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是没用的,我们根本就跑不掉,这外道魔像曾经也是一尊神明,后来因为它喜食人血阳气为祸苍生,被紫虚元君魏华存夫人用无上法力将其神体与灵魂分离,封印在了茅山之上,也不知道那灵媒用什么手段将其放出来的,现在这个外道魔像也只是个灵魂体而已,它并没有取得神体,饶是如此,也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金医生侃侃而谈的说道。

  “紫虚元君魏华存夫人?这魏华存到底是谁啊?”听到金医生讲了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我就忍不住好奇的问。

  酷;i匠网#Y唯P一*正版☆H,8:其《…他》都ZE是盗版#

  如果说这魏华存这么厉害的话,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名字,而且居然还是个女道士,不过仔细想来,也有可能是我对历史人物不太了解的缘故。

  “臭小子,你居然连魏华存夫人都不知道?她可是茅山祖师啊!”金医生抽了一口烟说道。

  茅山祖师?根据我的了解,这茅山祖师不是陶弘景吗?怎么就变成了魏华存?

  “如果你看过茅山宗历代追尊宗师就会知道了,这魏华存被尊为第一代太师,第二代祖师是杨曦,第八代宗师才是陶弘景。”金医生侃侃而谈的说道。

  说到这茅山道士的事情上,金医生就特别来劲,好像他自己就是茅山道士一般,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优越感。

  知道一些道教的人,都知道这茅山道士,茅山道士的名声就像是那些耐克阿迪一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这他娘的玄业一脉我还真没听说过。

  “我说老金啊,人家茅山历史你咋知道的这么清楚?说的好像你就是茅山的道士一样。”我在一旁不屑的说道。

  “其实咱们玄业一脉也算是茅山宗的分支,咱们老祖玄业道人曾经和魏华存夫人论道过,两人对道的理解也达成一致,后来玄业老祖就开山立派自创玄业一脉。”金医生笑着说道。

  我越听就越觉得金医生在瞎掰一样,人家魏华存那可是茅山祖师,要是玄业道人能和魏华存相提并论的话,为啥玄业一脉根本就没有在历史上留名呢?

  但金医生给出的解释,让我有点哭笑不得,他说玄业道人向来就低调,而玄业一脉每代就两三人,没有在历史上留名也是应该的。

  正在我们两个对茅山一事讨论的时候,那外道魔像也追了过来,这玩意儿刚刚由于吸食了一些精血阳气,体型也变大了一圈,而且那团金色的雾气跑到了上面,看上去隐隐像似一个人的头一般,而那团黑色的雾气则在下方,不知道什么原因,那团黑色雾气却没有凝聚成躯体。

  “老金,终于到你表现的时候了,那玩意儿来了,你赶快把它给收服了……哎,人呢?卧槽你大爷的,你他娘的跑了也不叫我一声?老子可是玄业一脉的唯一传人了,要是断了传承,你到地下怎么跟玄业老祖交代?”我一边跑着一边在后面骂道。

  本来我以为这金医生停在这里,是打算和那外道魔像拼了,谁知道他一见那玩意儿追上来,立马就跑掉了,这不是坑爹嘛!

  由于金医生最先跑,他跑的明显比我快多了,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将我甩出了五十多米远的距离。

  在这种生死关头,我也是拼了命的在奔跑,人们总是越是在生死关头,越是能做出一些超越人体极限的事情,就比如现在的我。

  我用了将近十八秒的时间就跑出了百米,对于我一个平常不怎么锻炼的宅男来说,这已经很了不起了,因为世界百米短跑的记录也就九秒多。

  我一想到这里就无来由的生出一股闷气,无论是跟着和尚还是跟着金医生,老子学到的第一件本事就是逃跑的本事。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虽然拼了名的奔跑,可周围的景物却向我前面远去,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儿?按照道理来说,人奔跑的时候,周围的景物不是应该向我后面而去的吗?难道我现在这不是在往前跑,而是在往后倒退?

  我试着回头望了一眼,却见外道魔像上面金色的人头张开了一个大口,我就感觉到一股吸力想我涌来,将我往后拉扯,无论我怎么用力奔跑,都逃不出那股吸力,眼看我离那个外道魔像越来越近了。

  我这一下子慌了神,要是被拉扯到那玩意儿的身边,之前那个年轻人就是我的下场,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扯着嗓子对金医生喊道:“老金,不,师傅,你赶紧救我啊!”

  “你在坚持一下,我这里马上就快好了。”过了没多久,就听到远处传来金医生的喊声。

  我不知道他说的马上就好了是什么意思,这他娘的感情刚刚拿我在做诱饵拖延时间啊?

  随着我距离外道魔像越来越近,这吸力也就越来越大,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这他娘的要我怎么坚持。

  就在金医生的话音刚落,我就被那玩意儿拉扯到距离它只有两米远的距离,突然间那股吸力就消失了,我一看机会来了,立马就开始拼命的跑,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我的身体居然动不了。

  那个玩意儿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的身边,它那下半身的黑色雾气缠绕在我的身上,金色的人头则爬在我的头上,它刚到我身上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一条粗大的蟒蛇给缠绕住了一般,呼吸越来越困难,眼珠子不断的向上翻着眼白,感觉要死了一般。

  那个金色的人头好像在不断的吸食着我的阳气,我现在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困,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弹指间的功夫,我身体瞬间就干瘪了下去,原本我这一百三十斤的体重,瞬间就变成了六七十多斤。

  我感觉自己身体轻飘飘的,好像一阵风就能把我吹跑,偶尔我还能听到自己的骨头在嘎嘣嘎嘣作响,好像快散架了一般,可是我却感觉不到了任何疼痛,也许是因为已经麻木了。

  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有一种不甘心,可我瞳孔所能看到的景物在不断的缩小着,眼皮上像是附着着千斤重铁一般,缓缓的要将双眼闭上。

  “MO、KE、MO、RUO、UO、RUN、NI。”

  正当我快要闭上双眼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句这样晦涩难懂的话语,听上去就好像是一段咒语一般,那外道魔像听到这咒语之后,就好像被人泼了油一般,在地上不停的来回打滚,瞬间就松开了对我的束缚。

  “嘎嘣”

  我就像是一滩烂泥一般,摊倒在地上,紧接着就听到好像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我此时连扭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就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距离自己不远处青铜匕首碎成了数十快。

  那个青铜匕首是我在金牙大叔那里淘过来的,原本我以为刚刚是金医生救的我,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个匕首救的我,只是我不知道这青铜匕首为什么会在没有人驱使的情况下发出一段吟唱,想来应该是这青铜匕首上附着着那位大师毕生的念力导致的。

  反观那外道魔像只是在地上打滚了片刻之后,它下半身的黑色雾气不断的延伸凝聚,没多久就凝聚出了一具躯体,而它上半身那金色的头也慢慢凝聚出了双眼嘴巴和鼻孔,只是没有耳朵,看上去就跟终结者里面的机器人一样,只是它那金色的头颅显得十分刺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今天没有了~明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