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破解了这个字的谜团之后,现在我觉得这个金医生好像并没有要害我的意思,因为他要是想害我的话,就不会带我来到这里了。

  我决定将自己昨晚所经历的事情全部告诉他,但是在这之前我还得想办法套出他的底细,不然我总觉得有些不妥。

  “我已经知道这数字的意义了,咱们来做个交易如何?”我故做神秘的说道。

  “哦?你要跟我做什么交易?”金医生不置可否的说道。

  “很简单,你告诉我你的来历,我再告诉你这数字的意义。”我毫不迟疑的说道。

  金医生听了我这话之后,半晌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不知道是在想事情。

  过了没多久,他突然笑着对我说道:“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再谈吧,这里不是说话地儿。”

  我点了下头,算是默许了他的建议。

  金医生又将尸体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他又拿出一块崭新的盖尸布将其盖在尸体上面,接着他双手连动掐出了几个古怪的印诀,打在那张被血污染的盖尸布上,他口中忽然呢喃道:“风火令,疾!”

  紧接着原本被鲜血染红的盖尸布突然燃烧了起来,更加诡异的是那火焰居然是黑色的,片刻之后黑色的火焰慢慢熄灭,地面上干净如初,那盖尸布被焚烧的连灰不都不剩。

  “这是道术?”我惊讶的问道。

  我之所以猜测他施展的是道术,也是有根据的,在这个世上需要掐手印来配合法术施展的只有道家和佛家,而佛家的手印都是比较庄严肃穆的,而道家的手印则是比较讲究效率,他们的动作都会比较快,而且通常都会配上一段口诀。

  “哦?你还知道道术?那你到底对道术了解有多少呢?”金医生笑着反问我道。

  “其实我对道术一窍不通,只是根据你刚才的动作和口诀而判断出来的。”

  金医生不置可否的点头笑了笑,接着就不再说话,朝着停尸房外走去,而我则跟在他的后面。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这间办公室里基本上没什么装饰,显得简单有寒酸,唯一和这里格格不入的就是在墙角有一只小木箱,那小木箱的大小就跟急救药箱的大小差不多。

  那小木箱是用一种梨花梨木制作而成,看上去有些年头,应该算是一件古董了,只是这梨花梨木的外表有些坑坑洼洼,有的地方还缺了一角,显得残破不堪。

  R酷匠y网\永q`久PL免费-看8z小)说e◎

  最奇怪的还是它的正面印了一个八卦图案,不过那八卦图案中间却裂开了一道缝。

  “我想我的身份你大概也能猜测出一些了吧?其实我在当医生之前,是一个道士。”金医生坐在椅子上说道。

  果然跟我想的差不了多少,怪不得这人能看穿我的心思,毕竟道家之术传承上千年,实在博大精深,有能看穿人心思的秘术也就不奇怪了。

  “那你为何又来当医生了呢?”我好奇的问道。

  接下来他就不说话了,好像我的话勾起了他一些伤心的往事。

  “如果让你为难的话,不说也没关系。”我安慰着说道。

  金医生突然笑着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带有烟吗?给我来一支。”

  我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包刚买的红河,打开包装替过去了一支,有赶忙用火机给他点燃。

  他深深的吸了一大口烟,面色也缓和了一些,这才说道:“其实这要从三十年前说起。”

  金医生告诉我说,他从小就在一个叫玄业观的道观里面长大,但是在三十年前,观内突然被一道闪电击中,接着就烧起大火,那火越烧越大,他的师傅为了救他也死了,整座山也在这场大火之中被烧的光秃秃,在那场大火中也只有他一个人逃了出来。

  他那时候才十二岁,由于几天没有吃饭就饿晕在了路边,而碰巧被一对年轻夫妇给救了,之后他便跟着那对年轻夫妇一起生活。

  他的养父母就是这家医院里的医生,也可能是受其养父母的影响他就来到了这家医院做起了医生。

  但是当我问到他养父母的时候,他说他们都死了,是死在医院里面的,当我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他就死活不愿说了。

