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走进屋里看到庄妍正躺在床上的时候,庄妍好像也发现了我,笑着对我说道:“你没事了?”

  “恩,你怎么样?”我有些愧疚的说道。

  “我休养几天就没事了。”庄妍始终都面带着微笑。

  我看她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只是她的脸色十分苍白,而是她说话总是绵软无力,好像是受了内伤。

  她什么会受内伤呢?那天明明是出的车祸,就算是受伤也应该是像我一样的外伤才对啊!

  “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一个人走掉了?”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那天晚上我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在一辆面包车上,而那个开车的人明显就是被鬼附身了,然后你就拉着我跳下了车,因为你一直都紧紧的将我抱在怀里,所以我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外伤,只是遭到火炎反噬的内伤却很难好。”庄妍说道我抱着的她的时候,脸色明显有点变红了。

  “这么说来是我救的你了?那你怎么一个人走掉了呢?”我接着问道。

  看来那天不是和尚救的我,而是我自己救的自己,可是为什么我就是想不起来那段记忆呢?难道是我在跳车的过程中撞到了脑子,所以才会出现短暂的失忆?

  “我看到你浑身是血,就打电话给叫了救护车,这时候我发现不远处有个人正在向这边走来,我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但是他好像对你没有什么敌意,再加上我受了很重的内伤,就只能一个人先走了。”庄妍说到那个人的时候,眉头紧皱着。

  我知道她说的那个人应该是和尚了,可是和尚为什么会对庄妍有敌意呢?而且和尚提起庄妍的时候称呼她为灵媒。

  我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不问米婆突然回来了。她一路推搡着我,赶我出去,而且情绪十分激动的样子,我擦,我真成瘟神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先行离开了,回到家之后,我上网查了下关于灵媒的资料。

  其实灵媒跟问米婆都是一样的,只是根据所在的地方不同,叫法不一样罢了,他们都是以自身作为媒介,对鬼神进行沟通的人,和道门与佛门有很大的区别,而且一些能力十分的强大的灵媒甚至可以请来一些神灵驱散恶鬼。

  虽然庄妍说自己很厉害,但是她还没有达到能请来神灵的那种程度,不然那天她也不好遭到反噬。

  晚上我随便弄了些吃的,就上床去睡觉了,我刚躺下不久,就听到门外有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撬我家的门。

  妈蛋的,最近倒霉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这贼居然都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撬门了。

  想到这里我一翻身就起床了,从厕所操起拖把就朝着门走去,管他是哪个贼呢,反正到时候我一开门就先将他打一顿再说。

  鬼来欺负我也就算了,这人也来欺负我,老子只是见到鬼就胆小,对于人可不会害怕什么。

  “咔擦”

  我拧了下门把手就将门打开了,门外确实有一个人,不过那人却是个女的,长发披肩浑身是血,再一看她的脸。

  尼玛啊,这不就是死去的胡美丽吗?她怎么找来我家了?

  我看到她手中拿着一把带着血的匕首,一直在捅我家门的锁眼,当我打开门的时候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了我一眼,接着就用手中的匕首朝我捅来,她狰狞的笑着,嘴角还在流着口水。

  我当时的反应也算得上很快了,立马就又将门给关上了,关上门之后我还是有些后怕。

  不行,看来必须要再去找金医生了,这胡美丽已经找到我家来了,估计是主管在背后搞的鬼。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咣当咣当”的声响,显然这胡美丽也是不甘寂寞,都开始砸门了。

  不过我家这防盗门也算是坚固,她一时半会儿也砸不开,我现在就只能默默的在心中祈祷天快点亮起来。

  这一宿我都没有闭眼,那胡美丽也是折腾了一晚上才肯罢休,在她的摧残下,我家的门都开始变形了。

  早上我连饭都顾不上吃,带着沉重的眼皮就来到了那家医院。

  n酷匠u网唯O,一正H版,4其dF他!h都◇是}盗^版

  到了医院我直奔金医生的办公室而去,可是办公室里面连个人影都没有,而金医生视为宝贝的那个木箱子也跟着不见了。

  我到接待大厅去问了一下,那个小护士说金医生这两天请假在家休息,后来我又问她要了金医生家的住址。

  拿到金医生家的住址我就立马赶了过去,金医生家住在一处棚户区,这里的房子都是七八十年代盖的,显得破败不堪。

  这里的巷道也是七拐八拐的,找了好久又问了很多人之后,才找到了金医生的家。

  金医生开门看到我的时候没有丝毫情绪变化,好像他之前就料到我会来找他一样。

  “说吧,你又被哪个小鬼缠上了?”金医生和我见面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这样说,好像我每次来找他都是被小鬼缠上一般,不过仔细想来还真是那么回事。

  “既然你知道了,就帮帮我吧,那鬼已经找到我家了,昨天晚上更是折磨了我一夜,我实在是受不了。”我痛苦的说道。

  “既然咱们相遇也算是有缘,帮你也不是不可以……”金医生笑着说道。

  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这次你要多少钱?”

  “俗,简直太俗了,提钱多伤感情啊,况且我一个将死之人了,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金医生叹了口气说道。

  我听到这话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他看上去才四十多岁的人啊,身体有健康的很,怎么会死呢?难道得了绝症?

  他点燃了一根烟狠狠的抽了一大口继续说道:“跟绝症差不多,我是玄业道人第一百二十一代传人,但凡修道之人总避免不了泄露天机的事情,从而遭到天罚,我命中注定活不过四十岁,可是我却多活了几年,也许是玄业老祖在天之灵的保佑吧,让我为玄业一脉找到下一代传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