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季询也就是我们老祖,用这八方邺火昊天镜开创了玄业一脉,传说这八方邺火昊天镜乃是神物,不应存于世间,以遭至天罚,三年未降下一丝雨,天下大旱,很多人因此而饿死,生灵涂炭民不聊生,玄业道人以一己之力对抗天罚,最终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不过天罚也因此消失了,但唯一留下一个遗憾就是,凡我玄业一脉之人,寿命终不过四,亡于四,也许这就是命数。”金医生黯然伤神的说道。

  我在在拜师的时候就听金医生说过,玄业一脉之人都没有活着超过四十岁的,唯独这金医生除外,他今年已然四十有二了,不过拒他自己所说,他的命数也快要到了尽头。

  当初我拜师也属于无奈之举,现在听金医生这么一说,心里也很不是滋味,都说男人四十一朵花,而当我刚刚成为一朵花的时候就要面临着凋零的窘境,想想都会觉得心有不甘啊!

  至于那铜镜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金医生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反正他的意思就是说这铜镜比较厉害就是了,说是有了这个铜镜,即便对上一些神灵,多少还有些周旋的余地之类的话,对于怎么用这个铜镜,他也是一知半解,因为自从玄业道人对抗天罚的时候用过这铜镜一次,之后的数代传人中,都没人动用过这铜镜,于是乎这铜镜就成了玄业一脉的镇观之宝,说白了就是个摆设。

  “咚咚咚”

  正在这个时候,金医生家里的门突然响了起来,好像是有人在敲门,于是我就过去将门打开了,想看下究竟是谁。

  因为金医生平时是没什么朋友的,他也很少带人来自己的家里,虽然我来金医生家里很多次了,但是遇到今天这种主动敲门的还是第一次。

  我打开门一看,是一个老头子,那老头子浑身穿了一件灰色的道袍,道袍上还打了几个补丁,他左手还拿了一个旗帜,那旗帜上面还写着一副对联:上算今生无穷变化,下算三生三世轮回。

  我当时就有些纳闷了,这一个算命的江湖骗子怎么跑到金医生家里来了?

  门一打开的时候我就用一种很不善的语气问这老头子想要干嘛?他就在一旁笑着说要见我师长,这时候金医生也好奇的走了过来,问他有什么事情。

  那算命的听了金医生的问话之后,先是目光看了下我,然后又看了下金医生。

  “有什么就直说吧,这里没有外人。”金医生冷漠的说道。

  从金医生的话语中,我也不太敢确定他认不认识这个算命的。

  “我想你应该已经猜到老夫来此的目的了,其实那个金牙施主在以前已经答应将那铜镜卖于老夫,可在老夫筹钱的那段时间却被你给买走了,不知道施主能否割爱将这铜镜转手于老夫?”算命的老道士打量了金医生一眼说道。

  “抱歉,此物对我有很大的用处,看来你今天是白走了一趟,只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金医生不置可否的说道。

  那算命老道士听了这话之后只是干干的笑了两声,可能是他的嗓音有些沙哑,我听上去感觉这人的笑声好像充满了嘲笑一般。

  “北斗星移位,正宫入瓮,紫微星凋零,你这印堂发黑,实乃命衰之相,若无意外,八月十五夜,亥时定身亡。”算命老道士嘴角轻轻一咧,笑着说道。

  听到这算命老道士的话之后,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这老道士还真有些本事,原本我以为他只是一个江湖骗子,却没想到他居然能看出金医生命数以尽。

  更重要的是他居然敢断言金医生会在八月十五的亥时,也就是那天晚上的十一点左右死亡。

  而这八月十五也正是灵媒培养的双魂引成形之日,难道说最终那灵媒还是将双魂引吃了下去?

  酷@j匠网唯p一)正#W版,◎5其◎他c都是r盗版

  “好一个命衰之相,我虽然不知道你是那条道上的人,但是你来我这里卖弄命相之术是不是有点过了?”金医生冷笑着说道。

  那老道士也没生气,他在屋子里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好像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外人一样。

  “老夫这里到是有一个破解之法,还能为你延寿二十年,只是想要换取那个铜镜,你看一下如何?”老道士抚摸着他的胡子说道。

  金医生原本一脸不屑,可听到这老道士这话之后,整个人神色突然苍白了不少,愣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

  不得不说,这个老道士每次说的话,都好像雷霆一般,句句深入人心,就连金医生也有了那么一丝动摇。

  “简直就是笑话,江湖小道也敢妄言?这铜镜之事你是想都不要想了,我还有事,恕不远送!”金医生面色一冷说道。

  那老道士看着金医生已经下了逐客令,只是不停的摇头叹气,临走至时他还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大道性空,小道缘起,大道小道本就如一,罢了,罢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虽然我不知道这老道士是不是真有那个本事,但是他一口一句文言文,而且话里好像藏着话,总是给人一副神秘莫测的感觉。

  老道士走了之后,金医生就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我也不好开口相问,就坐在一旁百无聊赖的玩手机。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医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这没来由的一笑,简直吓了我一跳,我手一抖,手机就直接从我手中滑了出去,“碰擦”一声响起,可怜老子这手机的屏幕直接摔碎了。

  瞬间我就满肚子的火气,妈蛋老子这手机可是刚买没几个月呢,原本想对他发火,可是看到他一脸神经兮兮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也就忍住了。

  “一个野道士就敢口出狂言,老子这他娘的天命谁能更改?”金医生疯疯癫癫的说道。

  看来他对刚刚老道士说的那些话一直耿耿于怀,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二话不说就把那铜镜给那道士了,毕竟和命比起来,即便这是祖传之物又能怎么样?

  过了一会儿,金医生从恢复了正常,对我说他要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晚上就过去帮女主管把法式做了,免得夜长梦多。

  我走的时候问他还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他说该准备的他都已经准备好了。

  我从金医生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回到家里也不所事事,只好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一直到晚上九点,我逐渐由了困意,正打算要去睡觉,这时候电视上正在播放着一部现代都市爱情剧,男主角正好和女主角相拥在了一起,接下来肯定是要接吻了。

  我顿时困意就少了一些,对于我这种宅男来说,这便是最喜欢的情节之一了。

  “滋啦啦”

  正看在兴头上时,电视突然没了信号,屏幕上全是黑白斑点,这还真他娘的扫兴,我家里用的是网络盒子,按理说不该发生这种情况啊,除非是没有网络了。

  我郁闷的从沙发上起来,打算看来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突然,电视又来了信号,只是那画质简直不忍直视,渣的要死,画面里出现一个老女人的背影,那老女人身前放着一个人的头骨,老女人口中则默念着一些晦涩难懂的词语,结果不到片刻,那人头骨的眼睛突然亮起了两道幽光,接着在头骨的上面慢慢浮现出了两个字:王涛。

  这他娘的不就是我的名字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