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有位小道士找到了录有年所在的那处乱葬岗,在那里逗留了几天就走了,有人说这小道士其实是那个大师的徒弟。

  但是在这之后不久,录有年的家人就渐渐的离奇死亡了,每个人死的都很蹊跷,在当时这也成了悬案之一。

  后来录有年的家里的渐渐的家道中落,最后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在《阅微草堂笔记》里面,对录有年的记载也就仅此而已,至于这录有年是不是就在大胸妹家那口棺材中,我也不知道。

  只是这个记载里面有很多疑点,最大的疑点就是那个小道士到底在乱葬岗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他在那里逗留了几天之后,录家就开始接连不断的出现死亡。

  虽然我翻阅了正本《阅微草堂笔记》里的记载没什么大的收获,但是我现在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那口棺材中就是录有年。

  接着我又在网上查找了下一些嘉庆年间的史料,知道了录有年曾经请来的那位道家大师的法号叫墨雩子,至于更多的记载就没有了。

  看来这条线索也就此断去了,我将电脑关了之后就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出来,我看了下表,现在已经很晚了,都十一点多了。

  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睡去,大胸妹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感到自己很是对不起她,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查出这个真相,最起码要让大胸妹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息。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打算去将大胸妹家里的那口棺材打开来看看,也许能在那里面找到些蛛丝马迹,可是我一个人有点力不从心,就想找金医生商量下,看他愿不愿意来。

  我给金医生打了个电话,可他却直接拒绝了,还劝我最好离那棺材远一点,我实在是不理解,一向那么帮我护我的金医生,今天怎么就变的这么畏首畏尾了呢?

  我就问他为什么,可是他死活也不愿意跟我说,他还是这些事情让我知道对我也没什么好处。

  到底是什么事情他要隐瞒着我?难道他隐瞒我的事情跟那录有年有关?我的猜测好像很有可能是真的,因为之前我跟金医生说了大胸妹家里棺材的事情,他听之后反而没什么大的变化,就好像这一切跟他没有关系,或者说他早就知道了一样。

  如果说金医生和录有年有关的话,也有些说不过去,因为这两人可不是一个朝代的人。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突然电话的铃声又响了起来,我以为是金医生打算帮我了,可是当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才发现,这电话是胖子打来的。

  “喂,李二胖,你给我打电话干嘛?我现在可没心情陪你去玩儿。”我在电话里冷冷的说道。

  “还在为大胸妹的事情难过?”胖子突然在电话里说道。

  我听到他这么一问,有些惊讶,他是怎么知道大胸妹的事情的?那天在医院就我一个人去了而已。

  “你丫的是怎么知道大胸妹出事了?你打电话来到底想说什么?”我原本心情就不太好,只能逮着胖子出气了。

  “我表哥就在那家医院上班,他跟我提起那天医院来了一个得了怪病的人,后来我去看的时候才知道是大胸妹,那时候我听一个医生说你之前来过,你不觉得她死的很蹊跷吗?”胖子也没有生气,反而在电话中给我解释着。

  “你能直接说重点吗?”我没好气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大胸妹死的蹊跷,其实对于不知道的人而言,她确实死的太过于蹊跷,但是我却是知道她的死是因为中了尸毒。

  “她是怎么中的尸毒?咱们俩这关系,你还打算隐瞒我到什么时候?”胖子话锋一转,问的我哑口无言。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胖子居然知道尸毒,难道说他也是个阴阳师?

  既然胖子都这么问了,我也就没什么可隐瞒的,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他。

  Y更W新最快a(上酷匠网K

  胖子听了之后没有惊讶,反到显得异常冷静,他在电话中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你们遇到的是一个阴尸冢,看上去棺木四周风水俱佳,呈纳风养气之地,实际上暗流涌动,灵气早已外泄,聚集出来的则是一些阴气,摆下这阴尸冢的人可真是够歹毒的,不过那里面应该会有不少宝贝。”

  阴尸冢?我听胖子说的好像头头是道,很有些风水大师的派头,这让我越来越看不透这胖子了。

  上大学那时候,这家伙还整个跟在我屁股后面玩,就连我选修了考古课之后,他也是跟着我同意选修了这门课程,可毕业这几年没见,这胖子不但混的不错,比以前能说了不少,而且居然还懂风水之术。

  “阴尸冢到底是什么?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我不解的问道。

  “这阴尸冢和养尸冢其实是很相似的,也可以说成是兄弟冢,养尸冢不用我说你应该也知道吧?就是那些有财有势的人死后,选择一处风水俱佳的位置,但是这位置却有两个棺位,如果空着一个棺位的话,就会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需要另外下葬一个棺材,那个棺材所藏之人必须是阴命或者旁支的,将那人活活弄死,取其怨气形成妖尸,保墓主人。

  而这阴尸冢则是只有一个棺木,以墓主人来养尸,这就太他娘的狠毒了,想必这墓主人生前也是得罪了不少人啊!”胖子在电话中嗤之以鼻的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我好像明白了一些,可录有年不少病死的吗?《阅微草堂笔记》中也是记载着他得的重病,可听胖子那话又不像是假的,难道说那录有年在病中的时候就被人给活活弄死了?

  我越来越觉得胖子有些深不可测了,在我又提出了一个问题的时候,他说电话中有些不方便,还是见面说吧。

  于是他约我在一家名叫下午茶的茶餐厅见面,我连忙出门打了个车,到了他在电话中所说的那家茶餐厅,可是我等了很久都没见到胖子的人影。

  正当我想打个电话问下他到底在哪里的时候,就看到他从门口进来了。

  我们两个人寒暄了几句,我就问他最近在哪里混,他说毕业之后遇到一个高人,算他半个师傅,那个高人是经常和死人打交道的,于是他也算是经常和死人打交道的吧,他说虽然这行业风险很高,但是利润却不小,没几年他就开上宝马X6还买了栋小别墅。

  我一听他这么说,大概也明白了,胖子这家伙在搞盗墓这玩意儿,我之前听过,盗墓的人寿命通常都不会太长,这种事情太损阴德了,我就劝他找份正经的工作,毕竟他现在应该也攒了不少钱。

  胖子满脸惆怅的跟我说,他也不想干了,可是他这人没什么本事,加上人又懒,要是干些正经的生意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将他攒的那些钱全都给赔个精光。

  胖子又说,他这次找我来,是打算将那个棺材里的宝贝给弄出来,问我有没有兴趣。

  其实我是挺缺钱的,但是我堂堂一个阴阳师,玄业第一百二十二代传人,要是沦落到去盗墓的地步,那岂不是都给老祖宗丢脸了。

  我对那棺材里面的宝贝根本就没有兴趣,我只是想知道卖给大胸妹房子的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就是金医生跟这阴尸冢的墓主人到底有什么关系。

  可是要想弄清这两件事,也只有跟着这家伙去把那棺材给弄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跪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