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跟你说清楚,今天这饭钱可是得从那一万块里面扣,我可不会用自己的钱替你买单。”我瞪了一眼金医生说道。

  金医生没有理会我,又继续吃着他的大餐,可能是有点渴了,他从旁边拿了一瓶红酒直接对着嘴就吹了起来。

  这尼玛简直就是土鳖啊,哪有人把红酒当做啤酒那样喝的?当我看到那红酒的瓶子之后,更是一愣。

  那是九五年的张裕解百纳,要八九百一瓶呢,我自己都没舍得喝过,怪不得这家伙一顿饭就要这么贵呢!

  “这是一千三,不用找了,剩下的当做是你的小费了。”我从黑色塑料袋中拿数了十三张小红鱼给他。

  那送外卖的小伙子拿到钱之后连声道谢,高高兴兴的走了,走的时候连说好几声谢谢老板,我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叫过呢,不过当回老板的感觉还真他妈的爽。

  金医生一看是用他的钱给的小费,立马脸色的难看了起来,瞪着我说道:“谁答应你可以拿我的钱给小费了?你想装阔绰就拿自己的钱去阔绰。”

  反正钱给都给了,随便你再说什么也晚了,我也没有继续跟他斗嘴下去的欲望,就装作没听见一般不再搭理他了。

  金医生酒足饭饱之后,就走到墙角将那个黄花梨木的箱子拿了过来,放在了办公桌上,我连忙凑过去想看看那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a更=新最快上+酷CW匠\网

  还别说,光这黄花梨木的盒子就是一个宝贝,我刚凑上去,就有一股香气扑鼻而来,那种香味很特别,让人闻了之后感觉神清气爽精神了不少。

  当金医生将木盒子打开以后,里面乱七八糟的放了很多东西,一个镜面都出现了裂痕的古老铜镜,还有一些符纸,一把桃木剑,和一些其它的破铜烂铁。

  “你可别小看这些东西,这些可都是我的宝贝,到时候你自然会见识到它们的用处。”金医生自顾自夸的说道。

  说完,金医生只是从里面拿了几张符纸就又将那木盒子放回到了远处。

  这些符纸跟和尚给我的符纸有着明显的区别,和尚给我那些符纸都是用鎏金字所写,而金医生的这符纸却是用朱砂写上去的红色字体。

  金医生告诉我从现在起,我哪里也不许去,就在他的办公室里待着,而他却自己出去了。

  随着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金医生却始终没有再回来,我也越来越害怕起来。

  妈蛋,这家伙该不会是拿了钱就走人了吧?现在都快晚上十一点了,还不见他回来。

  正当我在心里面骂着那个家伙的时候,走廊里面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那脚步声有些轻盈,听上去像是一个女人的脚步声。

  紧接着又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心里一紧,这定是那厉鬼来找我索命了。

  过没多久,那敲门声突然消失了,紧接着那清楚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想那厉鬼应该是去其它地方来找我了吧。

  正在这个时候,门突然“咚咚咚”的响了起来,好像是外面有人在踹门一样,门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门锁也在慢慢的变形,照这样下去,这门迟早就要被踹开。

  我觉得这门有些不安全,就又把金医生的那张办公桌也搬到了过去,抵住门后,做完这些,我才安心了一些。

  随着我把那张办公桌抵在门后,那门的晃动也小了一些,外面那厉鬼好像知道踹不开门了之后,便停了下来。

  四周又陷入到了一片安静之中,只能听到办公室墙上的那个钟表的滴答声。

  我蹲在墙角,将金医生的那个木盒子抱在怀中,目光一直注视着那个门,可是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外面什么动静都没有。

  难道是放弃了?不应该啊?我心里这样想着。

  正在这时候,门又响了起来,之后又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你快把门打开,那小鬼估计要从窗户中进来。”

  我一听这是金医生的声音,这声音对我来说太亲切了,我的救星终于来了。

  我连忙过去将那张办公桌移开,正准备打开门的时候,听到了一声玻璃破裂的脆响声。

  紧接着一个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女子就跳了进来,那女子的眼球没有眼白,只有黑色的瞳孔和血丝,胸口还在不断的渗着鲜血,我甚至看到有一劫肠都露在了外面,她的脸上到处都是伤口,隐隐还有一些玻璃碎屑插在她脸上,显得十分恐怖。

  一看到那厉鬼,我的双腿就开始发软了,根本就不听自己的使唤,连路都走不动了,可是那门把守离我还有两三步的距离,我要是不把这门打开,金医生根本就进不来啊!

