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顺势也将大胸妹的衣服脱了下来,她身上只剩下了一件粉红的内衣内裤,当我还想有所动作的时候,她突然制止了我,说要先去洗个澡。

  顿时我就觉得很是扫兴,只能催着她快点洗,她说一会儿就好,让我先在外面等下。

  我想对于有经验的男人都会知道,女人所说的一会儿,但实际上可不是一会儿,即便快的也要半个小时以上。

  这段时间我就躺在她的床上,开始幻想自己之前在岛国爱情动作片中看过的那些动作,想着到时候是该用哪种姿势呢,还是每样都来几分钟。

  二十分钟过去了,大胸妹还没洗完,我感觉这等待的时间实在是太漫长了,百无聊赖之下,我就想看看她家里的装饰,因为刚进门的时候都没来得及好好看一遍。

  她住的地方是一个小平房,有两间屋子,一个客厅厨房加上卫生间,有一个房间是她住的卧室,里面被装饰成粉红色的暖色调,很有女孩子的气息。

  ^L酷匠%。网t!唯一.v正o版,其他都c是x盗r版I

  而另外一个房间却是房门紧锁着,那个门把手上都有着一层灰,看样子是很久都没有人打开过。

  我当时就纳闷了,为什么她家里空着一个房间却很久都没有人进去过?难道这房间里面方有什么东西不成?我怀着好奇心,打算试下看看能不能拧开。

  “吱呀”

  随着我轻轻拧动了下门把手,这房门居然就这么打开了,我没想到这个房门居然没有锁。

  当我打开门之后,看到满屋里都堆满了杂物,还有很多蜘蛛网,屋里的空气可能由于通风不好,显得很浑浊,让人有些压抑。

  看来是我想多了,正当我准备退出去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突然瞟见屋内墙角的地面上,好像贴着一张符纸。

  这符纸明显就是道家的符箓,上面是一些鬼画符,我虽然跟着金医生学了一些阴阳术,但是对于这符箓的认知,我只是知道一种往生咒,至于这个符箓是个什么东西,我也没弄明白。

  不过看那符箓的样式,应该是封印符一类的,在那符箓的下面是一个木板,那木板就像是刻意被人盖上去的一般。

  在木板的周围,我也发现了一些混凝土的碎屑,我猜测木板下面肯有有个地下室之类的空间。

  我试着将那木板挪开,想看看下面究竟有些什么东西,可是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都不能挪动这木板分毫,这木板就像一块铁板一样纹丝不动。

  我就纳闷了,这明明看上去就是一块普通的木板,为什么我却挪不动呢?

  我绞尽脑汁想了很久都没想出是为什么,正在这时,我眼睛又瞟到了那张符箓上,难道说是因为这符箓的关系?

  为了验证我的猜测是否正确,我就用手将那个张符箓撕下来了,很轻松,好像这符箓就是放在木板上的一样。

  接着我就又去挪动那块木板,看看这回能不能挪移动,结果大出我的意料,这木板被我轻轻一搬就拿在了手中。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原来都是那个符箓在起的作用,这也让我认识到了符箓的神奇之处,等回头有时间了,我就向金医生请教下这符箓之术。

  木板挪开之后,下面就是个地下室,有着一段台阶,由于没有灯光能照射到,下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我顺着台阶慢慢的走了下去,当我感觉到已经走到底部的时候,我就从口袋中摸出了大火机,轻轻一打,顿时整个空间都亮堂了起来。

  突然,我看到自己面前就放着一个棺材,那棺材的木板都有些被腐蚀了,看上去有些破旧,连上面的红漆都脱离了不少,应该有着很久的年份了,在我看来这口棺材在这里至少不低于五百年了。

  在这口棺材的四个角,各自延伸出四条红线,红线上面还串着几张鬼画符,在红线的尽头,有着四个陶俑。

  那四个陶俑的面部仔细看的话,都是一个人,只是每个的表情都不同,第一个陶俑露出一个笑脸,第二个陶俑面部狰狞,两道剑眉竖起,一副愤怒的表情,第三个陶俑却哭丧着脸,好像眼泪都快流出来一样,第四个陶俑则是一副幸福的表情,显得很快乐。

  这个陶俑的表情简直惟妙惟肖,乍看之下,我还以为是真人呢,而那四根红线则分别绑到了这四个陶俑身上。

  这些陶俑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呢?为什么会有不同的表情呢?难道说这四个陶俑代表了四周不同的情绪?分别是,喜怒哀乐?

  可这四种情绪又在说明什么呢?虽然我大致猜出了这四个陶俑面部表情的意思,但是我却对这种布置毫无头绪。

  如果想解开这些谜团的话,估计把这口棺材打开应该就能知道了,虽然我好奇心很重,却没有傻到那种地步。

  万一这里面要是封印着一个僵尸怎么办?我以前听过,这人死后经过上百年尸体没有发生腐烂,就会产生尸变,从而变成僵尸。

  不过要想发生尸变成为僵尸,可没有想像中那么简单,因为尸体尸变对环境要求是很高的,最起码这个地下室就不能让尸体产生尸变。

  虽然我知道这地下室是不能让尸体变成僵尸的,但是这里的布局却其妙的很,好像有人故意让这里变成养尸地一般,从我进到这里的时候,就感觉到很奇怪,因为这里连个蜘蛛网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小虫子了,这里显得太干净了。

  之前上大学的时候,我曾经看过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里面到是提到了很多僵尸的事情。

  我深知自己这个半吊子是应付不来这样的局面的,就打算撤退,这时候我打火机的火光也熄灭了,但是台阶的方向我还是记得的。

  我一边向台阶方向走去,一边将火机再次点燃,可是这次不知道为何,火机无论如何都点不燃了。

  突然,我感觉到有一阵阴风吹过,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而不远处也传来了“哗哗”的声响。

  此时我也懒得跟那火机较真了,撒腿就跑,我刚跑出一步,脚下就被绊倒了,让我跌了个狗吃屎。

  那“哗哗”声离我越来越近了,而我的腿因为刚刚的摔倒,好像被扭到了。

  我连忙从怀中拿出一张符箓放在自己身前,另外一只手则不停的打着火机,希望能打着,即便我对火机能否打着已经不抱任何太大的希望,但是这样多少会让我心安一些。

  出乎意料的是,我的火机突然又打着了,瞬间整个地下室都被这道微弱的光给照亮了。

  那之间的“哗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来了,这时候已经没有了任何声音,显得十分安静,就连地上掉根针都能听的到。

  此刻我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我借着打火机的光芒,朝那棺材望去,这棺材还是和之前一样,没什么变化,唯一有些变化的就是那四个陶俑。

  原本是按照喜怒哀乐的顺序排列的陶俑,此刻却变成了怒喜乐哀,好像这四个陶俑在刚刚那段时间,突然换了下位置一样。

  可是那段时间我却没有听到很大的声响,或者是物体挪动所发出的那种摩擦声,而只是听到了一阵好像是纸片或者树叶摇晃发出的“哗哗”声。

  这四个陶俑周围的地面很干净,我也没看到有什么摩擦的痕迹,所以我很确信这四个陶俑不可能交换了位置,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