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那具尸体的检验报告也已经出来,确实是自杀,并无他杀的伤口或证据存在,我的病人刚刚经历了那么血腥的场面,现在情绪有些不稳定,还是等他身体好些了再说吧。”我的主治医生好像看出了我的难处,站出来替我解围说道。

  那位警察这时候挤出了一张笑脸说道:“不好意思啊金医生,我们也是例行公务需要做一些笔录,不然也不好向上面交差,好了,现在与死者间接有关联的人我们都做了笔录,那就不打扰了。”

  说完那人带着身边的警察走出了病房,我知道并不是一起自杀案件,因为我醒来之后看到了自己脖子上还留下了一道清晰的手指嘞痕。

  这些已经超出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畴,显然是这家医院有着一个恶鬼,而昨晚的那起事件也和这个恶鬼有关。

  看到警察走后,护士长问了些关于我身体情况的话,之后也离去了,当众人都走掉之后,这病房中却还有一个人没有走。

  那人就是我的主治医生,他从一开始就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很危险的气息,我感觉自己的心思好像全都被他看透了一般。

  “你知道昨晚死的那人是谁吗?你认识的。”金医生终于开口说道。

  他的话打破了沉寂,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出过病房的门,我怎么知道是谁?而且他居然还说我认识?来到这家医院之后我就认识他和护士长两人而已,等等,不对,还有一个小护士,就是我之前骂过的那个小护士,难道说死的是她?

  金医生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不等我回答就继续说道:“我觉得你应该见她一下,她好像有什么话要对你说。”

  这混蛋脑子有病还是怎么的?一个死了的人还怎么说话?而且我看他那一副很煞有其事的样子又不像是在骗我,此刻我陷入到了纠结当中,到底是去见还是不见呢?

  “走吧,她就在停尸间,晚了她的尸体就会被其家人领走了。”那金医生又是自顾自的在说道,完全不等我回答,他就好像知道我的想法一般。

  妈蛋,老子凭什么要跟你去?虽然心里这么说,可是当金医生走出病房之后,我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一般竟然就这么跟着他去了。

  现在是大白天,我也不怕他做出什么事情,而且即便是恶鬼也不敢在白天行动,我在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

  我就这么跟在金医生后面,不知道穿过了几条走廊,来到了一间地下室,这地下室黑漆漆的,头上只有一盏破旧的吊灯在来回晃悠,灯光也有些灰暗比蜡烛强不了多少,那吊灯上面还隐隐有些小水珠,不时的从下面低落下来,显然这地下室的空气不怎么好,有些阴暗潮湿。

  在地下室走了没多久,我就看到前面有一扇巨大的铁门,不对,那好像不是铁做的,应该是合金材料做的,要是铁做的话,那门早的生锈了,而我看到那扇门却像是崭新的一般,在灰暗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银白色的光芒。

  金医生走到大门旁的一个刷卡机上面,掏出了自己的身份卡,在上面刷了一下,那机器“滴”的一声轻响后,大门就打开了。

  大门打开之后,引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的巨大铁柜,铁柜上面还有着一些编号,从零开始到二百九十八结束。

  接着那金医生就走到二百九十七号铁柜面前,用手轻轻一拉,就拉出了一具尸体,那具尸体上面盖着一层白布,看不清死者的面庞。

  我提心吊胆的看着这一切,虽然外面是白天,可这里就好像是在夜里一般,说不害怕那也是假的。

  正当我陷入沉思的时候,金医生递给我一双橡胶手套,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出的这双手套。

  他依旧我行我素,将橡胶手套带好之后,他拉开了那具尸体身上的白布,那原本是一张清秀的面庞,此刻脸上却不满血迹,表情十分狰狞痛苦,可是看出他死前一定经历了很痛苦的事情。

  我很奇怪这人都死了,为什么不帮尸体清理下身体呢?以前我听同事讲过,在医院的停尸间有人专门负责清理死者的遗体的,要是死者的胳膊或者腿断了,那人就负责将其清洗过后再用针线缝到遗体上去,做这种工作的人被我们称之为“肢体洗”。