  那厉鬼拖着残破的身体一步一步向我逼近,我头皮都有些发毛,汗水不断从我额头上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你不要怕,赶紧把门打开,让我来收拾她。”金医生在外面焦急的说道。

  妈蛋,这全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这王八蛋让我呆在屋子里哪都不许去,我能这样嘛!

  我一咬牙将心一横,既然双腿不听使唤,那我还能爬啊。

  我连滚带爬着就到了门的边缘,当我好不容易握住了门的把手之后,突然感觉自己的双腿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

  我回头一看,那厉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我的身边,此刻她正拽着我的脚,而她的脖子却拉的老长,一副丑陋的脸孔到了我的眼前,她张开那口已经泛黄散发着恶臭的牙齿朝着我的脖子咬来。

  “咔擦”

  情急之下,我双手一用力,就将那门给拧开了。

  “孽障,尔敢?”金医生看到这一幕立马怒吼道。

  他的声音太大了,震的我耳膜都有些生疼,而那厉鬼在他这一呵斥下,愣了一下。

  金医生见机立马将我拉到了他身边,那厉鬼看着到手的猎物飞了,不由得火冒三丈,伸出一双血淋淋的手就向金医生抓来。

  金医生向旁边一闪,立马又踢出一脚,正好踢在那厉鬼的胸口,厉鬼被这一脚踢的倒退了两步之后,又朝着金医生迎面扑来。

  金医生掏出一张符纸,不退反进,迎向那扑来的厉鬼。

  “五星镇彩,光照玄冥。”

  随着金医生念出一段口诀,他手中的那张符纸散发出强烈的光芒,顿时就将整个房间都照亮了,那强烈的光芒刺的我眼睛生疼。

  而那厉鬼身处的地方正是这光芒最强烈的地方,由于光芒太刺眼,我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到那厉鬼发出惨烈的叫声,犹如婴儿的哭泣声一般,让我不由得对她生出怜悯之心。

  “捂住耳朵,别被这小鬼的声音给迷惑了。”

  这时,我听到了金医生说话的声音,立马按照他说的捂住了耳朵。

  当光芒褪去之后,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而那厉鬼却消失不见了,好像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只留下满地的狼藉。

  “没想到这小鬼还有些灵智,之前我用道术推衍出了她所在的地方,当我去那里找她的时候,她却来到了这里。”金医生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知道自己错怪了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我看金医生的脸色也有些苍白,显然这厉鬼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容易对付。

  金医生说他比较累,需要休息几天,原本我还想让他帮我对付主管,可是看这情况只能过几天再说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出院了,回到家中,我叫了份外卖随意吃了点东西将肚子填饱,毕竟我都一天没吃饭了。

  我正准备去洗碗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当我打开门一看,是一个警察就将他请到了家里。

  那警察说我的同时超子前几天死在了家中,他们发现的时候,超子的尸体已经腐烂了,法医也没查出是什么死因,因为我和超子走的比较近,他就过来问我有些超子生前有没有什么仇人之类的话。

  听到超子的死讯,我心里也有些难受,毕竟他和我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我们两个关系本来就比较好。

  我知道超子是主管害死的,可是我又没有证据,不过这警察正好问我超子仇人的事情,我就添油加醋了一番,说是超子跟我们主管有着不小的仇。

  警察做完笔录就走了,我知道他们最终什么都查不出来,但是至少这些警察听了我这么说之后,肯定会去找我们主管谈话的,让她最近不敢太嚣张,已经算是达成了我的目的了。

  后来我又去趟问米婆那里,看下庄妍怎么样了,顺便问下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和尚那天在车祸现场只发现了我一个人。

  当问米婆看到我之后,立马就将我赶了出来,说是因为我,庄妍才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说我是个瘟神。

  有问米婆在家,我想见庄妍怕是难于登天了,不过我却没有放弃,我一直在她家附近徘徊着,等那问米婆出去买菜的时候,我悄悄的溜了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