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醒了?”和尚好像如释重负一般说道。

  我现在脑子感觉快要裂开了一般,疼到嗓子眼儿里,听到和尚的话,我努力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是你救了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也许是因为不知道要说什么吧,或者是因为脑子有点乱,不过从眼前的情况看来,这明摆着就是和尚救了我。

  和尚听了我的话之后反而笑了笑不置可否的说道:“你先安心养病吧,原本你这伤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可是吃了我的药之后,你身体的免疫力提高了近一倍,伤口也在以飞快的速度愈合着,约莫着一个礼拜就可以出院了。”

  听到和尚这么说,我才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身上,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的上半身赤裸着,右胸的部位缠着绷带,连同右脚也缠满了绷带,两只手却只是有些轻微的擦伤。

  我试着动了下自己的右脚,一动我就感觉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那种疼痛一直延伸到我的大脑里,让我呲牙咧嘴的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

  “我这是?到底怎么回事?”我不由得开始质问起和尚。

  和尚依旧笑着说道:“你出了车祸,那辆面包车撞在了公路的防护栏上,索性没什么大碍,对了,你怎么不问我给你吃的什么药?”

  “啊?那你给我吃的什么药啊?”我顺着他的话接下去说道。

  更6新最快9上/酷匠+b网b)

  “这是个秘密,哈哈,你口袋里的那包红河已经被我拿走了,要是你真的想感谢我的话,下次记得多带几条来。”和尚说完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就走了。

  妈了个巴子的,你不告诉我还让我问啊?是你脑子有病还是我脑子有病?等到和尚走了之后,我才破口大骂起来。

  “下次骂我记得等我走了之后再骂,算了,我出家之后早已看破红尘,也不会跟你计较这些,忘了问你一件事,你之前是不是和一个灵媒在一起?为什么我当时就只见到了你一个人?”和尚不知道何时又探出一个脑袋望着我说道。

  “灵媒?你说的是庄妍?她居然没和我在一起?”我疑惑的说道。

  和尚看了我半天,见我说了些没用的话,他在一旁摇了摇那颗光秃秃的脑袋说道:“哎,看来你脑子也被撞坏了,问你也是白问。”

  听到和尚这话我就来气,什么叫我脑袋被撞坏了?我正想骂他两句,可是想到那家伙有偷窥别人说话的怪癖,我也就暂时忍了下来。

  刚刚和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问米婆就是灵媒?不过为什么庄妍没和我在一起呢?她当时明明已经昏迷了啊?

  我满脑子的疑问,越想脑子就越痛,索性暂时就不去想了,等下次再见到庄妍的时候,问下她应该就知道了。

  来到医院的第二天,我勉强能下床走动了,不过不能走的太久,只能在床的四周走动,而且还必须得拄着拐杖。

  这种憋屈的日子让我很是郁闷,想我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壮年,却沦落到拄着拐杖的地步,这是何等的耻辱啊?就好像一只小鸟没有了翅膀一般。

  这段时候我的脾气也大了不少,有次护士来给我输液,可能那护士是刚来没多久,扎针的经验不足,搞的我手臂都发肿出血了。

  我也忘了什么怜香惜玉的概念,逮着那个护士就是破口大骂,最后那个护士还被我骂哭了,等到护士长亲自来给我赔礼道歉的时候,我的气才消了不少。

  不过我的主治医生却对我称赞有加,他说自己行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像我这样自愈能力这么强的人,这么重的伤,第二天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和尚之前说的话,想来也是多亏了和尚的药,我才能恢复的这么快。

  第五天的时候,我身上的伤口都已经结扎,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走路是没有问题的,就是不能跑步,要是跑起来的话,右脚就会习惯性抽筋。

  医生说我比他想像的要恢复的快了不少,明天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他说我跑步右脚习惯性抽筋是正常现象,因为我的伤还没有完全复原,不过他让我不要担心,说是回家调理一个礼拜就能像个正常人一样了。

  原本我觉得这医生人还不错,但是他最后这句话让我差点没气炸了,什么叫就能和正常人一样了?原来我在你眼里压根就不是个正常人?

