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传人,可是都没有遇到,直到遇见了你,我想让你成为玄业道人第一百二十二代传人,这也是我帮你的条件。”金医生解释着说道。

  感情这家伙绕了半天是在说这件事情啊,成了玄业道人的传人之后不就可以修行道术了嘛?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诱惑,可是听到他说这些传人都活不到四十岁的时候,又犹豫了起来,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金医生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笑着调侃说道:“你好像没得选择啊,你体内的阴煞之气这么重,这一生都注定会有很多不干净的东西来缠着你,你要是不答应的话,估计你连三十岁都很难活到。”

  他的这句话将我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击溃了,是啊,我不答应还有别的选择吗?跟着和尚混?和尚一直都不靠谱。

  无奈之下我只能答应了,金医生见我答应了很是开心,他让我磕头上了柱香,算是认祖拜师了。

  后来他跟我讲,道术是门外汉叫的,道术的最高境界是成仙,那种成仙之术也只是存在于电视和小说中,他们这玄业一脉所练的是阴阳术,而这阴阳术则复杂的很,也实用的很,是专门克制鬼物之术。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算是懵懵懂了一些,我问他什么时候可以教我阴阳术?他说现在就可以教我了,而且他还说最近他会有一场大灾难,怕是很难度过了。

  不过阴阳术时代都是口传亲授的,但是他没有什么时间了,所以在很早以前他将自己所学的阴阳术写成了一本书,然后把那本书交给了我。

  我翻了几页之后发现上面写的就好像天书一般,完全看不懂,这不是耍我嘛。

  他说这阴阳术最重精神之力,想要看懂这本书需要凝神静气,达到忘我的境地,集中精神之力方能有所领悟。

  这一天的时间,他都在教我这方面的东西,并且我还跟他学会了一种符纸的使用方法。

  因为每种符纸的使用方法和作用都不一样,所以我让他教了我里面最简单的一个,那个就是往生咒。

  这个往生咒,需要符纸配上一段口诀才可以,他说今晚去解决胡美丽的时候,会亲自示范给我看的。

  这超生咒是所以符纸里面最好用的一种,但是也有一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遇到一些很强的鬼物就会显得鸡肋了。

  我在金医生家里一直待到晚上十一点,之后我们打了个车来到了我的住处。

  刚走到门口我就发现了胡美丽,这时的胡美丽已经将我家的防盗门砸开了,而胡美丽旁边还有一个身影,我总觉得那个身影很是熟悉,当那个身影转过脸来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人原来是超子。

  看到超子变成这个样子,我对主管的恨意又多了一分,这个臭娘们如此的歹毒,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死在我的手里,为超子报仇。

  在我们发现胡美丽和超子的同时,他们也发现了我们,二话不说就朝我们扑来。

  \x酷(C匠f网%唯?U一7}正…版E,1其/p他1都"-是盗版

  “这两个小鬼阴气不是很重,正好适合往生咒,我现在就为你演示一下,你可要看好了。”金医生对我说道。

  看他的样子完全不把胡美丽和超子放在眼里,不过超子能得到解放的话,我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这时候金医生将两张往生咒的符纸贴在超子和胡美丽的身上,他口中呵斥道:“太上赦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金医生的声音犹如雷霆一般,连我都能感到到一些威严,而那些原本平常无奇的符纸,在金医生念完这段口诀之后,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那些符纸上面的字突然动了起来,在胡美丽和超子身上不断的游走,那些字每游走一圈,超子和胡美丽便痛苦一分,同时他们身上在不断的冒着黑气,那些黑气全都被吸收在了符纸上,到最后超子和胡美丽全都化为了点点荧光,而那两张吸收满了黑气的符纸也在这一瞬间自燃了起来。

  “你可否看清楚了?记住,念口诀的时候一定要用精神之力,否则便会毫无效果。”金医生淡淡的说道。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原本只是在小说或电视中看到的阴阳术,没想到我在现实中居然亲眼见到了。

  金医生的阴阳术果然了得,到时候让他再帮我把主管解决了,我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那就再也不用担心她来害我了。

  不过金医生所说的精神之力,我还是一知半解,他说让我回家自己好好练练,等我能让符纸起到一些变化的时候,就算是初步掌握了。

  第二天醒来之后我就去买了一张新的防盗门,让人过来装了上去,而我已经有几天没去上班了,之前我只是临时让超子给我请了个假,现在再不去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开除。

  虽然说去上班很有可能会遇到主管,但是这大白天当着那么多同事的面,她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况且我好歹也算是玄业道人的正宗传人了,即便是害怕,也应该是她怕我才对。

  到公司之后,我很不幸被老板批评了一顿,不过主管那臭娘们儿却帮我说了些好话,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上班的一整天我都在想关于那臭娘们儿的事情,搞的我手头工作上都出现了失误,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还来得及修改。

  这时候一同事走过来说主管让我到她办公室里去一趟,我一听这话明显一愣,她叫我干嘛?难道她发现超子和胡美丽不见了之后打算亲自动手了?不过现在可是在公司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她也难辞其咎,想来她应该不是那种蠢到如此程度的人。

  我走进那臭娘们儿的办公室,就见她穿了一身紧身的职业装,翘着二郎腿春光乍泄,我隐隐能看到她今天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内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在这里求下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