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我就早早的来到了公司,看到自己办公桌上已经挤压了一大堆的文案我就头痛。

  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并没有看到女主管来,只能暂时做着手头上的工作,一直到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我见到女主管穿了一身性感的职业装从外面走了进来。

  “中午一起去楼下那家餐馆吃顿饭吧,顺便商量下我们之间的事情。”女主管走到身边说道。

  女主管这话正好被身边经过的同事看到了,同事用一种羡慕的眼光看着我,又偷偷对我竖起一根大拇指,那意思是在说,哥们儿你行啊?竟然能将女主管这种女强人给拿下了。

  看正n版;N章◎e节》上J酷匠~网D

  其实女主管也算是大龄单身剩女了,今年也有二十八岁左右,我们公司很多男同胞心目中的女神,可是这女主管就好像对男人没兴趣一样,拒绝了很多追求她的男人。

  我以前多少对女主管也有些幻想,但是自从知道她姐姐的事情之后,我就对她敬而远之了。

  到了餐馆之后,我们随意点了几个菜,还特意点了一份粉蒸肉,因为这家店最有名的就是粉蒸肉了。

  “三十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你有把握将我姐姐从我体内驱逐出去吗?”女主管看着我说道。

  “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你该找谁找谁去。”我不屑的说道。

  像女主管这种人精明的很,要不然她也不会混到主管这个位置,我知道她接下来肯定会要压价的,所以我才用了招欲擒故纵。

  其实金医生当初让我问女主管要个十万二十万的,至于我开口就要三十万也是有着自己的小算盘的,能从当中多捞个外快何乐而不为呢?

  她听我这么一说,连忙陪着笑脸给我倒了一杯白酒说道:“刚刚是我不对,这一杯算是我给你赔礼道歉了,还请你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说完,女主管就将那杯白酒一饮而尽了,没想到她的酒量还不错,一杯白酒下肚她居然只是面色红润了一些。

  “三十万就三十万吧,这些年我也攒下了一些积蓄,对了,我还要跟你说一件事情,最近我姐姐有些奇怪,她最近晚上都在监视一个问米婆。”女主管接着酒意,话也多了起来。

  问米婆?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这县城中好像就庄妍的师傅一个问米婆而已,她姐姐为什么要去监视问米婆呢?她到底有什么目的?我脑子中一瞬间就冒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你姐姐为什么要去监视那个文米婆呢?”我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女主管夹了口菜又接着说道:“我也觉得奇怪啊,可是她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就只是在监视着那个问米婆而已,对了,那个问米婆好像还挺厉害,我亲眼见到那个问米婆施展不知道什么邪术,居然能招来一个恶鬼。”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她姐姐监视的那个问米婆是庄妍的师傅的话,那就有点不可能了,因为庄妍的师傅可没那么厉害,能召唤鬼物的灵媒可比庄妍强了不止一倍啊。

  难道还要另外一个灵媒?若是我猜的没错的话,她姐姐监视的那个灵媒应该就是上次在金医生家里暗中窥视我们的灵媒了。

  “你小点声,我也这话说出来你可能有点不敢相信,就像我当初不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一样,可是当你亲自经历了之后,你只能坚强的去直面你内心的恐惧。”女主管有些黯然伤神的说道:“因为逃避只能让事情变的更糟。”

  我不知道她这话是对我说的,还是对她自己说的,不过她说的一点没错,逃避只能让事情变的更糟,就像我一直都不敢面对恐惧一般,才会让大胸妹死亡。

  “你知道那个问米婆住的地方吗?”我沉思了片刻问道。

  若是能找到那个灵媒的住所,应该就能明白她为什么要监视我了。

  “当时我的意识很模糊,哪里还记得那问米婆的住所啊,我感觉我姐姐好像隐瞒了我什么事情一样。”女主管又喝了一口白酒说道。

  听她这么说,我就更糊涂了,她们姐妹俩共用着一个身体,她姐姐要是做了一些什么事情的话,怎么可能会瞒得住她呢?于是我就问女主管,是不是她最近压力太大想多了。

  “我敢用自己的性命担保,我姐姐绝对隐瞒了我一些事情,要不然她最近怎么突然去监视那个问米婆了?”女主管面红耳赤的说道,看来她喝的有点多了。

  有句话叫做“酒后吐真言”,也许女主管并没有骗我,如果她说的是对的话,那她姐姐肯定是跟那个问米婆有什么过节,才会如此的。

  等等,我好像想到了什么,女主管之前跟我讲过她和她姐姐的事情,小的时候她妈曾经请过一个问米婆帮她姐姐做了场法式,这么说来的话,她姐姐监视的那个问米婆应该就是当初那个问米婆了。

  这样一来的话,这件事情就能解释的通了,当初那个问米婆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并没有将女主管姐姐的魂魄压制住,而且这件事情很可能是那个问米婆故意为之的。

  接着最近她姐姐可能通过一些不为人知的渠道知道这件事情,同时也找到了那个问米婆的住处,打算报仇。

  由于女主管的姐姐不知道那个问米婆的实力,所以最近一直在监视,可那问米婆又为何要监视我呢?这件事情难道还跟我有什么关系嘛?

  刚刚解开一个谜团,我就被另外一个谜团给难住了,我总觉得这件事并没有表面想的那么简单,肯定有着一个很大的阴谋,至于什么阴谋我就不知道了。

  我并没有将知道刚刚推理出来的事情告诉给女主管,因为即便我告诉她了也没用,还是不给她增加压力了。

  眼看饭也吃的差不多了,女主管就让我把银行卡号给她,她说等下就给我先打十五万过去,她还催促我赶紧将她姐姐从她体内驱除出来。

  因为她觉得她姐姐好像要对那个问米婆下手,到时候伤及到她的身体,她可能会因此死掉的。

  在我看来这女主管脑子确实不笨,居然能从一些蛛丝马迹中猜到她姐姐会对那个问米婆出手,只是她最近可能因为她姐姐的事情精神压力比较大,所以并没有往更深层次去想,不然她肯定会猜到她姐姐为什么会对问米婆出手了。

  我敷衍着说我会尽快的,明天就过去帮你做场法式,顺便让她给我和她自己请个假。

  女主管走后,我并没有去上班,而是直接去找了金医生,到了金医生那里,我就将自己刚刚推理出的事情告诉给了他。

  金医生听了之后,面色十分沉重,我看他一脸严肃的表情也没有去打扰他,就自己点燃了一根烟在一旁抽着。

  当我的一根烟快抽完的时候,金医生脸色有些苍白的跟我说道:“那个灵媒应该是要养双魂引!”

  “双魂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师傅你已经知道了?”我惊愕的问道。

  金医生让我给他一支烟,我赶忙给他点上一根烟,想听听看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金医生狠狠抽了两口烟之后说道:“你那女主管和她姐姐应该是天生的地支阴脉体,而培养双魂引最重要的条件就是要找这样一对地支阴脉体。”

  “那双魂引到底是什么啊?你老人家赶紧说重点!”我急切的催促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求打赏!三十个肥皂加一更!你打赏多少我更多少!玩命的写,给点写的动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