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个人头骨上面浮现出的名字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心中满是疑问,但也只能耐着性子看下去。

  那个老妇女就坐在那里保持着那样的姿势持续了二十多分钟,看的我都快睡着了,正在这个时候,电视里的画面突然闪了一下。

  那个人头骨不知道为何突然间崩溃了,而那个老妇女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喷出一口鲜血。

  接着那个老妇女慢慢的转过了身子,我屏气凝神,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屏幕,因为接下来肯定就能看到这个老妇女的脸了。

  画面不知道为何突然抖动了一下,接着我看到一个满头披散着长发的老女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她的嘴角沾染着血迹,她的眼睛散发着绿色的幽光,她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吓的我出了一身冷汗,她这是发现我了?为什么我觉得这张脸好像挺熟悉的,到底在那里见过呢?

  这时候画面突然又变成了黑白斑点,什么都没有了,过了几秒之后,电视画面又抖动了一下,出现了一个脑白金的广告,看样子好像是来信号了。

  我感觉到自己很是疲倦,就用双手揉了揉太阳穴,一边揉一边想着那个老妇女到底是谁?

  突然间我脑子里闪现出一个画面,那老妇女好像就是庄妍的师傅问米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问米婆刚刚到底在干嘛呢?她施展的又到底是什么巫术?这电视画面又是怎么一回事儿?我脑子中满是疑问。

  刚刚由于问米婆披散着头发,加上她的嘴角有着血迹,眼睛也冒着绿光,让我一时间没有联想到是她,直到刚刚出确认了那人就是问米婆。

  不过刚刚从那画面上,我好像能看出问米婆是在施展类似于通灵召唤之类的邪术,只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术法,一时间也难以确认。

  我总觉得这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好像连问米婆也牵扯进来了,难道说之前的那个灵媒就是问米婆吗?给女主管姐妹种下双魂引的法术也是她吗?

  不过我很快就忽略了这个想法,因为我知道庄妍的师傅其实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她甚至还不如庄妍呢,她又怎么会召唤之术,还会那苗疆失传已久的禁术?

  也许是我想多了,或者太累了,正当我打算睡去的时候,我怀中的那个从金牙大叔那边淘过来的青铜剑莫名其妙的亮了起来,上面不断的闪烁着暗黄色的微弱光芒,好像是在提醒我什么似的。

  看到这里,我大概知道一些东西,我家里应该是来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只是那东西躲在暗处,我不知道它在哪里。

  以前遇到这种事情的话,我的第一个反应应该就是跑了,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而且还比以前冷静了不少,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成长?

  我一边将电视关掉,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四下扫视着,打算找出那个不干净的东西。

  但是我打量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东西,于是我换了个方法,我就想如果我是那个不干净的东西的话,我会藏在什么地方?

  当我扫视了屋子一圈之后,径直的朝着电视机旁边的木柜走去,我手中已然紧紧的将那张往生咒的符箓攒在手里。

  这木柜平常是我放一些衣物的地方,这间屋子除了这个地方,应该没有别的地方会这么隐蔽和阴暗,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个不干净的东西应该就在这里面。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那木柜,里面杂乱的摆放着一堆衣物,奇怪了,这里面怎么什么都没有,难道是我猜错了?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黄色的东西从那柜子里面蹿出,吓的我连忙闪到了一边,那东西紧接着就要从我家窗户跑出去。

  我哪里会让这东西轻易的逃走,于是我脚尖一踩地面,就那么飞扑了出去,正好将手中的往生咒贴在了那个东西的背上。

  那东西好像受惊了一般,头也不回的就朝窗外逃去,这时我口中已然念起了往生咒的口诀,那东西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却调转过头望向我。

  这他娘的居然是一只狗妖,这时我才看清了那东西,那狗妖的蓝色的双眼楚楚可怜的望着我,看上去好像是在求饶一般。

  “你也别怪我,这毕竟人妖殊途,我送你去投胎也是为了你好。”当我念完往生咒的口诀之后,漠然的看了它一眼说道。

  随着往生咒的光芒亮起,这狗妖也化为了粉灰,让我不明白的是,我家怎么突然来了一只狗妖呢?而且看样子这狗妖还有了些灵智,难道刚电视里面的画面,是它搞的鬼?

  这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些后悔了,为什么刚刚自己没有问下这狗妖,现在怕是很难搞明白了。

  这件事情也只是一个插曲,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我唯一在意的事情还是女主管,若是明天金医生能顺利的将她姐姐从她体内驱除,那个灵媒也就无法得到双魂引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就来到了金医生家里,因为我和他说好了今天要帮女主管做场法式的。

  到了金医生家里,之见金医生早已经将准备的东西装在一个灰色的背袋中,金医生见我来了之后,就问我那女主管家在哪里,现在就可以去了。

  我让金医生先去打车,我则在一旁给女主管打电话,提前通知下她,可等到金医生打到了车,而女主管却一直没有接电话,难道她还在睡懒觉?算了,先到她家里再说吧。

  当我和金医生到了女主管的家里之后,发现她家里的门却大开着,屋里东西整整齐齐的不像是被盗过的痕迹。

  于是我和金医生就先进去了,我在屋子里找了半天,也没发现女主管的人。

  她大早上的去哪儿了?难道去买早餐了?真是粗心大意,连门都忘记锁上。

  我试着打了下她的电话,却听到在一间卧室里有手机铃声响起,当我找到的时候,只看到那手机随意扔在床上,这女人还真是够粗心大意的,怎么连手机都不带?

  无奈之下,我和金医生只能在屋子里先等着她,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五点,还是不见女主管回来。

  我心里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难道女主管失踪了?或者是被那个灵媒给绑架了?

  金医生这时候脸色也很难看,他说女主管很有可能被那灵媒给抓起来,以防在八月十五月圆夜出什么意外。

  看来我和金医生都来晚了一步,现在只能分头去找女主管了,可要在这县城中找一个被藏起来的人,犹如大海捞针一般,谈何容易。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难道说女主管的失踪和庄妍的师傅问米婆有关?

  我将这件事情告诉了金医生,金医生听了之后,让我和他立马去问米婆那里看看。

  我们两个人慌慌张的赶到文米婆那里,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多,可到了问米婆家里的时候,却发现问米婆和庄妍都不在,她们两个好像也失踪了。

  酷c6匠网唯R一#正版,0其他都l是J9盗*b版e

  我心里突然一颤,难道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问米婆干的?而之前的那个灵媒也是问米婆了?

  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的心里莫名的一阵心痛,原来庄妍和她师傅一直都在欺骗我,这个县城里面怎么可能还有第二个灵媒第二个问米婆啊,只是我不知道庄妍在这件事情里面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