我说道。

  说着他从自己身上背的那个布袋中那出一块鸡肉递给我,由于我没力气说话,但是眼睛还能眨巴下,我就瞪着金医生,恨不得将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不吃就不吃嘛,你也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看的我怪不好意思的,其实我这也是在为施法做准备啊!”金医生见我瞪着他,他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他娘的就没听说过这施法还要先吃鸡肉的,他不说还好,越说我就越来气。

  搞了半天,这时候我才发现我们居然还在问米婆家的院子里,金医生刚自己沾满油渍的手在身上擦了擦,走到那个木桌前,这时候木桌上的三根香烛已经燃烧完了。

  金医生将那燃烧过的香灰撒在鸡血上面,然后又倒进一些朱砂搅拌下,直接倒在了他自己的身上,顿时他就变成了一个红色的人,连他的头发上都被染成了红色。

  紧接着,他就在那边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念叨些什么东西,过了没多久,他身上开始冒出热气,只是那热气是红色的,这红色的热气居然一丝丝的被那铜镜给吸收着。

  外道魔像也是在这一会儿的功夫内,凝聚成了一个人的形态,凝聚成一个人的形态之后,它的攻击手段明显比多了不少,之见那外道魔像两手挥舞间,一阵阴风刮过夹杂着无数的黑色雾气像金医生袭来。

  “疾”

  金医生不紧不慢的口中吐出了这样一个字后,那铜镜瞬间的笼罩在了他的头顶,当那阴风刮过的时候,他却完好无损,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但是他身后的那张木桌和桌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却诡异的消失不见了,好像就此人间蒸发了一般。

  看的满头大汗,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口水,这他娘的就是神灵啊?不对,是半神半鬼,比那一些小鬼厉鬼之类的可强了不少,它这一挥手间就有这么大的能耐,若是真的神灵的话,那岂不是逆天了?

  那外道魔像见这一下居然没有奏效,好像十分生气一般,脸上表情有些扭曲。

  当那铜镜将金医生身上散发出来红色气体吸收了之后,那铜镜慢慢变成了暗红色,看上去好像是被烧红的铁块一般。

  紧接着金医生就拿着那铜镜向外道魔像照去,铜镜瞬间就散发出一阵红色光芒,将半片天空都照亮了。

  当那红色光芒消失之后,那个外道魔像也随之不见了,金医生皱了下眉头,显然连他也不知道这玩意儿跑哪去了。

  正在这时候,金医生的脸色突然苍白起来,口中暗道一句:不好。

  就看到那外道魔像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金医生连忙扭过头,就看到那外道魔像手中不知道何时居然拿了一把武器。

  那武器很像是一把剑,可它的尾端却分裂出来三个剑锋,类似于那三叉戟一半,只是和三叉戟还有很大的不同,那把剑也全部由黑色的气体凝聚而成,我甚至还能看到那把剑上不断缭绕着黑气。

  当金医生扭过头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那把剑对着他劈来,瞬间我就能感觉到周围一股寒冷的气息袭来。

  金医生不愧是老江湖,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向旁边侧了下身子,若是我的话,肯定是办不到的,因为能做到像金医生那样的,至少需要超出常人十倍的反应速度。

  虽然金医生在那种情况下侧了下身子避开身体的发部分,可那把剑还是擦着他的右手过去了,在他的右手臂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我在一旁也是为金医生捏了一把汗,这要是被那一剑给劈中了,肯定要被劈成两半不可。

  那个外道魔像看到自己的一剑居然没有劈到金医生,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的神情,不过它马上就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外道魔像该不会是神经了吧?没有劈到金医生为什么他反而很高兴呢?

  正当我还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金医生却痛苦的惨叫出来,之见他整个右手臂的伤口处缭绕着无数黑气,那些黑气就好像小蛇一般,在他的右手臂上不断蔓延攀爬,而他手臂的伤口出原本红色的血肉,也变的漆黑无比,不断的在腐蚀的他的手臂。

  “啪,骨碌碌。”

  紧紧只是眨眼的功夫,金医生的右手的手中已经被黑气腐蚀掉了,连骨头都不剩,看上去异常恐怖,而他手中的铜镜也在这个时候掉在了地上。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东西简直太可怕了,我已经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在这样下去,那黑气很可能就蔓延到金医生全身了,若是金医生不在了,那我也就……

  一想到这里,我就整个头皮发麻,我无法想象金医生要忍受着多么巨大的痛苦。

  金医生这时候从怀中摸出了一根红绳,用左手和牙将那红绳绑在了右手的手臂末端,紧接着他又拿出一把匕首,咬着牙向自己的手臂砍去。

  由于那把匕首不是很大,所以砍的也有点慢,他竟然一刀一刀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右手给砍了下来,那鲜血喷洒的空中到处都是。

  一阵微风吹拂而过,我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顿时空气中全被这血腥味给占据了,没呼吸一次,就感觉到自己好像把那血给吸到了肺部里面去了一样,感觉十分难受恶心。

  在不远处的外道魔像看到金医生的举动之后,厌恶的皱了下眉头,随之当他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之后,他居然很享受一般闭上了双眼,发出一阵“吸溜吸溜”的响声。

  由于手臂上有着一些动脉,金医生这样硬生生的将自己手臂砍下来之后,虽然阻止了黑气的蔓延,可他的手臂却是血流不止。

  这时候金医生吃力的用左手打着了打火机,然后点燃了一些符箓,用火就这样生生的炙烤着断臂处。

  看到这里我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恨我自己没有本事,没有能力帮到金医生。

  被这样炙烤了一会儿的断臂也很快止住了血,此时的金医生脸色已经看不到一丝血色,他脸色苍白的像是抹了一整盒的胭脂一般,看上去十分吓人。

  做完这些之后,金医生吃力的用左手将铜镜拿在手中,当他注意到我关切的目光之后,只是微微朝我笑了一下,那意思好像是在说,我没事儿,你别担心。

  4◎酷匠NN网永5久L免G5费看小,%说、

  这次金医生已然用那铜镜的朝着外道魔像照去,一阵红光闪动,就照在了外道魔像所站立的位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感谢,米爷一路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