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无数的蝌蚪文见此,立马从那九字真言上扯了下来,在空中慢慢的凝聚起来,密密麻麻的黑色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球。

  随即那颗黑球就朝火龙冲去,诡异的是并没有发生什么剧烈的变化,那黑球就好像掉入到了火焰的包围中一般。

  火龙不断的束缚住黑球,原本黑球还在不断的挣扎,可是不到一会儿的功夫,火龙已经将黑球紧紧地捆绑住了。

  接着那九字真言也附着在火龙的身上了,冲天的火焰弥漫在四周,充斥满了整个八卦图。

  那黑球上不断的有黑气冒出,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一阵轰鸣声中,黑球和火龙纷纷的崩溃开来,就连那八卦图也四分五裂,我在这道气浪的冲击下,重重的撞在了墙上,接着就昏迷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场木板床上,那被子上全是油污,看上去已经好久没洗了。

  金医生则站在我面前,看到我醒来,他微微的笑了笑说道:“神罚已经解除了,你身体现在还很虚弱,需要休养几天。”

  我看到金医生说话的样子有些有气无力的,显然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虽然神罚解除了,但是之前答应女主管的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跟金医生说,我做了片刻的思想斗争之后,决定还是说出来吧。

  于是我就一五一十的将女主管的事情告诉了金医生,金医生听后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说女主管身上的厉鬼现在已经变的相当厉害了,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说什么也不肯帮我。

  还劝我不要自找麻烦,这怎么能算是自找麻烦呢?帮助女主管就是在帮助我自己啊,毕竟女主管的姐姐可是想要我的命呢!

  “你身为玄业道人的第一百二十一代传人,不是应该本着救天下苍生为己任吗?怎么能见死不救呢?”我愤愤不平的说道。

  金医生听了我这话,不怒反到笑了起来说道:“你是有多天真啊?你以为现在的社会还跟以前一样嘛?再说了,我虽是道门玄业的传人,但可不是什么救世主,世界上那么多人受苦受难,我救的过来吗?”

  听了这话,我很想反驳回去,但是仔细一想,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不过我还是不肯放弃的说道:“师傅,这件事情可关乎到你徒儿我的性命啊,你要是不帮我们女主管,她姐姐可是还会来害我性命的啊,到时候玄业一脉断了传承,我看你到时候怎么下去和玄业一脉的列祖列宗交代!”

  酷6+匠网;唯9…一$正版~,5其他√e都是盗…版Z(

  金医生一听我这么威胁他,顿时气的胡子都差点歪了,他一个人在边上气呼呼的瞪着我,过了还久才说道:“也罢,摊上你这么个徒弟,也算是我到了八辈子的霉,不过帮她也可以,就是需要点报酬,上次你给为师的那一万也花的差不多了,你去问她要个十万二十万的。”

  我听到金医生这么说,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呢,仔细听了之后才发现他还是没有改掉那个贪财的毛病。

  “您老人家都半只脚踏入棺材了,还要那么多钱干嘛?”我讽刺着说道。

  “你知道今天我为你做的这场法式花了多少钱嘛?光是那盆朱砂就花去了几千块,还有我放的那些血……”金医生喋喋不休的说道。

  我连忙就打断了他的话,再让他说下去非得天黑不可。

  不过他说现在这社会无论干什么都离不开钱的,那些符纸和朱砂都是在一家黑市上买的,这东西有些古老,一般的市面上有钱也买不到的,他还说改天带我逛一下那些黑市。

  在那黑市是专门卖有些阴阳师所需要的材料,而且经常会有一些阴阳师出没。

  听了他这话,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世界上可不光我和金医生会阴阳术。

  “叮铃铃”

  正在这个时候,金医生家房梁上用一条红线串联起来的铃铛急促的响了起来。

  “居然有小鬼混进我这里来了,真是胆子不小。”金医生冷哼一声说道。

  说完他一个箭步就窜了出去,随手扔出一张符纸,口中念念有词,下一刻一个长着长脸,大耳朵的鬼物就显出了原形。

  那张大长脸上没有口鼻,只有两只硕大的眼睛,一双耳朵都垂落到了地面,而它的脚更是小到离谱,只有巴掌大小,真是不明白如此一双小的脚是如何支撑起来他这么庞大的身体。

  那小鬼看到金医生之后,立马爬在地上一动不动,嘴中还发出一阵呜咽声,像是在求饶一般。

  “居然有了一丝灵智?说吧,到底是谁派你来监视我的?”金医生有些吃惊的说道。

  “轰”

  正当那个小鬼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它的身上突然间就冒出一阵绿烟,接着那小鬼就不见了踪影。

  “你怎么让它跑了呢?”我看到这里急忙说道。

  “它没有跑,而是被它的召唤者给抹杀了。”金医生脸色凝重的说道。

  “它的召唤者?居然还有人能召唤小鬼?”我大吃一惊的说道。

  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召唤小鬼?不过既然能召唤小鬼,看来那人的阴阳术应该和金医生的实力差不了多少,甚至有可能还比金医生厉害。

  “我知道一些旁门左道之人有饲养小鬼的嗜好,可这小鬼和那些旁门左道之人饲养的不一样,至于是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清,不过我怀疑这小鬼很有可能是灵媒召唤出来的。”金医生想了片刻说道。

  “灵媒?我知道一些灵媒能有和鬼神沟通的能力,而想要召唤一些鬼神,则需要是一些强大的灵媒才有这个能力。”我皱着眉头说道。

  无论这小鬼是那些旁门左道饲养的还是灵媒召唤出来,对我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相反还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被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盯上,后果可想而知,至于这人盯上这里的目的我就不得而知了,难道说金医生在给我解除神罚的时候惊动了那人?我满脑子的疑问,越想越头痛。

  “你说的不错,不过毕竟这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形式对我们很不利,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盯上这里的,不过据我看来,这人一定是为你而来的。”金医生笑了笑说道。

  尼玛,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金医生的笑脸,总是有种很欠揍的感觉。

  “你怎么就知道那人是为我而来的?我可没做过什么缺德事情,说不定是你多年前的老姘头找上门来报复了,我可告诉你,别想把我也给拉下水。”我心情郁闷的说道。

  本来我说这也是气话,但是没想到我这话一出口,金医生笑着的脸瞬间就僵硬住了,难道真被我给说中了?

  过了没多久,金医生冷冷的说道:“想要找出这灵媒到底是谁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通过她召唤出来的小鬼施展一种追魂咒法,这次我们已经惊动了那个灵媒,想来下次她肯定会加倍小心的。”

  切,在我看来,那明明就是你那个姘头,却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在心里暗自鄙视了他一回。

  “她已经死了,这人不是我的姘头,这次的灵媒是另有其人。”金医生漠然的瞪了我一眼说道。

  卧槽,这家伙又来这招,老是能看穿我在想什么,他给我的那本书上可没提到过这本事,像他们这种老狐狸都是爱留一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