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那些流言蜚语我一般都不去理会,反正他们不管说什么,我又不会掉快肉。

  从公司走出来之后,我就打了个出租车回家,打算明天去找金医生问一下,看他有什么办法能将女主管的姐姐驱除掉。

  而在这个时候,我却看到我家门口站着一个人,我觉得那个人影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当走进一看,这人正是问米婆。

  看到问米婆之后,我心中就纳了闷儿,这问米婆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呢?之前她还一个劲儿的赶我走,现在居然主动来找我,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问米婆见到我之后笑了笑说道:“你今天是不是去见你们女主管了?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这是什么情况?我上班每天都要见到我们女主管,这很正常啊,为什么她今天会这样问?难道她知道了女主管的事情?如果她知道的话,就不会问我们说了什么话,看样子我们公司里应该有人给她通风报信了。

  “我上班每天都要见到我们女主管,我不太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我并没有告诉她女主管跟我讲的故事,因为我想看看她到底要说什么。

  “哼,我劝你不要被她给迷惑了,你还是离你们女主管远点比较好,她可不是什么善类。”问米婆冷声说道。

  我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就更纳闷了,看样子她好像知道女主管所做的那些坏事一样,只是她知道不知道女主管她姐姐的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

  更新、最快m上Cp酷.)匠网

  问米婆看到我没有马上回答她,她就继续说道:“她是不是跟你说她有个双胞胎姐姐?而且还说那些事情都是她姐姐做的,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怎么知道的?”我听她这么一说,忍不住惊讶的问道。

  当时女主管跟我讲这些话的时候,办公室就我们两个人在场,不可能被别人听到啊!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问米婆应该在这之前就知道女主管和她姐姐的事情了。

  “至于我怎么知道的,你就不要管了,我让你离她远点,其实也是为你好,因为她到时候肯定会来害你的。”问米婆故意将声音放低了一些,让自己说话的声音显得亲切了一些。

  在我来看,问米婆应该也有自己的一些手段吧,毕竟女主管之前杀了那么多人,只要是有心人的话应该会留意到这些事情,也许她就是这样知道的,不过她态度的转变实在和之前反差太大,让我有些不能理解。

  问米婆临走之前还一直嘱咐我,让我离女主管远一点,我只能随便搪塞着应付了过去。

  打发走问米婆之后,我就到了家里,看了眼家里已经没有菜了,看来晚上只能去外面吃了。

  在我家楼下不远处,有个小吃一条街,我就随便叫了几份烧烤要了一瓶啤酒,巧的是在我桌子不远处,遇到了一个大学的同学,叫李二胖。

  随着毕业之后,我们就很少有联系了,没想到在这里既然能遇到,他过来问我要了个联系方式之后,我们两个人就开始拼起酒来,这个龟儿子酒量和他的体重一样深不可测,没多久我就喝的不行了,趴倒在酒桌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现好像有人在叫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头还疼的厉害,显然那酒劲还没过。

  服务员说他们要收摊了,让我把账先结了,于是我从钱包中拿出两张小红鱼扔了那服务员。

  结完账我站起来就要走,可是由于今晚喝的实在有些多,感觉整个地面都在晃动不止,这时候差不多都凌晨一点了,也没什么出租车,我只能踉跄着朝家里走去。

  奇怪了,为什么还没有到家?我感觉自己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按照以往这时候早都应该到家了啊。

  我试着努力睁大了眼睛,看了看周围,这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好像已经远离了城镇的灯红酒绿。

  “哎呦,妈蛋的,什么东西,痛死我了。”我骂骂咧咧的说道。

  刚刚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到了脚,接着就失去重心摔倒了,我试着去寻找刚刚绊倒我的那个东西,由于黑灯瞎火的,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了那个绊倒我的东西。

  那是一个长方形的木板,木板上面好像还刻着什么字,天太黑我也看不清楚,于是我从口袋中拿出了打火机,在打火机灯光的照耀下,我隐隐看上那上面写着“爱妻许小婉之墓”。

  当我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跳,这不就是人家坟墓上的墓牌嘛,而且看样子,这种墓牌是四五十年代的那种,因为那时候还没流行墓碑,墓碑只有地主家才买的起,一般的平民死后,都只能在坟上竖立一个这样的墓牌。

  娘系皮的,难道我走到了坟地?我破口大骂了出来,因为我觉得这样骂出来多少会给自己壮下胆。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在那墓牌的不远处,我就看到了好几个土堆,有的土堆上面还放着一些纸扎人和花圈之类的东西。

  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头皮都有些发毛了,明明自己家离那个小吃一条街没多远,为什么我却走到了这里来,而且我也不记得这里是哪里。

  正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好像被一只手抓住了,我隔着皮肤感觉到那只手很硬,还有些扎人。

  我顿时吓的连踢带崩的,一个人在那里跳了半天,感觉那只手不见了,我才停了下来,在我刚刚站过的地方确实有一只手,不过那只手却是纸扎人的手,在那只手的旁边还有着一个纸扎人的头,那头的眼睛却在流着血,从远处看上去,这个头好像看哭泣一般。

  我强压住内心的恐惧,咽了一口唾沫,看了下四周,我打算还是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比较好。

  而在我这目光的扫视下,却看到了一件让我如堕入冰窟般事情,不远处坟头上之前我就看到那里有个纸扎人,原本我看到的时候是完整的,可是现在我看过去,却发现那纸扎人的一只手和头颅都不见了。

  原本我还以为是我眼睛不好,毕竟天这么黑,看错也是难免,为了平复我内心的恐惧,我决定再确认一下,可当我再看过去的时候,我却发现,那个纸人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顿时我就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酒劲也醒了一般,头也不回的撒丫子就开始跑。

  我就这么一直跑,跑到我气喘吁吁实在跑不动的时候,我才停了下来,心里想着终于安全了。

  “咯吱”

  由于实在太累了,我就这么一屁股坐了下来,但是我却感觉到自己屁股好像做到了什么东西,而且膈应的我十分难受。

  我就站了起来,扭过头朝地上一看,那正是之前的纸扎人,我正好坐在了它的腿上,将它的腿给坐断了,而它的头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它的身上。

  吓的我连忙后退了几步,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刚刚跑了那么久,根本就没有跑出这个坟地,而是又回到了这里。

  我简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这尼玛的也太邪门了,我记得自己明明跑了好久的,就算这里再大,也能跑出去的,看着周围坟堆,我的心情顿时跌落谷底,难道我碰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突然一阵阴风挂过,吹的我浑身直哆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