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女主管那种凹凸有致的身材,险些将那紧身的职业装给挣破,高耸的双峰露出半截乳白,顿时让我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差点没流出鼻血。

  我强行把这种感觉压了下去,要是她不是打算害我性命,说不定我还会对她有点意思。

  女主管看到我进来之后,并没有理会我,而是端起了桌上的一杯咖啡慢慢的喝着。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不会打算在这里跟我撕破脸吧?”我用一种很不善的语气质问着说道。

  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也没必要隐瞒什么了。

  女主管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慢悠悠的喝完了那杯咖啡自顾自的说道:“我以前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我们两个除了性格之外,其它地方都很像,一般人很难分辨出我们,但是她在我七岁的时候就死了,在她死后,我经常能梦到她。”

  这臭娘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跟我说这些干嘛?她不会想说那些坏事都不是她做的吧?

  我并没有去打断她的话,因为我想看看她到底要说些什么。

  “从那以后的每天晚上,就经常有一个跟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女孩来陪我玩耍,而我妈说我经常都是笑着醒来的,她就问我怎么回事儿,我说在梦里经常能看到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小女孩来陪我玩耍,我们玩的可开心了,而我妈以为梦这东西都是虚幻的,当不得真,所以她并没有在意。

  直到十四岁的那年,那个跟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又来陪我玩耍了,我也渐渐的习惯了她的陪伴,可是她看到我之后,就在那里不停的哭泣,还说为什么她永远只能活在黑暗里,活在别人的阴影下,接着她就张牙舞爪的朝我扑来。

  从那以后,我就一病不起,身体变的很虚弱,我妈带着我四处求医都没有看好,反而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最后她找到了一个问米婆,问米婆说我姐姐死后一直没投胎,说什么地府不肯收,所以她就一直藏在我的体内。

  我妈一听这话,也是被吓的不清,哭诉乞求问米婆能帮帮她,说她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女儿了,问米婆说她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做场法事,来压制住我姐姐的魂魄,等到我死后,我姐姐的魂魄就可以和我一起轮回了,要不然我姐姐就只能做孤魂野鬼了。

  我妈当然不乐意我姐姐做孤魂野鬼,就取来我和我姐姐的生辰八字,让问米婆来做了场法事,可是过了没多久,我姐姐的魂魄就又在晚上出现了,她并没有像问米婆说的那样,被压制在我体内,而是她和我共用着一个身体,有的时候我并不是我。”

  ◎酷匠:&网唯r%一6正版,其)Q他都●`是盗版

  我越是听那臭娘们儿讲,我的心里就越发毛,但是我感觉她马上要讲到重点了,我也不敢去打断她,就继续听着。

  “就在一年前的一天夜里,我姐姐又占用着我的身体出现了,每次她出现的时候,我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唯一剩下的恐怕也只有思想了,那天夜里,她走到厨房拿了一把刀,接着就朝我母亲的卧室走去,我妈当时还在熟睡,可能是我姐姐开门的声音吵醒了我妈,当我妈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我姐姐拿着一把刀站在她面前,狰狞的傻笑着。

  我妈被我姐姐的举动吓的不轻,她刚想要说些什么,结果我姐姐手中的刀就已经插进了她的脖子中,鲜血也溅射的到处都是,我声嘶力竭的哭喊着让我姐姐住手,可是她好像听不见我的话一般,疯狂的在我妈身上乱捅。

  最后她见我妈不动弹了,就用手从那些大肠和肺脏中挖出了我妈的心,开始咀嚼起来,我看到了满地都是鲜血,最后我吓的晕了过去。”

  “呕“听女主管讲到这里,我胃里不由得开始泛起一股酸液,想要呕吐,可就是吐不出来,这臭娘们儿讲的太恶心了,不过同时,我也对她产生了一丝的怜悯之心。

  “那后来怎么样了?”我忍不住的问道。

  虽然我觉得很是恶心,可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想要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

  女主管习惯的性的拿起桌上的咖啡,可是看到里面的咖啡已经喝光了,就问我要了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两口又接着说道:“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但是我却闻到了一股腥臭味,我往自己身上一看,发现自己浑身是血,就连牙齿里面也散发着腥臭,我甚至能感觉到还有一些内脏的残渣留在我的牙缝中。

  那一整天,我都将自己泡在浴缸中,想要洗去那种腥臭味,血液和腥臭的味道虽然能洗去,但是那件事就好像刻在了我的心里一般,永远也无法洗去,当我再次来到我母亲的房间的时候,我却发现我母亲的尸体竟然不见了。

  从那以后,我姐姐就开始用我的身体到处杀人,甚至她还有一个怪癖,将那些漂亮的女人杀了之后,就用她们的皮做成衣服,收藏在柜子里面。”

  听到女主管讲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以前在她家二楼,我也发现了她柜子里面的那些人皮衣服,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她那个姐姐太可怕了,简直都有点丧心病狂了。

  “我曾经想到过自杀,可是自杀了一次没成功之后,我姐姐就威胁我,说我自杀了以后,这个身体就会永远属于她了,你还记得那天晚上你到我家修电脑吗?其实那天晚上我姐姐本来要对你下手的,她连续对你对你使用了两次降头术,都没有成功,我知道你身上肯定有些我不知道的秘密,当时我想请你帮忙,可是我又担心你不肯相信我。”女主管面色苍白的说道。

  “那你现在就觉得我肯相信你了?”我反问着说道。

  其实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说的这话,但是看她说的那么诚恳的样子,我又不觉得这是假的。

  “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知道你应该不是一般人,你肯定有办法帮到我的,只要你肯帮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女主管哀求着说道。

  我真的没想到这娘们儿还要求我的时候,但是要我帮她的话,我也没什么能力啊,我也就是刚刚跟金医生学会了一招往生咒,这招还只是对付一些小鬼会有些作用,要是遇到像她姐姐拿着凶猛的厉鬼,恐怕我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可是我一想到她最后那句让她做什么都可以,我就浑身燥热,这句话对我这个处男来说,简直就是无法抵挡的诱惑力啊!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我想了想说道。

  “这个,你只要将我姐姐的魂魄从我体内弄出来就可以了,至于到时候你要怎么处置我姐姐的魂魄都随便你。”女主管见我好像答应了,连忙兴奋的说道。

  其实我并没有答应她,也没有不答应,因为她姐姐这种恶鬼可不是我这个半吊子玄业传人所能对付的,我要回去请教下金医生,看他有什么办法,要是金医生都没有办法的话,那我就更是无能为力了,所以我告诉她我要想一下,过段时间再给她答复。

  女主管听了之后连忙点头称谢,那样子就好像我答应了她似的,搞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之后她还让我提前下班了,不会扣我工资,算是给我开了个小灶,我走的时候同时们在背后还指指点点的,说是我这么快就和女主管勾搭上了之类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这是书友米爷给我讲的故事,加进去了。大家感觉怎么样?

  另外求打赏~晚上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