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子,你没事吧?你赶紧来吸两口,吸两口就会好些了。”金牙大叔在一旁关切的说道,一边将自己手中的鼻烟壶给我递过来。

  我估摸着他应该是怕我出个什么意外,死在他店里,给他惹下麻烦才会这么关心我的,不然以这个金牙大叔唯利是图的本性,根本不可能这么好心。

  我先说看了金医生一眼,金医生见到我望过来只是点了下头,大概意思是说我可以吸,没事儿的。

  我接过他手中的鼻烟壶,在鼻子下面嗅了两口,瞬间就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气体顺着我的鼻孔直入腹下,让我精神了不少。

  过了一会儿,金牙大叔拿来了一些金疮药给我涂抹到了手臂上,他一边涂抹着一边说道:“这东西邪性的很,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估摸着这东西应该是受到了什么诅咒,再加上这东西确实来路有些不正,一般人哪敢要这东西。

  不过在不久之前,一个老头子看上了这东西,出了很高的价格,非要买走不可,之前我不是答应老金要给你留着嘛,所以我死活都没有卖,你要是真想要的话,这价格上你看能不能再多给些?”

  这金牙大叔不愧是做生意的材料,拐弯抹角了半天,原来是想提价啊,只是我不知道他之前和金医生约好的价格是多少。

  不过我觉得这东西绝对是个宝,尤其是对阴阳师来说,我隐隐能感觉到这铜镜上面蕴含了很大的纯阳之气,就算是卖个上百万都不为过。

  “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也就甭拐弯抹角了,你就直接说要多少吧。”金医生淡淡的笑着说道。

  金牙大叔连忙从怀中摸出了一包烟,大红色的烟盒,上面印着一根醒目的华表建筑物,这他娘的可不就是中华嘛!

  老子平时也就抽个七块的红河,这货一出手都是中华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金牙大叔掏出两根烟,分别给我和金医生递了过去,殷勤的笑着说道:“都是老熟人了,我怎么会坑你呢,之前的那个老头子开出了五十万的价格,咱们这关系你说我能问你要五十万吗?这肯定是不能的,这样吧,三十万我直接送你得了。”

  妈蛋,三十万还说成送?这金牙大叔还真敢说,而且我们来之前就拿了十万块,哪有那么多钱啊!

  “老李啊,我们身上真没有带那么多钱,要不这样吧,我们先给你十五万,等过几天我们再把剩下的十五万给你怎么样?”金医生面无表情的说道。

  酷Dy匠网/永久《Z免费看小!‘说0

  这我就带了十万,为什么金医生说带了十五万呢?难道金医生自己还私藏了五万不成?

  金牙大叔说这没问题,然后金医生就小声的问我,说我是不是还私吞了五万块?听他这么一问,我顿时就像泄了气的气球,只能如实的跟他说了。

  那五万块还在银行里存着,我就问金牙大叔可以不可以刷卡或者转账,金牙大叔就毫不客气的说他这里只接受现金交易,然后他又告诉我说这条街道的最东边,有一家银行,可以在那里取。

  当我气喘吁吁的从银行里把钱取出来回到这里的时候,他们连个人居然在外面喝茶聊天。

  妈蛋的,这跑腿的活全让我干了。

  将那十五万给了这金牙大叔之后,金牙大叔笑着跟我说,他外面摊位上的东西,可以送我一件,他让我去看看喜欢哪一件。

  这金牙大叔外面摊位上着实没什么好货,都是些铜钱啊,铜壶之类的小物件,多半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

  我心想既然要送,也不送些好的,这人还真是精明的很。

  正当我把他地摊上的东西全扫了一遍的时候,突然发现角落里有着一个青铜小匕首,那匕首后面还有一个红绳系着的穗,穗上绑了一个铜钱,我当时就觉得这玩意儿还挺有趣的,就拿在手里细细的把玩着。

  “那青铜匕首是个仿制品,应该是民国时期的东西,就连那铜钱也是私自烧制的,你看那铜钱上是不是写着道炁常存?”金牙大叔又笑着说道:“这玩意儿虽然不是什么古董,带上做个装饰品也还是不错的。”

  我将那穗上系着的铜钱拿在手里看了一下,上面还真是写了“道炁常存”四个字,看来这金牙大叔说的并没有错。

  这金牙大叔虽然聪明,但是人总会有糊涂的时候,这东西虽然没有什么文物价值,但是光从那铜钱上面的四个字就可以看出来,这东西以前定然是被一个阴阳师所使用的物件,虽然我不知道这物件是干什么用的,但至少还能有个驱魔辟邪的作用。

  因为我从那青铜匕首上看出了这上面被下了一个拒灵咒,而且这青铜匕首上还有一些其它的咒,只是我都不认得。

  这拒灵咒,顾名思义,就是你心中默念这拒灵咒口诀的时候,一切妖邪之物都进不得你身。

  这拒灵咒虽然没什么太大的威力,但也不是一般人都能会的,反正我只是知道金医生就不会这拒灵咒,以前我曾经问金医生要过,他说这拒灵咒就连他师傅也不会,当时我还鄙夷了他好一阵子,堂堂的玄业传人居然不会拒灵咒,说出去都会让人笑话。

  后来我知道,这拒灵咒在以前,都是些得道高人用自己的大半生的意念,烙印在一个物件上面,然后再将拒灵咒刻画在物件上,开过光之后送于自己的一些爱徒之物。

  想来这个物件也应该是一个得道高人送给自己徒弟的物件,但是不知道上面原因,这个物件就辗转落到了金牙大叔的手里。

  当初我刚拿起这个物件的时候,金医生眼睛也是一亮,随后就恢复正常了,当做没看到一般,这个细微的神情金牙大叔是没有发现,因为他当时只顾着跟我说这物件的价值了。

  这也算是没白来,让我捡漏了,以后有了这东西,自然就不怕那些恶鬼缠身了。

  金医生跟那金牙大叔又闲聊了几句才离开,我则跟着金医生回到了他家里。

  一回到家里,我就赶忙问金医生,那铜镜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那么邪门?

  由于当时那金牙大叔在场,我也没敢问,要是让金牙大叔知道这东西是什么的话,那他岂不是要满天要价了。

  “这是八方邺火昊天镜,此镜可是有着不小的来头呢!”金医生得意洋洋的笑着说道。

  我赶紧说,您老人家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啊,都急死我了。

  “这八方邺火昊天镜,传说曾经是火神祝融还没成神之前,所用之物,后来这东西不知道怎么滴就落到了一个叫季询的小道士手里,这季询也就是我们玄业老祖了,他是得到这铜镜之后,以这铜镜的玄奥,和这邺火的邺字取名叫自称玄业道人的。”金医生慢条斯理的讲道,虽然如此也很难掩饰他脸上的兴奋之情。

  听金医生这么一讲,我才知道玄业道人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啊,那按理说这东西应该算是玄业一脉的祖传之物了,为什么会到金牙大叔的手里?

  金医生好像看出来我的想法了,他就接着说道:“当初这八方邺火昊天镜在传到第一百八十代的手里之时,正好清朝入关,清朝入住中原那段时间大肆掠夺杀虐,这铜镜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丢失的,而我玄业一脉一直都在寻找这铜镜的下落,可是始终一无所获,直到最近才被我发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求打赏!打赏!打赏!打赏!打赏!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