  不过想到自己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心情也好了不少,懒得去和他计较这些了。

  晚上十一点四十八分,对,没错,就是十一点四十八分。

  因为当时我用手机刚看完了那种带颜色的电影,打算去睡觉,却突然听到了一阵凄惨的叫声。

  当时我没有在意,因为医院里传来惨叫声很正常啊,比较这里是医院,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一个受伤的病人,病人因为疼痛难忍,叫喊出来也很正常。

  “啊,鬼啊……”

  过了没多久,走廊上又传出一阵奇怪的叫喊声,而且还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

  “咚咚咚”

  那种脚步声很沉重,好像不是人的脚步声一般,那脚步声就好像是一个鼓点一般沉闷,它没响一下,我的心脏也跟着它的节奏跳动着。

  这时候我的睡意已经全无了,这尼玛眼看要出院了,却给我整这么一出?我心里害怕极了,要是真的有鬼,以我现在的身体,根本就没法跑啊,当初和尚走的时候我就应该多问他要几张符纸用来保身,反正那东西也不值钱,纸才一块钱一斤啊!

  “砰砰砰”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我病房门响起了沉重的敲门啊,不知道是谁在用力的敲打着我病房的门。

  我浑身汗毛竖起,像是一只受惊了的刺猬,但是刺猬还有周身的刺可以起到防护作用,而我只能紧紧的用手捏住病床上的被子一角,我手心里都开始出汗了。

  过了不久,我突然发现那个敲门的东西好像走了,我开始有些好奇心作祟,打算去看下究竟。

  当我缓慢的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突然又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吓的我连忙推到床角,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生怕它知道这里有人。

  那敲门声越来越慢,最后听到“咚”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倒在地上了,接着一滩猩红的血液开始从地上的门缝间流了进来。

  那浓稠的血液越来越多,那些血液好像有着思想一般,在房间内诡异的来回流动着,我吓的蹲在墙角,瞪大了瞳孔看着这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那些血液停止流动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些血液在房间内组成了一个字,当我看到那个字的时候,整个脑袋“嗡”的一声陷入到一片空白之中。

  好像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神经一般,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喉咙越来越紧,快要窒息了。

  我的意识慢慢变的模糊了,周围的景物也开始不断的扭曲着,就好像人喝醉了一般,看到这世界的一切都在摇晃漂浮着。

  我明明是认识那个字的,可是由于脑子一片空白,总是想不起来那到底是个什么字,于是我瞪大了双眼,努力想看清楚那到底是个什么字,可我总感觉空气中存在着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着我的视线。

  情急之下,我用牙齿用力咬了下舌头,让自己保持了片刻的清醒终于看到了那个字,那是个“死”字,用鲜红粘稠的血液所拼凑而成的“死”字。

  当我看清楚那字之后,我的意识渐渐的模糊了,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不受自己控制了,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我隐隐的看到自己的双手经验狠狠的掐着自己的脖子。

  “小李?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报警了没有?”

  这是我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只是这个时候我的身边却聚集了不少人。

  我记得有护士长和我的主治医生,还有几个穿着警服的人在我身边焦急的徘徊着。

  他们看到我醒来之后,一个穿着警服的人急切的向我问道:“你昨晚十二点终左右都在干些什么?你知不知道有人死了?那人就倒在了你的病房门口。”

  听到他这么问,我才想起来昨天晚上的情形,可是我昨晚一直都在病房中没有出去,根本不知道是谁死了。

  “我昨晚一直在病房中,然后听到有敲门声,由于过度害怕我并没有去开门,接着我就看到有血液渗透进房间,然后我就吓的晕倒了。”我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说道。

  其实我并没有把全部的东西都告诉他,因为那些事情太诡异了,即便我说了,这些一直讲究证据办案的警察也不会信我的,反而认为我是神经病,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求土豪打赏!~\(≧▽≦)/~打赏!打赏!看完别忘了追书