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手从后背上拿下来的时候,我看到我手上沾满了血迹,在指甲缝里面我甚至还看到了一些肉的碎屑。

  这时候,后背又是一阵奇痒难耐,理智告诉我再这样无休止的闹下去,肯定会将我身上给挠掉一层皮的,我咬着牙坚持着,希望能快点到金医生那里。

  好在过了没多久就到了金医生家里,我下了车连忙向金医生家里跑去,我边跑着边挠着后背。

  虽然我坚持了一阵让自己不要去挠后背,可是后背实在是太痒了,有一阵我都感觉自己如果不挠的话,就会死掉一般。

  在我挠的过程中,我竟然觉得越挠越舒服,就好像抽大烟一样会上瘾的,要是手上的血迹告诉我,这都是错误的认知,说不定我就会一直这样挠下去,直到我将自己的一层皮挠下,失血过多而死。

  这时金医生正坐在一个蒲团上打坐,看到我来了之后,立马起身问我怎么回事儿。

  我就将自己的后背给他看了一下,他看到之后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从他的口中我知道自己的后背已经开始腐烂了。

  他说我这是中了极为阴狠的尸毒,若是不快点驱除的话,恐怕活不过几个时辰。

  金医生一边去找寻家里的糯米,一边问我是怎么染上这尸毒的,然后我就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在大胸妹家看到的那个棺材的事情告诉了他。

  他将那些找来的糯米捣碎了之后涂抹在我的背上,这时候我感觉到一阵清凉的感觉,接着他又拿出一张符箓贴在我的背上,口中默念了一些什么话语,之后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背部已经不痒了。

  看到金医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就问他这样就没事了?他说哪有那么简单,说我这尸毒中毒太深,他这样只是压制了我背上的尸毒,要想彻底祛除,还需要一件至阳之物来化解。

  他说这种至阳之物其实就是一种名叫千幻草的植物,生长在海南一带的稀有植物,它之所以叫千幻草,是因为它的叶子为十三边形呈锯齿状,对于尸毒有着很强的克制作用。

  这千幻草虽然稀少,但它只对尸毒有着克制的作用,所以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这种植物,但是这千幻草在一些盗墓人的手里那可比什么驴踢糯米都好用,正因为如此,这千幻草的价格也被那些土豹子炒的很高。

  对于这千幻草是什么,价格有多贵我根本就不在乎,我只是想知道在哪里能弄到这千幻草,于是我就打断了金医生的话,让他直接说重点。

  他说这千幻草在一家地下黑市有卖的,不过这东西却是供不应求,运气好的话还能遇到一株没有卖出去的。

  这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大胸妹打来的,但是说话的人却是一个男子,我还有些纳闷呢,为什么这大胸妹的手机会在这个男人手中,他们到底什么关系。

  但是接下来那男子的一句话,让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说大胸妹快不行了,她临死前还想见我最后一眼。

  我挂断电话之后,心内久久不能平静,这大胸妹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难道她也中了尸毒?

  想到这里,我内心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隐隐觉得大胸妹家里那口棺材没有想像中那么简单。

  我将这一切都告诉的金医生,若是大胸妹真中了尸毒的话,有金医生在,兴许不至于让她丧命。

  金医生听了之后,让我先去门口打辆车,他要拿些东西,等我们坐车上赶到医院的时候,却发现为时已晚了。

  B酷匠Ue网8永)久免K(费H^看*小●#说

  医生告诉我们说大胸妹已经在半个小时前死了,他问我们要不要看一下大胸妹,我沉默了许久还是点了下头,毕竟大胸妹也是被我所牵连的,我没有理由不见她最后一面。

  金医生听说大胸妹不在了,就说我一个去就行了,他就不去了,然后他就在外面等着我。

  我走进急救室,看到病床上躺着一个人,那人的身上盖了一张白色床单,将她的面庞也遮住了。

  我驻足了片刻,还是将那白色床单掀开了,结果却看到大胸妹浑身上下全都是抓痕,她身上的那些肉向外翻着,有的地方甚至都露出了骨头,她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狰狞,两颗眼球突兀的鼓起,好像要从眼眶里滚出来一般,那眼球上不满了血丝。

  她的口中布满了血沫,我甚至看到她的舌头居然断了半截,剩下的那半截在她牙齿上粘连着。

  我感到胃里泛起一阵酸液,蹲在墙角里就是一阵呕吐。

  看到她的样子,我的脑海中就好像浮现出了她临死前的挣扎,可能她实在是无法忍受那种折磨,就咬舌自尽了。

  我默默的将那张白色床单又盖在了大胸妹的身上,整个人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急救室,这时候那个医生看到我的样子之后,就却说道:“她来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血肉模糊了,我们医院从来没有遇到向她这样的患者,至始自终我们都没明白她到底得的什么病,这全都是我们做医生的责任,你也不要太难过了,还请节哀顺变。”

  我感觉这医生的话就像蚊子一样,在我耳边嗡嗡嗡的乱响,至于他说的什么,我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我跟金医生说我身体不太舒服,自己先回去了,金医生也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从医院里走出来之后,我就觉得自己的心很痛,其实对于大胸妹我并没有多少爱,我想更多的感情也可能只是想要跟她上床罢了。

  可这大胸妹失踪是因为我而死的,要不是我好奇心太强,打开了地下室的门,大胸妹也不会感染上尸毒,而且她的死状一直在我脑海中浮现,让我感觉到自己是个罪孽深重的人一般。

  回到家里,我就从书架找到了那本《阅微草堂笔记》,不断的翻着书页,在找一些东西。

  因为大胸妹的死,让我再度想到了那个袖珍石头上写的“渝州刺史录有年”,之前我一直觉得这个录有年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只是当时没有想起来,但是就在不久前,我突然想到自己在《阅微草堂笔记》中看到过。

  在我翻了没多久之后,终于找到了那个关于录有年的记载。

  在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录有年曾经是清朝嘉庆年间渝州的刺史,此人生前无恶不作,更是出了名的虐待狂,他牢中的犯人很多都是被他的酷刑折磨而死,但此人却十分喜爱修道,更是重金悬赏请来了一位道家大师,后来录有年身染重病,请了很多医生都没有看好,就连那位道家大师也无能为力,那道家大师说他这是因果报应,死后恐怕也会下地狱。

  录有年听了十分害怕,他就请教大师该怎么做,大师就说让他散尽万贯家财,和家里的所有人都断绝关系,这样多少能减轻写罪孽,也不会牵连到家人。

  这录有年一听大师让他散尽万贯家财,哪里肯罢休啊,一怒之下就将那大师给打死了,后来他就秘密的修建了一个陵墓,说是他死后让家里人一定要将他安葬在里面。

  可他死后,他家里人根本就没有按照他说的做,而是随意的将他安葬在了一处乱葬岗。

  原本他生前,家里人都怕他,在他死后,他家里就觉得他不陪安葬在那么好的陵墓里面,结果就随意的将他给安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大家不打赏,就卖个萌让我知道有人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