  至于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在每个地方也流传着不同的说法,我们这里的说法是为了尊重死者,能让死者在死后安息得到一个完整的灵魂,而若是有些死者的躯体的某一部分因为各种原因意外导致无法找到的时候,通常那家人会做一场法式,因为这种死去的人很可能因为得不到一个完整的灵魂而化神为厉鬼。

  以前跟同事在一起喝酒,都把这种东西当做恐怖故事来讲的,从没去在意考究这故事的真实性。

  金医生好像又看穿了我的心思,叹了口气说道:“因为之前要做尸检,所以不能清洗尸体,以保证尸检的准确性。”

  我就纳闷了,这人到底是人是鬼?为什么我想的他全知道?难道他有读心术?

  越想我越觉得这人实在是太神秘了,总给我一种看不透的感觉,他绝对不像表面上只是一个外科医生那么简单。

  这时候我看到金医生用带着橡胶手套的双手,朝死者腹部摸来摸去,好像是在猥亵尸体一样。

  娘希皮的,这人原来也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表面穿着白大褂披着人皮,里面却是一个简直猥琐的不能再猥琐的色狼,连死人都不放过,难道这人有这种怪癖?还喜欢被人看着做这种下流的事情?

  “噗”

  正当我在心里将这金医生全家都快问候一遍的时候,突然从死者腹部喷出一串鲜血,溅射的到处都是,那原本洁白的盖尸布也被染红了。

  “你到底在干些什么啊?”我怒不可遏的说道。

  金医生却显得十分冷静,指着死者腹部的某一处对我说道:“别急,你看这里,伤口十分细小,将近十公分的长度,这明显就不是自杀的痕迹,而且死者的心脏却不见了踪影。”

  他用手指剥开死者的腹部,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顿时胃中一阵翻江倒海,差点没吐出来。

  我从没见到人体的内脏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第一次见到确实如此的恶心,那些各种肠道交织在一起,被浸泡在血沫中,散发出一阵腥臭的味道。

  我不由得捂住鼻子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赶紧说,我实在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金医生没有理我,他手指在死者的内脏中摸索着,过了一会儿,我见他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接着他将手指从死者身体中拔了出来,我看到他手指上不满了鲜红的粘液,很是恶心。

  而他两手指间好像还夹了一张白色的粘液物,好像是一张小纸条。

  “这死者身体中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你是怎么知道她体内会有这个小纸条的?”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金医生依旧没有理我,他将手中的小纸条缓缓的打开,上面用着蓝色的圆珠笔写下了几个数字“二百九十八”。

  “二百九十八?为什么会是二八九十八呢?这到底意味着什么?”金医生好像着了魔一般自言自语的说道。

  那纸条上面确实只写了这么几个数字,而且由于在死者的体内,现在看上去都有些字迹模糊了,但是还能隐约看清楚那些绝对不是汉子,而是数字。

  我看着对面那些铁柜发呆,想着这数字到底代表着什么呢?难道和我昨晚看到的那个“死”字有什么关联吗?

  “对了,你看那些铁柜上面不都有数字吗?会不会是在说这个。”我惊喜的说道。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看来叫你来还是正确的。”金医生终于肯和我说话了。

  这里一共二百九十八个铁柜,而这纸条上面就写着二百九十八,难道说二百九十八号的铁柜中存放有什么东西吗?或者说这是在暗示那个恶鬼的藏身之处?

  金医生急切的朝着二百九十八号铁柜走去,他想都没想就那么的将二百九十八号铁柜打开了。

  我心中暗骂这个笨蛋,万一那里面真是藏着一个恶鬼,那我们两岂不是都得死在这里了。

  可当二百九十八号铁柜打开之后,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O酷%{匠S网j永◇2久(免费V看小说g

  “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是我们理解错了?”金医生愣在那里说道。

  这时候我脑子里又不断的在回忆着昨晚昏迷前的事情,尤其是那个“死”字一直在我脑海中徘徊,让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难道说那个纸条是为我而写的?要真是这样的话,结合那个“死”字,也就是说这二百九十八号铁柜将会是我的葬身之地?想到这里我就浑身发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求打赏~~求土豪包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