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跟你说清楚,今天这饭钱可是得从那一万块里面扣,我可不会用自己的钱替你买单。”我瞪了一眼金医生说道。

  金医生没有理会我,又继续吃着他的大餐,可能是有点渴了,他从旁边拿了一瓶红酒直接对着嘴就吹了起来。

  这尼玛简直就是土鳖啊,哪有人把红酒当做啤酒那样喝的?当我看到那红酒的瓶子之后,更是一愣。

  那是九五年的张裕解百纳,要八九百一瓶呢,我自己都没舍得喝过,怪不得这家伙一顿饭就要这么贵呢!

  “这是一千三,不用找了,剩下的当做是你的小费了。”我从黑色塑料袋中拿数了十三张小红鱼给他。

  那送外卖的小伙子拿到钱之后连声道谢,高高兴兴的走了,走的时候连说好几声谢谢老板,我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叫过呢,不过当回老板的感觉还真他妈的爽。

  金医生一看是用他的钱给的小费,立马脸色的难看了起来,瞪着我说道:“谁答应你可以拿我的钱给小费了?你想装阔绰就拿自己的钱去阔绰。”

  反正钱给都给了,随便你再说什么也晚了,我也没有继续跟他斗嘴下去的欲望,就装作没听见一般不再搭理他了。

  金医生酒足饭饱之后,就走到墙角将那个黄花梨木的箱子拿了过来,放在了办公桌上,我连忙凑过去想看看那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还别说,光这黄花梨木的盒子就是一个宝贝,我刚凑上去,就有一股香气扑鼻而来,那种香味很特别,让人闻了之后感觉神清气爽精神了不少。

  当金医生将木盒子打开以后,里面乱七八糟的放了很多东西,一个镜面都出现了裂痕的古老铜镜,还有一些符纸,一把桃木剑,和一些其它的破铜烂铁。

  “你可别小看这些东西,这些可都是我的宝贝,到时候你自然会见识到它们的用处。”金医生自顾自夸的说道。

  说完,金医生只是从里面拿了几张符纸就又将那木盒子放回到了远处。

  这些符纸跟和尚给我的符纸有着明显的区别,和尚给我那些符纸都是用鎏金字所写,而金医生的这符纸却是用朱砂写上去的红色字体。

  金医生告诉我从现在起,我哪里也不许去,就在他的办公室里待着,而他却自己出去了。

  随着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金医生却始终没有再回来,我也越来越害怕起来。

  妈蛋,这家伙该不会是拿了钱就走人了吧?现在都快晚上十一点了,还不见他回来。

  正当我在心里面骂着那个家伙的时候,走廊里面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那脚步声有些轻盈,听上去像是一个女人的脚步声。

  紧接着又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心里一紧,这定是那厉鬼来找我索命了。

  过没多久,那敲门声突然消失了,紧接着那清楚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想那厉鬼应该是去其它地方来找我了吧。

  正在这个时候,门突然“咚咚咚”的响了起来,好像是外面有人在踹门一样,门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门锁也在慢慢的变形,照这样下去,这门迟早就要被踹开。

  我觉得这门有些不安全,就又把金医生的那张办公桌也搬到了过去,抵住门后,做完这些,我才安心了一些。

  随着我把那张办公桌抵在门后,那门的晃动也小了一些,外面那厉鬼好像知道踹不开门了之后,便停了下来。

  四周又陷入到了一片安静之中,只能听到办公室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