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一切都是问米婆干的话,那么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也都能解释的通了。

  一想到双魂引的炼制之法,我就对那问米婆更加的厌恶了,可庄妍在我心中一直都是一个善良的小女孩啊,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我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女主管,距离八月十五月圆夜只剩下两三天的时间了。

  这种事情我们也无法报警,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寻找,这两三天来,我和金医生都没有睡个安稳觉,几乎将问米婆家里掘地三尺了都没有找到。

  现在已经是八月十五的晚上八点了,金医生说,若是在戌时还无法找到女主管,那么一切就都晚了。

  戌时也就是晚上七点到九点之间,现在都已经晚上八点了,也就是说只剩下了一个小时,我们三天都没有找到,怎么可能在这一个小时内找到啊!

  这时候金医生说他有一个办法,他给了我一大堆的符箓,又把铜镜给了我,说让我在问米婆家里方圆五里之内将放下这些符箓,形成一个圆,若是女主管在这附近的话,他就能通过铜镜找到了。

  妈蛋,有这东西为什么不早拿出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金医生说他也是刚刚想起来这八方邺火昊天镜还有这个用处。

  他这话让我郁闷的一时间无话可说,现在已经没多少时间了,不是说这些扯淡话的时候,我也就没有跟金医生过多的纠缠,立马行动了起来,金医生说他要在这附近布置下一个祭坛,让我放完这些符箓的时候就赶紧过来找他。

  我拿着符箓铜镜马不停蹄的开始忙碌起来,当我放下第一个符箓的时候,这铜镜上面突然亮起了一个黄色的光点,第二张第三张……

  每当我放置下一张符箓,那铜镜上面便显露出一个光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此时已经累的满头大汗,这五里地我基本上都是用跑的,好不容易才将所有的符箓都放好了。

  这时候的铜镜上面显示出了一圈黄色的光点,我赶紧拿着铜镜回到金医生那里,金医生见到我之后,说为什么我来的这么晚?现在戌时马上都快过完了,距离亥时之剩下不到半个时辰,也就说现在已经八点半了。

  可我看了下手机,却发现现在已经八点五十分了,也就是说距离九点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了。

  金医生从我手中接过铜镜之后,口中念念有词,接连打出几个印决在铜镜上,没过多久,在铜镜的中央又出现了两个绿色的光点,我看了下发现,这两个绿色的光点应该就是我和金医生了。

  此时的金医生已然不断的朝着铜镜打出不同的印决,知道他打出数十个印决之后,只听他口中大喝一声:“天上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诸神咸见低头拜,恶煞逢之走不停,天灵灵,地灵灵,六甲六丁听吾号令,开……”

  突然整个铜镜上面一阵波浪形的微光从上面一扫而且,接着上面又出现了两个红色的光点。

  我一看那红色的光点距离这里没有多远大约在一千米以内,想来那红色光点应该就是问米婆的位置所在了,只是为什么只有两个红色的光点?庄妍、问米婆、女主管加起来一共是三个人,应该是三个红色光点出对啊。

  我心里虽然有些疑问,可是时间不等人啊,现在马上都九点了,若是双魂引成形,被问米婆给吃了,那一切都晚了。

  金医生手中拿着铜镜跑在前面,我则跟在后面,这时候金医生突然停下了脚步,由于我跑的太急,他又这么突然停下,让我来不及稳住身形就那么撞到了他的身上,顿时我们两个就跌了个狗吃屎。

  金医生骂骂咧咧的站起来,也没什么理我,而是看着前面不远处有个破班不堪的土房子。

  当我正想问他看到什么了,怎么突然停了下来,之见他脸色立马一变,转过身就对我说了一句:快跑。

  我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呢,就见到那土房子下面冒出了一道红色幽光,在那红光的照耀下,我看到地下不断的冒出大量的黑色雾气,想来那地方应该有个地窖或者防空洞。

  正当我还在发愣的时候,金医生拉着我就往回跑,在路上我就问他到底怎么了?

  他说那个灵媒已经将双魂引给吃了,刚刚看那样子应该是召唤出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咯噔一沉,想来女主管应该已经不在了,我看到的那两个红色光点应该是庄妍和问米婆的。

  在我们跑的时候,后面一团突然出现一团一半金色一半黑色的雾气,朝我们追来。

  “兄弟,你们这是见鬼了?怎么跑的这么快?”在路口突然出现一个年轻人,讥笑着对我们说道。

  我哪有空去理他啊,我看到金医生面色苍白如雪,就知道大事不好了,而且让我没想到的是金医生四十多的人,跑起来居然一点不比我慢,反而比我还快,他这逃跑的速度都快能赶得上和尚了。

  “真他娘的两个神经病。”那个年轻人看着我和金医生的身影笑骂道。

  可过了没多久,我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惨叫,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发现那金黑色的雾气缠绕在那年轻人的身上,那金黑色雾气越勒越紧,在他的一声惨叫下,他的上半身和下半身诡异的崩断了,那鲜血喷撒的空中到处都是,那团金黑色的雾气则在空中不断的蠕动着,好像是在吸食那些鲜血一般。

  c酷5s匠-+网永5久,免费看V|小◇.说k*

  反观那个年轻人,面目狰狞,整个眼球突兀出来,双眼上满是血丝,看上去有些死不瞑目似的。

  看的我汗毛竖起,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脚下却没有停过,一直跟在金医生后面跑着。

  这时候我们跑到了问米婆家院子来,在院子里放着一个木桌,桌上面摆着一个土罐子,上面乱七八糟的还放着一些符箓和朱砂鸡血之类东西。

  金医生双手颤抖的从他的布袋中拿出三根红色的香,插在了土罐子中,然后又拿出打火机点燃,可能是他双手颤抖的太过厉害,打了好几次都没有打着。

  还是我实在看不下去拿出了打火机帮他点燃了,点燃之后他就颤巍巍的说道:“外,外,外道魔像,那灵媒居然将这东西给招来了。”

  其实看到金医生这个样子,我心里已经紧张的不得了,而且刚刚看到那个年轻人惨死的样子,我的裤子下面就已经湿了一片,为了不让金医生注意到,我一直在尽量的克制着自己的恐惧,能让金医生害怕成这样的东西,想必来头肯定不小。

  我忍不住的问他那外道魔像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它哪里是个东西啊?那是个介乎于半神半鬼的玩意儿,那玩意儿最喜欢人体充满阳气的新鲜血液,说的不好听点,那玩意儿就是个拥有半神半鬼躯体的水蛭,你要是被它给逮到,肯定只会留下一堆白骨,把你的烟,给我一支。”金医生面色凝重的说道。

  我心想,这玩意儿也太他娘的重口味了吧?一想到那玩意儿吸食人血的样子,我就浑身不自在。

  “我说老金,我们现在不跑难道他娘的在这里等死啊?你居然还有心情抽烟?”我骂骂咧咧的说道,但还是拿出了一根烟递给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