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这四个陶俑只是变换了下表情而已,并没有移动位置。

  但是当我想到这个解释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有些不太信服,这四个陶俑若是可以随意变换表情的话,那它们岂不是还会动了?

  若这是机关的话,那应该算是考古界的重大发现了,因为我大学时候的选修课,就是选修的考古,我对古代的一些机关之术还是有些了解的。

  但是能把机关做到陶俑脸上的,从古到今都没有一个。

  当我再将目光移到那四根红线上的时候,突然有了重大发现,有一张串在红线上的符箓出现了一丝褶皱,我清楚的记得,在自己进来的时候,这些符箓都是完好无损的。

  难道说刚刚我听到的哗哗声,应该就是这符箓晃动所发出的声音了,如果这个解释通顺的话,那么之前四个陶俑脸上表情出现的变化也可以解释的通了。

  很可能是这些符箓控制着那些陶俑,才让它们脸上表情发生的变化。

  这时,我感觉到自己的脚有些疼的厉害,就想去揉几下按摩按摩,可这时,我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块石头,那个石头是个长方形的,长有十厘米,宽约五厘米,看上去很袖珍,这石头上面还隐隐刻着一些字。

  当我将打火机朝那石头移近了一些才看清楚,上面写着:“渝州刺史录有年。”

  看到石头上面的那个字的时候,我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有些很熟悉的样子,可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趁着打火机的火光还在,我连忙一瘸一拐的朝着台阶走去,这地方太诡异了,我还是赶紧出去为好。

  当我好不容易从地下室爬上来的时候,突然看到脸前出现一个人的脑袋呆呆的看着我,那脑袋完全被黑色的头发所遮盖住了,根本看不清其容貌,而且它的脑袋还在不停的滴着水。

  “啊……”

  吓的我正准备尖叫出声呢,可是那个脑袋却先尖叫了起来,当我上去看清了之后,才发现这人就是大胸妹,这婆娘着实吓了我一跳。

  我问她怎么来这里了,她说自己洗完澡之后就没看到我,然后就以为我走了,打算去睡觉。

  可刚不久,她就感觉到地面一阵震动,她还以为地震了呢,四下看了下之后才发现这个门居然被人打开了,于是就发生了刚刚那一幕。

  我上来之后,就将那个木板又盖在了地下室的入口处,将之前的那张符箓又放在了木板上,只是那张符箓却被大胸妹头发上的水给溅湿了。

  将杂物间的那门关上了之后,大胸妹就扑到了我的怀里,我感觉到她身子热热的,很是柔软,可是经过地下室的事情之后,我就已经提不起半点兴趣了。

  我轻轻的将她推开之后,就问她知道不知道自己家下面的那口棺材。

  她听了我这么一问,愣在原地半天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才语气有些颤抖的说我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哪有心思跟她开玩笑啊,就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就告诉我,说这房子是个老房子了,这房子还是她一年前用自己攒了多年的积蓄贷款买的。

  卖她房子的那人是个男的,大概有三十多岁,有着浓浓的黑眼圈,整个人也阴气沉沉的,很瘦很瘦,就像吸了毒一样全身没有一点肉,看上去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死掉一般,所以她对那人的印象十分深刻,原本她不想买这房子的,可是一想到这房子实在是太便宜,而且离自己上班的地方又近,她就买了下来。

  参观房子那时候,她并没有打开这个房间,因为那个男人说除了这个房间以外,这整个屋子都是她的,这个房间等于说那个男人是不卖的。

  当时她也觉得很奇怪,哪有人卖房子这个卖的,还留下一个房间不卖,但是那个男人说这房子里面有着他的一些回忆,所以想给自己留个念想,那男人也保证他不会回来住的,只是用那个房间储存一些东西而已,最后大胸妹就以一万元的价格把这房子给买了下来。

  我想到过这个房子会很便宜,但是没想到过会这么便宜,居然只要一万元,这一万元要是买个别的房子,估计只能买个卫生间吧,毕竟现在的房价是一天比一天高了。

  大胸妹还是当初那个男人一直叮嘱她千万不要把那个房间的门给打开,然后大胸妹嘴上就说绝对不会的,可是心里却一直很好奇。

  在买回来的一个礼拜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好奇心,将这个房间的门给打开了,可是看到这个房间全是杂物,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自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动过这个房间,直到我来了以后。

  听她说到这里,我才知道原来她一直都没有去过那个地下室,这样的话,那我的那些疑问想必也没有办法得到解答了。

  也许唯一知道真相的只有那个男人了,只是那个男人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虽然我的好奇心很重,而且也很想知道这棺材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棺材里面的人到底是谁,那四个陶俑又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为什么那个地下室被人弄成了一个养尸地?

  不过我总感觉那个棺材里面有一种危险的气息,让我一直心神不宁,我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L☆酷匠网…首0W发

  大胸妹听到我说这下面有口棺材之后,死活都不愿意在这里住了,我也不打算在这里过夜了,正想着回家,可是这大胸妹要怎么办呢,现在都凌晨三点了,要不就把她带回家,将就一夜算了。

  从大胸妹的家中出来,我们在路边等了很久才等到一辆出租车,到了我家里之后,我就把自己的床让给了大胸妹,而我就凑合着在沙发上将就一夜算了。

  由于我们经历了之前的事情都太累了,倒头就睡着了,虽然这大胸妹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可我现在实在没有那个心思是想这方面的事情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大胸妹已经不见了踪影,却给我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说她去上班了。

  晚上的时候,她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她打算把那房子卖掉,现在她已经租到房子了,之后我们又闲聊了一阵才挂断了电话。

  突然我感觉自己身上痒的难受,可能是几天没洗澡了吧,于是我就去冲了个热水澡。

  当淋浴里的热水冲刷着我的躯体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阵揪心的疼,好像这热水要把我整个后背给烫掉一层皮一样,疼的我直呲牙咧嘴。

  这不对啊,开淋浴的时候,我还用手试了下温度应该不会那么热才对啊。

  我小心翼翼的将淋浴关了之后,将自己的后背对着镜子,我想看下自己的后背有没有被烫伤。

  当我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后背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我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长满了绿色的斑点,有的斑点上面居然还长出了一丝毛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中毒?不可能啊,我又没出什么别的东西,而且这东西好像就是在一夜之间长出来的。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昨晚在大胸妹家见到的那个棺材,难道说我这背上的斑点是在那里染上的?

  我连忙穿上了衣服,出门打了个车,就来到了金医生的家里,这一路上,我的后背奇痒无比,我就不停的抓着后背,越抓越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有人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