  虽然他跟我说的这些都比较含糊不清,但是我也大概算是了解了这个人吧,因为我胆子本身就小,所以不会轻易把和自己性命忧关的事情交给别人。

  至少目前来看,他是值得信任的,至少给我的感觉比和尚靠谱多了。我把那天晚上遇到的事情都给他讲了一遍,他听到之后,大吸了一口凉气,而且面色变得凝重。

  “你不会是怕了吧?我看你那所谓的道术也就是些三脚猫的戏法,遇到真正的恶鬼也得歇菜。”我故意用激将法激他。

  他听了我这么说也来气了:“谁说我怕了,就这个小鬼也配?都用不着我使出看家本领。”

  “那你刚刚在犹豫什么?而且一听到之后,面色也变的有些凝重了。”我不屑的说道。

  我表面虽然对他不屑一顾,但是内心却是在祈祷,幸好激将法起作用了,不然那厉鬼肯定会来要我命的。

  “我是看到你身上有太多的东西了,啧啧,不但中了神罚,而且还被很重的阴煞之气缠身,你是不是经常能遇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啊?”金医生冷笑着说道。

  被他这么一问,我突然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啊,这可真是高人呐,至少在我看来比那个和尚靠谱多了,就看了我一眼就知道了这么多事情。

  “金医生,不对,大师啊,你看你这么有本事,去将那个小鬼除了也不算个事对吧?”我讨好着说道。

  “我也不是什么大师,那个小鬼到是好对付,可是你这身上的阴煞之气却是难对付,也罢,既然你遇到了我,也算我们有缘,我们道家凡事都讲究一个缘字,你给我准备一万块钱吧,今晚那小鬼再来找你的时候,我就帮你除了。”金医生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说道。

  尼玛啊,这还叫有缘?有缘都要一万块,那要是无缘岂不是要我倾家荡产了?而且道家什么时候也开始讲缘了?明明是佛门才将缘的啊!我在心内不断的鄙视着这家伙。

  一万块对别人来说虽然不是一笔庞大的数字,但是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我以前就是一个月光族,也就最近才赞了一两万块钱,这家伙张口就要一万,我好不容易存起来的积蓄也就要付之东流了。

  “有句话叫破财免灾,你也不用哭丧着脸,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嘛,你年纪轻轻,以后还能再挣回来。”金医生已经笑着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他笑的样子很欠揍,这人也真是会趁火打劫,这时候我突然开始怀念起和尚了,至少和尚那家伙可没他这么黑,不过说到底和尚那家伙貌似也没干成什么大事,每次遇到不干净的东西都只会跑路,我真怀疑和尚那家伙是个江湖骗子。

  虽然我心中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他,毕竟钱和命比起来的话,还是命比较值钱,要是没了命,要再多的钱也没法花啊!

  金医生说他今晚就要见到钱,我只能去帮他取了,这还没开始办事呢就先要钱,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现实呢,我的小命在人家手上,不听他的也没办法。

  到银行取完钱之后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我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找到了金医生的办公室。

  但是在办公室的除了这家伙之外,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而金医生却在办公室的桌上吃着叫来的外卖。

  我一看好家伙,那些菜全都是楼下全聚贤的招牌菜,什么羊肚炒肺片,糖醋排骨,红烧鸡柳之类的。

  “哎呦,你总算是回来了,快替我把钱付了,人家小伙子都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金医生一见到我回来就赶忙说道。

  说完他就又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我心想吃死你个王八蛋,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吃饭,老子这一天连饭都没顾上吃,还在担心那个小鬼的事情呢。

  不过这家伙脸皮也真厚,没有钱就敢叫外卖,而且还让人家等了一个多小时,估计这种缺德事也就他能做的出来。

  “多少钱啊?”我无奈的对着那个小伙子说道。

  “您好,一共一千一百三十五,这是您的发票,谢谢。”送外卖的小伙子很有礼貌的说道,好像对于自己等了一个多小时完全不介意似的,不过人家的态度跟那金医生比起来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

  “什么?我说金医生,你这可够奢侈的啊?一顿饭就吃了小千把快,我自己平时能没敢这么吃过。”我厌恶的对着金医生说道。

  金医生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不是有钱了嘛,吃饱了饭才有力气干活啊!”

  我一听这话,气的牙根都有些痒,感情我成了他的银行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多谢书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