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魂引就是用一对天生的地支阴脉体,将其中一个活活弄死,取其怨念煞气附着在另外一个地支阴脉体内,用其血肉之躯来温养两个魂魄,等到两个魂魄融为一体之时,也就是双魂引成形之日。”金医生缓慢的解释道。

  我看到金医生说这话的时候,他那拿着烟头的右手都有些发抖了,我从来没有见过金医生这个样子,按照这样来说的话,估计女主管的姐姐很有可能是被那个问米婆给杀的。

  说实话,培养这双魂引的方式真是够恶毒的,可若只是这样,为什么能让金医生害怕成这个样子?

  我正想要问他的时候,金医生又接着说道:“当初那个灵媒就是抱着培养双魂引的打算才做了那场法式,这个灵媒实在是恶毒至极,这双魂引之术以前是出自苗疆蛊术,即便是在苗疆蛊术里面也是被列为禁术的,在当地的祭祀中若是谁私自使用此术,是要遭到大祭祀的惩罚的,轻者遭受火刑,重者受万蛇啃噬而死。

  由于培养双魂引的条件太过苛刻,加上当地大祭司又将其列为禁术,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苗疆蛊术都已失传了,我本以为这双魂引之术也失传了,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让我给碰上了。”

  “这双魂引到底有什么效果啊?”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想必你在电视上也看到过一些人吃了灵丹妙药之后,就会功力大涨,这双魂引基本上也是这个作用,但是这双魂引对我阴阳师来说没什么作用,因为这双魂引太过歹毒,阴气太盛,跟我们阴阳师本质相克,但是对那些灵媒和祭祀有着巨大的好处,若是这双魂引被那灵媒给吃了,她甚至有可能会请来一尊神灵。”金医生神情凝重的说道。

  “嘶,神灵?”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东西不是只存在于传说中吗?神灵的可怕之处想必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知道,上次只是一个散仙火炎的意念烙印,就让金医生使出了浑身解数,若是一尊神灵的话,那岂不是根本就没办法抗衡,因为用屁股想想也知道这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即便是那灵媒没有吃下这双魂引,也是十分的棘手很难对付,若是我和她对上的话,稍微一个大意就会丧命,看她连失传的苗疆蛊术都知道一些,应该和我不分上下,甚至还隐隐比我厉害一些。”金医生面色苍白的说道。

  如果连金医生都对付不了的人,那还有谁能对付?和尚吗?那家伙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他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指望这和尚,那还不如让我直接去自杀呢!

  酷匠e{网G唯一正@版“(,@:其j$他都,5是盗版

  从金医生的话中,我大概也知道了,若是金医生和那问米婆斗起法来,很可能会同归于尽。

  这还是在那问米婆没有吃下那双魂引的情况下,真不敢想象那灵媒若是吃下这双魂引,后果会是怎么样的。

  但是现在唯一阻止这问米婆吃下这双魂引的方法就是将女主管的姐姐从她体内驱逐出去,按照金医生的说法,这双魂引会在八月十五那天的月圆之夜成形。

  现在已经是阴历八月十一了,这么说来的话,距离这双魂引成形之日也只有四天的时间了。

  “钱到了吗?”金医生突然说道。

  我对金医生说钱已经到了,女主管先付了十万的定金。

  其实在刚刚不久之前,我就收到一条银行的短信,说是某账户向我汇了十五万的款项。

  金医生听到我说钱到账之后,他就点了下头,又让我去把这十万块都取出来,于是我就到附近的银行提了十万块钱出来,装在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中。

  金医生看到我回来之后,就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然后我们就打了辆出租车,来到了一条叫“和平街”的地方。

  这条街道上全都是一些商店,还有一些摆地摊的,不过他们卖的全都是些古董文物类的东西。

  街道上行人不是很多,算不上热闹,反到有些冷清,因为来这里了除了一些古董爱好收藏者,就只剩下一些来捡漏的人了。

  我不知道金医生为什么会带我来这种地方,难道金医生要买什么古董不成?我可没听说过古董对阴阳师有什么作用。

  “老金,你来了,好久没见你了,最近忙什么呢?”我们走到了一家古董店内,那老板好像认识金医生一样,很熟络的打起招呼来。

  这老板一脸络腮胡子,头发也乱糟糟的,看样子有些邋遢,不过他手上拿着的那个鼻烟壶却是个宝贝。

  那个鼻烟壶我知道,是玻璃胎画珐琅暗八仙纹鼻烟壶,现在还在故宫里面放着呢,可为何这个鼻烟壶却在此人的手里?

  之前我在电视中看到一个和这个相似类型的鼻烟壶拍卖了八十多万,如果这人手里拿着的那个鼻烟壶是个真玩意儿的话,那可就了不得了。

  现在我才知道网上那些炫富的真是没品位,动不动就是豪车LV的,可这其貌不扬的大叔手里随便一个玩意儿都八十多万,还有什么比这装逼装的更低调的?

  “最近医院的事情比较忙,那东西你还给我留着吗?我好不容易攒够了钱立马就来你这里了。”金医生笑着对那大叔说道。

  “留着呢,那东西虽然算是个古董,可没什么收藏价值,一般人也不愿买个那玩意儿。”那个大叔一看来生意了,立马咧开嘴笑着说道。

  他笑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牙上至少镶嵌了五颗大金牙,这他娘的也太有钱了,难道现在搞古董这行当的都这么赚钱吗?

  “这小子是?”金牙大叔看着我有些不悦的问道。

  “哦,这是我收的一个徒弟,你赶紧带我去看下货把。”金医生催促着说道。

  金牙大叔知道我是自己人之后,带着我们来到里屋,里屋里面摆放了很多古董,有些玩意儿连故宫里都没有,比如那件元代的孔子望月青花瓷。

  之前在英国拍卖的一件元代鬼谷下山青花瓷,那可是拍到了两亿多,估计这个青花瓷也查不到哪里去。

  土豪,真他娘的是土豪啊!如果弄件这古董的自拍照传到网上,即便是郭美美来了都要跪舔的节奏。

  这时候金牙大叔走到木架旁,双手放在一件瓷器上,就那么转动了一下,结果那木架自动的向旁边闪去,露出了里面的密室。

  这密室里面同样有很多木架,上面摆上着一些古董,墙面上挂着各种山水鸟兽画,看起来这密室里面的玩意儿比外面的那些应该要好上一个档次。

  不过在墙角一个不显眼的位置,放着一个铜镜,那铜镜的镜面有着一道细微的裂缝,铜镜的背面则雕刻一个太极的图案。

  在太极图案中那两个圆点,却是一黑一白的玛瑙制成,看上去就好像人的眼白和眼瞳一般。

  我就那么盯着两个圆点看了两秒,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掉进炼狱一般,感觉浑身燥热无比,眼前瞬间就一片黑暗。

  “噗”

  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心口痛的厉害,不由得喷出一口鲜血。

  此刻金医生正不停的拍打着我的背,我看到自己的胳膊上崩裂开了一道道口子,鲜血正慢悠悠的往外流淌。

  而我的眼睛也同时流出了鲜血,刚刚简直太吓人了,如果我再迟半分醒过来,恐怕这条小命都没有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这么邪门?”我不由得咒骂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求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